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晚上,關子民依約來阿海住處找他。浩克出門約會了,兩個男人隔著長形茶几面對面坐著。桌上擺有一盤肉粽,肉粽又分有紅繩子和白繩子,剛從電鍋出爐,聞得到熱騰騰的荷葉香。

  他們默契地盯注那盤肉粽半晌,關子民率先開口:

  「不會下毒吧?」

  「啊?」

  「刻意分成兩種,包的人又是施佳懿,怎麼想都很可疑……」

  「不會吧!你最近有沒有惹到她?」

  關子民瞪他一下:

  「你憑什麼認為她下毒的是我這邊的?別忘了跟她分手的人是你。」

  「……」

  「算了,再想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論。」

  關子民想得開,動手拆掉粽子上的白線,阿海則起身去廚房找甜辣醬,不久,聽見客廳的關子民這麼說:

  「遊樂園開幕那天,我搞定我的工作以後就會直接回老家去。」

  阿海停停翻找的手,「喔」了一聲:「許靜有告訴我。」

  「之後,會重整阿嬤的房子。」

  阿海拿著一瓶甜辣醬回來了:

  「要改成你之前想蓋的那間大房子?」

  「不是,那張設計圖早就被我撕爛,不知丟到哪裡去了。」

  他接過甜辣醬,慎重地在粽子每個區塊都淋上醬汁:

  「大致上會維持現狀,但是起碼也得把一些會漏水的地方、有裂縫的地方重新修好。」

  他又將甜辣醬還給阿海,阿海倒的方式就比較隨便,而且完全不看自己灑了多少量下去,淨顧著跟他講話:

  「然後呢?」

  「然後,也許回去住的時間會變多。」

  「回去住?」

  「嗯!以後,我想慢慢減少工作量,最後會變成怎麼樣我還沒想清楚。藝人的工作其實並不討厭,以前是為了阿嬤、為了爭一口氣往前衝,但是目前想放慢腳步,先去做一些……以前想做卻沒辦法完成的事。」

  關子民未來的打算並沒有非常明確的輪廓,不過阿海知道,人只要願意放慢腳步,就會比以前更清楚該走的方向。

  阿海祝福他:「你怎麼做都好,我支持你。」

  關子民抬頭,給他一個感激的回禮:

  「我和許靜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那陣子,多虧有你幫許靜。本來應該是我這個罪魁禍首出面收拾爛攤子才對,結果害得你跟施佳懿鬧翻了。」

  「別這麼說,我跟施佳懿分手的時候,她從沒提到這件事喔!那是我自己的問題……反正,跟你沒關係。」

  又陷入不知該說什麼好的沉默。關子民吸一口氣,振作起來,抽雙筷子給他:

  「吃吧!搞不好我們兩邊都有下毒。」

  阿海笑笑,和他一起用筷身將肉粽切下一小筷,夾起來,送入口,兩人不約而同地愣住。

  關子民放下碗,驚訝問道:「這個味道,她怎麼會……」

  是阿嬤的味道。而且比起施佳懿初次試作的成品又更接近原味,那肯定是經過反覆練習才有的成果。

  對阿嬤的思念,和對施佳懿的感動,登時令阿海悲喜交集,他花了一番工夫才能順利回話:

  「施佳懿曾經向阿嬤學過,她特地跑去老家學,學得超用心的……」

  不知不覺又想起那本料理筆記,裡面寫滿只有施佳懿才看得懂的注意事項。

  關子民看著飄香肉粽,是很單純的阿嬤的粽子,他好些年沒吃到了。

  「施佳懿送的……可是一份大禮啊……」

  「嗯!」

  阿海又動手將粽子切出一塊,露出更多餡料,他錯愕住手,恍然大悟。

  關子民望向他盤子中的肉粽,會心一笑:「難怪要分成兩種粽子。」

  關子民的份很普通,但阿海的粽子裡卻多包了一顆蛋黃。兩顆蛋黃,阿嬤交代過,阿海喜歡這麼吃。

  雖然施佳懿認為自己冷漠,無法對於阿嬤的過世和他有同步的傷心,但就某個意義上來說,她以她的方式將對阿嬤的思念延續下來。阿嬤活在施佳懿每一個包紮粽子的細膩手勢,在每一陣從荷葉散發出的溫柔香氣中。

  施佳懿這個女孩果然狡猾得要命。儘管她沒在粽子裡下毒、加芥末,他還是嚐到很痛很痛、很鹹很鹹的味道……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