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好累喔!」

  施佳懿再也走不動,不走了,貪婪地鎖定三百公尺外的便利商店。它就座落在上坡頂點,一想到裡面有隨手可得的冰涼冷飲,她巴不得立刻飛上去。

  「我說施佳懿,妳幹嘛不騎車去搬貨啊?」

  說話的人是店裡常客,路上被她哄來幫忙搬咖啡豆,現在也走得氣喘如牛。

  「以為很近嘛!哪知道實際走起來這麼遠,人家現在也累得走不動了啊……」

  她嗲聲嗲氣想擺平他,年輕小伙子趁機得寸進尺:

  「要不然我背妳?好不好?」

  「背我回家啊?」她也不是省油的燈,瀾漫笑問。

  「回家?妳家還很遠耶!怎麼可能!我是說那間便利商店啦!」他當她在說笑。

  施佳懿斂起嘻笑態度,一時之間難以自被捲入的回憶中抽離。接下來她將所有裝有咖啡豆的袋子都抱過去:

  「謝謝你幫我拿,剩下的我可以自己來。」

  「咦?很重耶!」

  「沒關係,謝謝你。」

  她相當堅持,獨自將十幾包的咖啡豆搬回店裡。

  今天公休,沒人在,施佳懿將咖啡豆一包一包放進頭上櫥櫃。她在咖啡的香氣中輕輕回想那一段漫長路程上的嘻鬧……

  直到這個櫥櫃再也裝不下咖啡豆,她才回神,仰頭朝上一層櫥門張望。

  「為什麼要做得這麼高?這傢俱設計得真沒常識……」

  懶得拿椅子墊腳,她硬是踮高腳尖,伸直手臂,賣力地想把上一層的櫥門打開。

  下一秒,門果然打開了。

  她愣愣,警覺性回頭,鼻尖差點撞上阿海的胸膛。

  施佳懿屏住呼吸,看他輕而易舉地將一包包咖啡豆擺進櫥櫃。

  彷彿還在他的懷裡,還感受得到他體溫,思念還沒能得到解脫……

  「你……怎麼進來的?」

  「門沒關。」

  他主動說明經過:

  「剛路上遇到董事長,他說妳大概會在這裡。」

  「還董事長的改不了口啊?」

  她避開跟他正式照面,隨手打開咖啡機裝忙:

  「喝咖啡好嗎?找我有什麼事?」

  阿海理好頭緒,宣告式地:「上個禮拜,我向許靜告白了。」

  施佳懿拿出咖啡杯的手瞬間定格,瞪住那白瓷茶具。這大木頭居然白目到來向她炫耀這件事?是要她吐血嗎?不行,她一定要忍住拿杯子砸他的衝動,杯子可是很貴的……

  「把好幾年前想說的話一次說出來,輕鬆多了。一直不確定的事也有了答案……」

  他暫停,不安地瞥瞥桌上她打翻的咖啡豆和四濺的熱水:

  「還是我來吧!」

  施佳懿難為情放開手,看他動作熟練地操作起咖啡機。

  「妳只會泡三合一,到底該怎麼當店長啊?」

  「你看過部長去打雜嗎?我的工作是提高這家店的利潤,泡出好咖啡是其他人的工作。」

  「是是是。」他碎碎嘀咕:「對於不會做的事還可以講得很偉大一樣……」

  她擠出一個挑釁微笑:「你今天該不會是來找麻煩的吧?」

  他也回看她,轉為溫柔:「我來,是因為我確定我愛的人不是許靜。」

  施佳懿圓睜著眼,呼吸好像又快要終止了。

  「我對她充滿了罪惡感,想要多為她做點什麼,好使自己好過一些,不知不覺……就把這件事看得比愛妳還重要。」

  她心頭一震,不能動彈。

  「愛我……?」

  阿海深情款款凝視她,再說一遍:「我愛的人是妳。」

  夢寐以求的話語,此時此刻只帶給她不知何時又會再重重墜跌的恐懼,淚水冷不防掉在她怔忡的臉龐:

  「……騙人……」

  「我說的是真的。」

  「騙人!你的爛好人病又發作了對吧?我跟你說過我很好!不需要你擔心!不要和你見面!不想再想起你的事……」

  她哭出來:

  「你太卑鄙了……」

  阿海不管她的反抗,硬是摟住她,心疼低喃她的名字:

  「施佳懿,施佳懿……我很笨,做事不得要領,又不會講話,有時候還會打腫臉充包子。這些妳都一清二楚,即使如此,妳還是無條件接受這樣的我。而我的動作慢妳好多,我知道我開心的時候會希望妳在身邊;我難過想不開的時候想念妳的當頭棒喝;我看著坐在隔壁那個跟妳長得完全不一樣的新同事,卻一直在提防橡皮擦隨時會飛過來……這些小事明明每天不停重複發生,我卻到現在才知道那是因為我愛妳,我很愛妳。」

  她閉上眼,一種美滿的心酸沾濕他胸前衣裳。原以為已經心如止水,沒想到依然澎湃洶湧啊……

  窗外投射進來的光影,在水晶風鈴上似乎西移了一些,若隱若現的虹蜿蜒在店中寧靜的角落。

  多久了?感覺很久,可也許才經過幾分鐘而已吧!

  施佳懿輕輕睜開眼,出了神。時間,從這個空間消失似,就連聲音也被柔和的光線吸走。

  什麼都沒有。

  「你還記得芒草田那個老伯嗎?」她出聲提起。

  「記得。」

  「老伯和他妻子的故事,我一直很羨慕。你能想像五十年那麼漫長的時間嗎?五十年來一直愛著那個人。」

  她離開阿海,眨掉眼眶淚光,吸了一口氧氣,悲傷微笑:

  「我已經沒有力氣了,阿海。到現在,我還是很愛你,也許明天起床依舊會這麼愛著你。可是,最多就是這樣了,這份感情不會再增加,它只會隨著時間一點一點地消失。我沒有自信還能用五十年去愛你,我曾經擁有那種天下無敵的力量,可是它已經不在了。」

  他終於追趕上來,而施佳懿不再等待;他說他愛她,她卻回答她已經愛過了。

  人的一生當中,相較於那些已經做過的事,人們後悔的往往是那些沒做過的事。有的後悔可以修正,然後走上不容易失敗的道路,直到又發現錯過什麼為止;有的後悔無能為力,所以學會珍惜。不能倒流的時光,就用這一刻去珍惜。

  阿海在絕望的錐心之痛裡,漸漸明瞭,他望著她,不忍再為難。

  阿海說,施佳懿失去的那份力量,他會試著儲存回來,也許有一天,他也能跟她一樣勇往直前。

  施佳懿說,這輩子要真正愛上一個人,並不是常有的事。因為遇見阿海,才會有今日的施佳懿,她終於懂得放手。未來再回頭看這一切,她或許可以驕傲地對自己說,妳做得很好喔!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noopy8482
  • 儘管施嘉懿是一個很勇敢的人
    但曾經在阿海上花費了那麼大的努力
    卻反而讓自己喪失了勇氣

    所以...他現在才會對愛的那麼深的阿海書那種話吧
    因為已經有陰影了...
    希望阿海不要氣餒~~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