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幾天的自習課,導師請瞇瞇眼在座位站起來,向大家宣布瞇瞇眼在學期結束後又要轉學了。

  上官婉兒她們很故意地當場發出遺憾長音,我曉得她們絕對是因為又要失去一個玩物的關係。至於鈴鈴呢,她輕輕垂下肩膀,覺得……覺得有點不捨,像瞇瞇眼這麼好脾氣的人,總希望他在新城市短暫的停留裡能夠得到一點……幸福,然後,帶著那一點點像春天種子般的幸福離開,如果能這樣就好了。一想到這裡,鈴鈴悄悄打量斜前方的瑪雅,她那紋風不動的表情略顯蒼白,就那麼端坐一分鐘後,她低頭拿筆,翻開參考書。然而,好幾分鐘都過去了,瑪雅依舊沒有寫下任何一個字。

  當天中午,笨手笨腳的瞇瞇眼拿著他的午餐便當,和別人迎面相撞,結果這一撞把便當也給摔個稀巴爛。鈴鈴佇立在穿堂觀看這一切,他蹲在地上慌慌張張撿拾地上的青菜和飯粒,路過的學生有的在竊笑,有的則落句「好噁心」便閃開。

  對鈴鈴來說,瞇瞇眼是一個特別的人。他真的不起眼,又卑微又好欺負,不過,他一定有某種特質吸引了她。鈴鈴想了又想,或許是那種不論在怎樣的環境,他還是會努力去珍惜所擁有的時光。這樣的瞇瞇眼,其實是很了不起的,瑪雅肯定也看出這一點,才會在他身上格外費心,費心地刁難。

  「我幫你,這樣比較快。」

  沒等他抬頭,鈴鈴已經先動手撿起被弄髒的食物,他看看她,咧開陽光笑臉:

  「謝謝。」

  就是這種人畜無害的笑容才容易使人心慌意亂,她避開他目光,故左右而言他:

  「這陣子和瑪雅一起回家,還順利嗎?」

  「唔?很好啊!」

  「什麼很好?」

  「呃……就是很和平,然後……瑪雅人也很好。」

  聽到這裡,鈴鈴打住動作,朝他張大眼睛,把他弄得一頭霧水。

  「瑪雅人很好?很好?」

  「嗯。」瞇瞇眼認為她的反應有趣:「她有借我撐傘。」

  這樣就算「人很好」?那之前的種種欺凌又算什麼?這傢伙的標準也太低了吧!

  「你啊……真不知道該說你樂天知命,還是天生的被虐狂。」

  見她嘆氣,他只是「嘿嘿」笑兩聲,轉頭去看花圃即將盛開的水藍色繡球花,綴著未乾的雨珠,他說,那很像昨天的瑪雅。

  鈴鈴無法理解,在瞇瞇眼眼中瑪雅和花朵是怎麼相連起來,可是一聽到他並沒有與她同仇敵慨,心裡有點失望。

  瞇瞇眼對著花圃不小心出了神,片刻後才面向她,發現她沾了滿手的油膩,匆匆忙忙找出面紙,一股腦全塞到她手上:

  「不好意思,害妳的手都弄髒,剩下的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鈴鈴握住那些白淨紙張,還留在原地,捨不得走開。真不可思議,待在他身邊,感覺很輕鬆,很舒服。

  瞇瞇眼就像面紙一般柔軟潔白。

  這個突發奇想讓鈴鈴不禁想回給他一個笑,一瞬間,眼角餘光瞥見瑪雅軍團正浩浩蕩蕩經過二樓走廊。

  瑪雅看見她了!

  就在瑪雅冷峻的視線稍稍下移的那一秒,她們四目交接!瑪雅那不容易猜透的清澄眼眸看了她和瞇瞇眼一下,啟步離開。

  僅僅一秒鐘,便叫鈴鈴冒出一身冷汗,她有不祥的預感。

  果不其然,一放學,瞇瞇眼先被一桶水潑得濕答答,然後被軍團拖到頂樓,他疑惑地輪流看看不安的鈴鈴,又看瑪雅,上官婉兒和其他人用繩子把他雙手和欄杆綑綁在一起,他試著用力幾次,也無法掙脫開來。

  瑪雅交叉雙臂,筆直站立,不發一語和他對視,上官婉兒等著她說點什麼狠話,不過瑪雅只是眉心蹙鎖。

  在一旁的鈴鈴內心明白,瑪雅在生氣,而且非常生氣。

  「鈴鈴。」

  瑪雅忽然叫她名字,鈴鈴嚇一跳,急忙回神:「啊?」

  「狠狠地……甩他兩巴掌。」

  她愣住,張著嘴,遲遲不能動作,直到瑪雅傲慢無人的眼光落在她身上,她才支支吾吾:

  「為……為什麼?」

  瑪雅又不看她了:「什麼時候需要我說明為什麼?」

  鈴鈴怯生生抬起頭,和瞇瞇眼交視一眼……她沒辦法對他動手。

  「鈴鈴,慢吞吞的在幹什麼?妳也想要跟瞇瞇眼一樣嗎?」

  面對上官婉兒兇巴巴的恐嚇,她舉步維艱地走到瞇瞇眼面前,他回望她的面容還是一樣溫柔美好,彷彿在對她說「沒關係的」。鈴鈴想,也許,她應該很有骨氣地和瞇瞇眼一起被綁在頂樓上才對。

  這念頭才閃過,便聽見一聲響亮的巴掌聲!鈴鈴怔怔望著瞇瞇眼挨打的臉,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鈴鈴,沒聽清楚我說的話嗎?我說,『狠狠的』。」

  瑪雅的輕聲細語總奇妙存在著不可抗力的權威,一聽見她說的話,鈴鈴的手立刻揮出去,連續在瞇瞇眼左臉打了兩巴掌,接著忍不住痛哭失聲。

  她恨她!她恨瑪雅!她早就曉得這份心情,卻仍像捨不得分手的情侶跟在瑪雅的身邊打轉,因此,鈴鈴更痛恨沒用的自己。

  「可以了。」

  瑪雅帶頭轉身離開,經過鈴鈴身旁時,她以輕蔑的語氣丟下一句話:

  「所謂的朋友,不是想當的時候才當的喔!」

  鈴鈴止住哭泣,瑪雅徹徹底底看透她這個人,對她的懦弱瞭若指掌,為此,鈴鈴再次羞愧地掉下眼淚。

  那天,濕透的瞇瞇眼被綁在頂樓吹風,直到放學時間,上官婉兒才心不甘情不願地上來幫他鬆綁,順便踹他一腳:

  「滾啦!瑪雅正在校門口等你。」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