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一早起,瞇瞇眼便陸陸續續收到同學們的踐別禮,當中不乏受過他幫助的人,上官婉兒那群人還想不透那個窩囊廢竟會有這般好人緣。

  而鈴鈴忽然不怕上官婉兒她們了,雖然對瑪雅還是有所畏懼,但這位女王今天特別安靜,她有自己的事要想,懶得有所行動。於是鈴鈴鼓起勇氣跑去找瞇瞇眼,為上次那兩巴掌道歉,他大方笑著說那沒什麼,還說他在其他學校遇過更慘烈的。即使他沒放在心上,只要一想到他在這所學校幾乎沒一天好日子過,她便替他難過。

  「不會啦!我還是認識不少人,遇過很多好玩的事。」

  他純真地笑,雙眼又彎成月亮,隨後些許遺憾:

  「可惜,那隨身碟八成拿不回來了。」

  「瑪雅還是不買帳嗎?」

  「嗯,我本來想,帶她走每天我會經過的地方,試著讓她看看我覺得很棒的事物,也許會那麼剛好讓她笑一笑,不過……」

  他聳聳肩,對她表示無奈投降。

  只能說,美人如瑪雅,總是冰山。和瞇瞇眼一起回家的日子剩下兩天,她仍舊面無表情,瞇瞇眼莫名有些著急,眼看離別的時刻在即,明明想說點什麼,反倒沒辦法好好講話,一路上他也沉默著。

  來到這條他們一起走了八十幾遍的街道,一切都是老樣子,這裡的人們和他們所做的事拷貝般地在重覆。突然一道聲響打破這凝結狀態!大部份的人都在同一時間抬頭看,枯坐在店裡的王伯伯更是從椅子上跳起,衝到馬路上!

  「啊!」

  瞇瞇眼叫了一聲,大家的視線盡頭,跑進小黃活蹦亂跳的身影。牠汪汪叫了兩聲,便用力撲向王伯伯,王伯伯早就激動地跪在地上,說不出話來。

  瑪雅原地站住,圓睜雙眼,她和其他人一樣對於小黃的歸來感到意外。鄰居們紛紛將又抱又親的王伯伯和小黃圍住,慶幸小黃平安無事以及王伯伯的失而復得。

  瞇瞇眼開心轉向瑪雅大喊:「小黃回來了耶!」

  然後他興沖沖跑去,加入大家行列,拼命撫摸小黃的頭。小黃發現圈子外的瑪雅,掙脫眾人的手來到她跟前,繞著她轉一圈又回到王伯伯身邊。小黃身體髒兮兮的,明顯削瘦,看得出來在外面流浪吃了不少苦,然而,幸好牠並不是被賣狗肉帶走的那隻狗。

  瑪雅低頭瞧瞧剛剛被小黃身上的毛所搔過的手背,有一道感觸,觸電般地竄進心底。

  王伯伯哽咽,老淚縱橫:「你到底是跑到哪裡去了?到底是從多遠的地方走回來呀?」

  這小小的角落正歡天喜地,站在不遠處的瑪雅望著王伯伯和小黃,輕輕揚起嘴角,那一刻,她嚐到鹹鹹的味道。

  瑪雅伸手按按臉頰,濕濕的,熱熱的,停止不了的。




  翌日,瞇瞇眼穿了便服來上學,他只上半天課就要回家整理行李,準備前往下一個城市。

  今天他收到的禮物更加絡繹不絕,要離開教室的時候差點沒辦法全數搬走。

  「老師,我忘記把卡片拿給他。」

  瞇瞇眼離開不到五分鐘,瑪雅便舉手揚聲。老師叫她趕快追上去,她便在校門口攔住瞇瞇眼。

  鈴鈴拄著下巴,從窗口遠遠觀看他們,他們兩人佇立在一灘灘雨後積水中間,晶亮水面浮現著他們面對面的倒影,這一幕雨後天晴的畫面讓鈴鈴感到一股心服口服的坦然。

  如同瑪雅能夠在瞇瞇眼上發現與眾不同的特質,想必瞇瞇眼一定也看見瑪雅不為人知的可愛之處。

  鈴鈴好像有點明白為什麼瞇瞇眼會說她像朵花了。

  「拿去。」

  不是太客氣的口吻,卻叫瞇瞇眼感動萬分地收下全班寫給他的卡片,瑪雅接著遞出一只隨身碟,在他訝異得來不及開口之際,她柔聲宣告:

  「是我輸了。」

  「咦?!」瞇瞇眼一整個狀況外,想破頭也想不到勝負究竟是什麼時候分出來。

  瑪雅向前走近一步,伸出手,將一張小小的紙貼在他那件藍色襯衫領口,他低頭,那是她小巧粉紅的姓名貼。

  「不要忘了,你是我的柺杖,以後,隨傳隨到。」

  瑪雅依然是那個高傲的瑪雅,只是今天的她特別溫柔亮麗,迎向初夏陽光的臉龐依稀閃爍著一道笑意。瞇瞇眼因此微微臉紅,傻呼呼地笑:

  「是。」

  一般而言,這應該會是個壞人受到教訓、改過向善的故事。不過,有的壞人就是天生走運,比如瑪雅,瞇瞇眼轉學以後的她,基本上並沒有太大改變,女王的地位屹立不搖,只是她對霸凌這件無聊事已經提不起興致,因為有其他更重要的事吸引她大半注意力。

  她偶爾會在放學後帶著零食去看王伯伯和小黃,偶爾和瞇瞇眼用E-MAIL通信。

  當她收到瞇瞇眼寄來的照片,是瞇瞇眼和他在新學校交到的朋友合照,柔情似水的笑容便會像漣漪滑過她臉上。

  照片中,瞇瞇眼身上的藍襯衫還貼著那張姓名貼呢!

  至於正要開始學習勇敢的鈴鈴怎麼樣了?後來的她和瑪雅莫名奇妙地要好起來,差不多是打從瑪雅毫無預警地問她「妳是不是喜歡瞇瞇眼」那時候開始的。一份惺惺相惜的心情使然,她們又跟小時候一樣會聊聊彼此心事,於是,在鈴鈴看來,瑪雅其實也沒那麼可惡,除了她有時那唯我獨尊的傲嬌態度之外。

  「妳還不是跟我一樣,沒種跟他告白?」有一次鈴鈴鼓足勇氣,回嗆瑪雅。

  瑪雅瞄她一眼,掉頭繼續手上的小說,和往常一樣從容優雅:「不,我說了。」

  鈴鈴始終無法想像,那麼高高在上的瑪雅到底是怎麼告白的?直到現在,她也不能從瑪雅那邊追問出來。

  不過,瑪雅的確說了,只要瞇瞇眼打開瑪雅還給他的隨身碟,複習他所錄下這座城市的聲音,就會聽見。


  『你問過我有沒有喜歡的東西,我現在就可以回答你。我的柺杖,就是我喜歡的東西。』



*****************************************************************************************
                   ~End~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喬昕
  • 看完心裡真是五味雜陳......
    實在是另人意想不到的結局啊!不過,很好看^ ^
  • 五味雜陳是因為瑪雅沒有改過向善嗎?^^

    helenaw 於 2013/10/30 10:38 回覆

  • 平常心
  • 看待事情都很樂天,對世界都懷抱著許多的好奇心

    瞇瞇眼,你果然是一個很厲害的人!!
  • 大家要跟他一樣樂觀喔!^__^

    helenaw 於 2013/10/30 10:3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