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鈴私心估算,以等級來分的話,昨天那女生算是被用上Level 5的程度,她起碼一個禮拜不會來上學了吧!當初把她反鎖在體育館地下室的時候,還有點擔心事情會鬧大,不過沒關係,有瑪雅在,這個集團都是因為有她的緣故,才能夠這麼肆無忌憚。

  一個班級,甚至一個學校,每一段時期總會出現一兩位領導級的人物,那種人物深得師長信賴,也是學生們崇拜的對象,瑪雅就是這號人物。

  瑪雅的家庭背景雖然沒有顯赫得離譜,也算中上,她天生聰穎,稍微用功一下就可以輕易考上前三名,各項才藝也都拿手,是代表學校出外比賽的常勝軍,而且,她還長得十分漂亮。

  瑪雅有一頭不算太短的短髮,稍一低頭,斜斜的瀏海就會順過她鼻樑上方,輕輕蓋住她一邊眼睛。高眺的身材,走起路簡直就像名模在走台步,她還有跳芭蕾舞的優雅儀態。

  也許有人會猜,這種樣樣都好的女孩會成為霸凌集團的頭頭,想必她有個不幸的家庭環境或過去吧!

  鈴鈴很想對那些入戲太深的人這麼大喊:錯了!才沒有那麼戲劇化呢!瑪雅的父母對她很好,又不會過於寵溺,他們一家和樂融融。

  瑪雅之所以會想要欺負她看不順眼的人,全是因為她……太、無、聊、了!

  一個精明幹練如她的人,學什麼都又快又好,要什麼有什麼,這種過於順遂的生活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令瑪雅覺得無聊。

  「鈴鈴,我剛沒說嗎?那種手法已經做過了。妳啊……腦袋變笨了嗎?」

  當她用既慵懶又冷調的聲音悠悠開口,鈴鈴就知道自己太心軟了。因此,她和其他人不顧一切地一起脫了那個女生的裙子,真的,不顧一切。當那可憐的女生羞憤地往地上蹲,有人朝她身上潑了一桶藍色顏料,再把她關進體育館的地下室。

  「這個怎麼辦?丟到垃圾筒好不好?」負責脫裙子的人拎著那件百褶裙問。

  「燒掉。」

  「啊?」

  瑪雅鋒利的目光一掃,在場的女孩們一致噤聲。

  「同樣的話別讓我說第二遍。」

  那天,最過分的部分是,瑪雅還要鈴鈴打匿名電話,叫人來救那個女孩子出來,那位救星正是女孩暗戀已久的學長。

  如果鈴鈴要說,「其實我也不願意那麼做」,這樣未免有虛偽之嫌,可是,姑且不論願不願意,沒人敢反抗瑪雅,這才是重點。為什麼?理由很多,有的人是有鑑於反抗者的下場;有的人是對她權威性的魅力又敬又愛;有的人則是有把柄落在她手上,畢竟她身邊的走狗多,並不缺乏資訊來源。

  至於鈴鈴,她相貌普通,功課普通,更沒什麼值得一提的才藝,這樣的她可以成為瑪雅的跟班之一,主要是因為她和瑪雅從小一起長大,真的是打從幼稚園到高中都一直同班,她比誰都清楚瑪雅一路走到今天的所有歷程。瑪雅之所以沒有將她一腳踢開,大概是想把她放在身邊,好使她沒機會到外面亂說話。另一個原因則是,鈴鈴已經習慣了,習慣那些聽命於瑪雅的日子,從很久以前便是如此。

  鈴鈴和幾個同樣想擺脫她掌控的女生一致認為,要治得了瑪雅,除非出現一位比她更偏差的人物,可惜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有這項殊榮。

  後來那個倒霉的女生怎麼了?比請假一個禮拜更好,她轉學了!這些怕事的囉囉當然高興,她什麼狀也沒告便從學校消失;但對瑪雅就不好,她的玩具少一個,而屬下們就必須再幫她尋找下一個目標。

  幸好,那個春天,瞇瞇眼出現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enaw 的頭像
helenaw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