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想知道現在的背景音樂,可到留言板尋找晴菜最新的留言介紹。 4. 留言板請從右下角的「來逛逛吧」進入。
  
  那張《Pretty Girl》雜誌編輯的名片,語涵向洛英要了來,自作主張打電話給那位編輯大叔。

  「就去一下嘛!人家好想看看他們是怎麼拍出那些照片的。」

  語涵賴著哇哇叫的洛英撒嬌:

  「妳一點都不好奇嗎?妳也不用真的去拍照呀!到時候跟他們說不要就好了,因為我只跟那位大叔說妳想要先看看再說。」

  「那我還得謝謝妳沒把話說死囉?」

  「哎唷!人家是想一舉兩得呀!讓妳可以全身而退,然後我們也可以滿足女生的好奇心。拜託啦!我會跟妳一起去的,妳不要那麼無情嘛!」

  洛英好生奇怪,她又不是男生,為什麼也會對嬌滴滴的女孩子招架不住呢?

  「好啦!就只是去看看喔!」

  「耶!」

  語涵撲上前抱住她,順便提出另一個點子:

  「不過,上次胡禹承也言之有理,萬一是騙人的就糟糕了。」

  「那就不要去了。」

  「不是啦!拉男生來保護我們就好啦!」

  於是她又自作主張打電話給禹承,要他當護花使者,禹承自然一口答應。

  過幾天,她們又來到台北,禹承和李孟奕當司機,依照名片上的地址載她們到一棟十三層樓高的大樓前,看到招牌的確標示《Pretty Girl》的公司名稱。

  「好像不是騙人的耶!太好了!」

  語涵看起來比洛英還高興,洛英鬱悶嘆氣,不意,觸見禹承正斜眼瞅著她。

  「幹嘛啦?」

  「妳真的要拍喔?」

  因為看不出他問話的用意,洛英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懷疑地反問回去:

  「你反對嗎?」

  「沒有,滿好玩的。」

  他面無表情地說完,停頓一陣子,又掉頭發問:

  「該不會是要妳女扮男裝入鏡吧?」

  「去你的!《Pretty Girl》是女性雜誌,我女扮男裝幹嘛?」

  她使勁用手肘撞他一記,禹承還在捧腹抗議時,那位編輯大大叔出現了。

  他微笑拍著手:「果然跟我想的一樣,妳很有活力喔!」

  一如語涵所言,蓄著落腮鬍又體格魁梧的大叔,雖然粗曠,卻有一雙溫柔的眼神,相當性格。他叫黃佐川,副職是攝影師,因為他招攬洛英,所以也由他親自擔綱攝影的工作。

  洛英不好意思地向他道歉,說她還是沒辦法接下拍攝工作,既不習慣也擔心會做不好。編輯大叔歪著頭,摸摸鬍子說:

  「沒做過的事,不會有人一開始就習慣的。至於能不能做的好,難道妳不想試試看再得到結論嗎?」

  「這個……」

  「照相機是很奇妙的機器,它可以把一個人拍得不像自己,可是從某個角度看,又會覺得再也不能那麼相像了。」

  那一席話,叫語涵雙眼閃爍出崇拜的光芒,在一旁幫腔:

  「對呀!洛英,妳人都來了,就試一試嘛!大叔還以為妳是答應拍照才來的,別讓人家失望啊!」

  喂喂!向大叔亂放話的人到底是誰呀?洛英瞪著她,編輯大叔卻納悶抱起雙臂:

  「已經被人叫大叔啦?奇怪,也沒多老啊……」

  語涵追問他年紀,他笑說剛好正值四十不惑之年。禹承一直安靜旁觀語涵和大叔說笑,就連身為男人的他都覺得大叔魅力十足,更遑論女生了。

  洛英改變心意,說願意試試看。大叔很高興,要求先試拍幾張看看效果,沒問題的話再換裝正式來。

  他想知道平常洛英等人的站姿,要她不用看鏡頭也不要緊。

  洛英想一下,兩手置在背後,微向左傾的站姿,望向右邊方向。不過下一秒她馬上掉頭,盯住後面靠牆站的禹承,一句話也不吭。

  「幹嘛?」他問。

  「欸……你先迴避一下啦……」

  「為什麼?」

  「總覺得有熟人在場,很彆扭。」

  「那為什麼其他人可以?」

  「因為我跟你最熟呀!」

  禹承當場無言,又發現自己成為大家焦點,只好悶悶地掉頭走開。

  他不生氣,說實話,今天如果換成是他,也不希望洛英在場觀看,打死都不願意。

  只是,只是啊……

  禹承順著迴廊轉彎,很巧,這個角度能夠窺見攝影棚的一角,透過透明的玻璃窗,能見到洛英依照大叔指示,將馬尾解開,放下長髮,風扇開啟,單是一個按住髮絲動作,就令她看上去風情萬種。

  女孩子真是一種神奇的生物,她們一旦經過某一個特定時期,就會發生美好的變化,沒辦法具體說出是怎麼樣的改變,那是近似花朵綻放的感覺,無法預測綻放的時間和姿態。

  再也不能叫她黃毛ㄚ頭了。

  他知道那是跟他從小一起長大的洛英,但通過了那個特別的時間點之後,有時候,她的笑會帶著幾分柔媚,會出現幾個女性化的小動作,甚至還會露出令他困惑的細膩神情。

  有些神情莫名其妙地深烙腦海,他還清楚記得當她堅持費心的打扮不是為了李孟奕的時候,有一縷欲言又止的怨懟浮現出來。也記得當他拉起她頭髮,洛英紅著臉逃開的那一刻。

  在那一刻,禹承忍不住問自己,是不是洛英也跟他懷抱著相同的情感?

