浩克快快樂樂地出門了,到晚上八點,施佳懿果然準時按電鈴,不同以往的是,這次她沒上樓,只待在一樓外頭透過對講機要阿海下來。

  「不上來坐嗎?」阿海快速下樓,這麼問她。

  「不要,我只是拿東西給你,沒什麼特別的事。」

  她換過衣服,粉色高領毛衣配牛仔褲,罩上一件軍裝式的真皮外套,她真喜歡這種膝上的長擺外套。

  「是什麼東西?」

  施佳懿拎高手上紙袋:「食物,要冰喔!」

  阿海接過袋子,朝裡面探視一下,肉、肉粽?有七、八顆的肉粽。他再次疑惑地看施佳懿,這ㄚ頭倒是酷酷地觀察他的表情。原以為她真的是來歸還交往紀念品,沒想到會是食物!而且為什麼是肉粽?端午節又還沒到。

  「我也有做關子民的份,算是……慰勞他在開幕那天為我們賣命。有做紅繩子記號的是你的。」

  有的粽子的確是用紅繩子綁住。為什麼還有分別啊?

  然而施佳懿不理會他滿臉問號,自顧自地說下去:

  「我突然想要謝謝你對我的照顧,不管有沒有在交往,你都很照顧我。」

  「謝我……?」

  「我這個人愛恨分明。我不會對你像對待上上一任男朋友那樣,不會刪掉你電腦裡的東西,不會害你為難,因為,你自始至終都對我很好。」

  她要他放心,阿海卻哀傷起來:

  「妳在說什麼啊?我哪有照顧妳,我是……對不起,施佳懿。」

  他終究藏不住壓抑過久的歉疚,不能再配合著她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施佳懿收起嘻皮笑臉,低頭思索什麼,接著正色告訴他:

  「不用對我說對不起,你道歉,好像是我吃虧,你佔便宜一樣。但是我們之間真的是這樣嗎?我從來不這麼認為,不用說對不起。」

  「我的確是傷害妳了……」

  「林裕海,我再說一次,不要把我當成受害者。」

  她目光嚴厲,鄭重聲明:

  「當我對你笑的時候,並不是故作堅強,而是我真的想要這麼做,一開始或許不容易,但多練習幾次……就一點都不勉強了。對於這份想要面帶笑容的努力,我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因為這是認識你之前的施佳懿所做不到的事。」

  「施佳懿式」的思考邏輯往往叫他無話可說。見到阿海被自己指責得灰頭土臉,她稍微心軟,懊惱起這根本不是她來的目的。

  「總之,我要說的是,不管你把我當作妹妹、當同事、當女朋友,你都很照顧我。被我胡亂使喚也不反抗;我耍任性你也不會真的生氣;為了隨時讓我吃飽,莫名其妙買了好多點心……」

  她說著說著,自己都覺得好笑:

  「找遍全世界也找不到像你這麼好欺負的人吧!」

  「我不是好欺負。」

  這一點他相當堅持,說得真心真意:

  「我是真心願意這麼做。」

  施佳懿望著他萬分認真的臉孔,視線一下子看不清楚,她匆匆掉頭,面向五百公尺外街角的那間便利商店,在冷颼颼的夜色下透出白色的光,寧靜而溫暖。

  「那麼,」

  她吸一下鼻子,舉起手,指住便利商店,語氣挑釁:

  「一直站在這裡冷斃了,幫我買杯熱咖啡來吧!」

  她真的好會逮住別人弱點。阿海只好將紙袋交還給她:

  「幫我拿一下,還是喝拿鐵加兩包糖嗎?」

  「嗯!」

  「我很快就回來。」

  「慢走!」

  她揮動右手送他去跑腿。阿海往前走五步,她舉高的手緩緩放下,擱在頭頂上。阿海又走了十步,她的手滑落身邊,守望他的眼眸終於再也承受不住眼淚的重量,一道星子之光從臉龐掉下去。阿海走得更遠了,施佳懿原地佇立,緊緊抿著唇,還捨不得移開視線,還不能止住漣漣的悲傷,她深深呼吸,矇朧的視野再也看不清阿海高大的背影。

  原以為已經徹底死心,沒想到思念最後一絲倔強還在淚水中,留著餘溫。

  六七分鐘後,阿海返回住處樓下,施佳懿已經不在那裡了。

  他急忙跑上前,四處尋找,只有一個拉緊衣領的路人奇怪地瞥他一眼。

  阿海看看手中燙手的熱咖啡,決定掏出手機打電話給她,不過又馬上暫停。他走到公寓大門前,手把上掛著裝有肉粽的紙袋,袋口擺著一張隨手撕下的便條紙。


  「掰掰。」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