  是朋友,又不想只是朋友的矛盾情感。

  洛英任由語涵隨手幫她梳理髮型,紮起田園味道的辮子,兩人不知說了什麼,洛英淘氣地笑了。

  不要變得那麼可愛啦……至少,在他以外的人面前,能不能別那麼可愛?

  他看得出神,一時沒注意到洛英轉頭過來,兩人目光說巧不巧地越過一條長廊撞在一起!

  洛英先滿臉漲紅,立刻轉過身去,她一害羞,連帶禹承也嚇到,倉惶別開視線,快步往前走。臭洛英!不過是互看一眼,又沒怎樣,幹嘛臉紅成這個樣子?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Q
  • 每天都要來看有沒有更新
    很喜歡這篇故事
  • 謝謝你的喜歡,很開心!

    helenaw 於 2014/09/09 16:10 回覆

  • 真
  • 最後那邊兩個人的反應和禹承的想法好可愛啊^_^
  • 禹承幼稚的部份一直都是很可愛的~^^

    helenaw 於 2014/09/09 16:11 回覆

  • 慕可
  • 好可愛的兩位,
    語涵完全就是想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啊XD
    很好奇洛英拍完的成果,一定會很驚艷!
    是說大叔的年紀是三十而立還是四十而不惑呢?
    想到快要10月了,心情就很興奮⊙▽⊙
  • 歪腰~~我還真的弄顛倒了呢!明明都是經常掛在嘴上的話。
    改過來囉!謝謝你。

    helenaw 於 2014/09/09 16:10 回覆

  • 1994
  • 最後互看臉紅,洛英和禹承的反應好可愛!
    「是朋友,又不想只是朋友」,那就別做朋友了:D
    可以理解禹承因為過於珍惜洛英,將彼此侷限在朋友的框框,
    但明明兩人都不想止於友情,久之還是會出問題吧!
    希望他們的心再更靠近一些,別總是鬧彆扭呀XD
  • 要不要做朋友,其實他們各有各的顧慮呀!
    洛英是為了配合禹承想遵守約定,禹承是為了將洛英留在身邊才逼自己做出約定。
    所以彼此的疙瘩不一樣喔!

    helenaw 於 2014/09/12 11:56 回覆

  • 瀧大嫂
  • 他們兩人還會是朋友嗎?

    如果兩人其中一人的心沒有連上線,就只能是朋友;如果連上線的時間不對,也只能是朋友......

    我的親身體悟就是兩人沒連上線,錯過就是錯過了!但我珍惜這段失而復得的友誼,畢竟我們同校6年、同班4年,雖然中途失聯,但是能夠再相遇,這就是人生。

    我也遇過身旁的人相愛十年最後分手的例子,當相愛昇華成親情,也是人生的另一種體悟,雖然現在我不知道我也會不會相同地有走到那裡的一天。

    其實我不太在乎結局是在一起還是分開(不過既然晴菜說寫完了,那是悲是喜已成定局XD),過程最重要,如果上帝硬要他們分開,也是有分開所需要的理由存在,我們只需要用心體會,然後從中得到不一樣的領悟,就夠了!

  • 我喜歡你說到的那些體悟和感慨,也有稍微寫進這本書裡,雖然不完全相似~^^

    helenaw 於 2014/09/12 12:02 回覆

  • guest
  • 雖然知道不可能,還是天天來看期待晴菜可以多多更新,哈哈!只能說他們兩個曖昧又不曖昧,好不自然...雖然是喜歡,可是為什麼好像在做朋友的時候的互動更開心不彆扭呢...語涵除了是聯誼高手,搞不好還可以當媒人呢...是在製造機會給禹承洛英嗎?!哈哈哈

    對啊晴菜姐我是馬來西亞人,20了哦,12歲時讀了夏天很久很久以前,過後一直很注意你的作品哦!雖然不是每本都有買,但是也有拖哥哥幫忙買了好幾本哦!

    只可惜你從前有個小說網關了,最近再讀過自己有的長腿叔叔、好想你、遺忘之森還有是幸福是寂寞,以及現在部落格的小說,好想再讀讀對面的學長和念念啊!就可惜關了...

    必須說我最喜歡的優質暖男是由良信!!程硯也是...超喜歡他們呢!!

    天啊我不知不覺扯了那麼多廢話,謝謝你看完哦!!
  • 12歲.....=.=
    我才要謝謝你這麼鼎力支持呢!!太感動了~
    那個小說網關閉,我也很捨不得,可是實在沒辦法同時經營兩個地方,只好忍痛放棄一個,以後就好好經營這裡就好。^^

    helenaw 於 2014/09/12 13:4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