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初夏六月,洛欽確定推甄考上新竹的大學,家中大肆慶祝,更讓媽媽高興的是,以後姐弟倆可以合租公寓,又省錢又放心。

  洛英和洛欽可就跟媽媽兩樣情,整天愁雲慘霧,動不動就互相鬥嘴吵架。

  「沒有人這麼大還跟自己的姐姐住在一起啦!很丟臉耶!」洛欽又委屈又理直氣壯。

  「你丟臉,我就不丟臉?」

  洛英不甘示弱,拿起抱枕朝他扔去:

  「說到底,你是因為想帶女朋友回來不方便吧?」

  「放屁啦!我哪有女朋友!是妳不能帶男朋友回來才扼腕吧!」

  他頓頓,壞心眼地冷笑:

  「如果妳交得到男朋友的話。」

  眼看他們吵得不可開交,孫爸爸想到一招可以轉移他們注意力。他說兩姐弟都在新竹,有摩托車代步比較方便,於是在一次假日帶他們去選購一台全新的摩托車,準備運去新竹。

  這招果然管用,新的摩托車太帥氣了,姐弟倆爭相要騎。

  「猜拳。」

  洛英舉起手,勢在必得地出拳!

  布對剪刀,敗北。

  「喔耶!」

  相較於大受打擊的洛英,洛欽可樂了,要她乖乖把車鑰匙交出來,然後靈機一動:

  「要不要騎去給禹承哥看?他有回來吧?」

  「嗯……需要特地騎去給他看嗎?他又不是沒有摩托車。」

  雜誌的工作她全推掉了,不會再有北上的機會。見不到面就不會難受,但,其實好像也不是這樣,有意無意在心裡唸起他名字的時候,並不好過啊……

  「有什麼關係?說不定他也想騎騎看。」

  洛欽邊說邊撥打手機,洛英只得安慰自己,起碼現在林以軒不在,不用看到他們連袂出現。她正開始找安全帽,洛欽冷不防將手機塞過來:

  「我要上廁所,給妳講。」

  「啊……喂!」

  才回頭,洛欽已經一溜煙閃進屋子。手機傳來禹承呼叫洛欽的聲音,不得已,她只好硬著頭皮將手機貼在耳畔:

  「喂……」

  那一端先安靜片刻,隨後是禹承困惑地問:「怎麼是妳?」

  哇塞!光聽一個「喂」就知道是她喔!洛英不曉得該竊喜還是緊張,講話音調反而變得怪里怪氣:

  「洛、洛欽先去上廁所啦!叫我先跟你講。」

  「講什麼?」

  有很多事都想講,比如,年底的時候她要和柯一龍、語涵一起去五月天的演唱會,地點就在小巨蛋,如果禹承可以一起來,不知道多好……

  千言萬語最終還是少一分勇氣,只剩下可笑的言不及義。

  「講……我們家買新的摩托車了,就是電視廣告的那一款,洛欽說現在想要騎去給你看看。」

  她已經無意識原地踱步,活像個故障的機器人,走出來的洛欽站在後頭還忍不住噗嗤一笑。

  「喔!好哇!我剛好在外面,不然我們約在那塊打球的空地見面好了。」

  「嗯!好,等、等一下我們就騎空地去摩托車那裡。」

  「……洛英,話講反了吧!」

  「咦?」

  「騎空地去摩托車那裡是什麼鬼呀?」

  說完,他自己先笑了。洛英萬念俱灰地往下蹲,恨不得一頭往路面撞去。

  「對了,有件事……我想跟妳說,是關於我和林以軒的事。」

  「什麼事?」

  總不會是報告他和林以軒交往的進度吧?要同居?要求婚?天啊!她不要聽!

  「唔……事情有點複雜,還是等到了空地再好好說好了。」

  掛了電話後,禹承對著螢幕還在發亮的手機困擾地搔頭,跟洛英老實說出他和林以軒的約定妥不妥當啊?她是直腸子,又是直線式思考,萬一聽完以後想要衝動地去做些什麼,怎麼辦?

  「可是我也不想讓她繼續誤會我和別人在交往啊!」他自問自答著。

  上回在溪頭就向林以軒表明不想再幫忙的念頭,還鼓勵她乾脆看開一點,誰知道把林以軒弄哭了,害他好為難。

  禹承在路上邊走邊思索兩全齊美的策略,不久,在對面路口發現洛英姐弟的蹤影。

  新得發亮的重型機車上,洛欽載著洛英正在停紅燈,秒數長,兩人有說有笑。

  「欸!既然等一下要去空地,禹承哥也在,那就順便打個球吧!」洛欽一時興起。

  起初,洛英還有點不情願:「打球?這種天氣會打到中暑吧!」

  「我為了準備考試,都已經多久沒碰球了?讓我練一下啦!不然以後要怎麼把柯一龍三振?」

  「嗯!我看真的很危險,人家柯一龍在學校練得可認真囉!」

  那一天的天空連一絲雲絮也沒有,是海一般的深藍,路上排列的樓房、閃爍的交通號誌和錯縱的電線都被那抹藍相映得鮮明立體,行道樹上的蟬鳴有時齊聲怒鳴,一陣夾帶熱意的風吹來,又忽然默契靜止,安靜得彷彿連時間都不再流動似。

  事故發生的瞬間,來得突然,洛欽和洛英根本沒注意到,甚至那附近也沒有人能夠預警,一部銀灰色的轎車從對向迅速左轉,可是它沒有駛進另一邊的車道,而是直接朝停紅燈的機車等候區衝撞而來!

  洛英聽見了巨大的撞擊還有摩托車碎裂的聲音,那時人已經騰空飛起,飛行並沒有持續太久,她很快彈到後方車輛的引擎蓋上又滾落在地。

  「撞到人了啦!」

  「兩個都飛很遠耶!誰有手機?趕快叫救護車!」

  「把那台車擋下來!不要讓它走!」

  聽覺恢復得比手腳知覺快,趴在馬路上的洛英先聽到四周慌亂的聲響,等到睜開眼,這才開始感到身體的疼痛。胸腔痛,腹部痛,腳更是一使力就痛到不行,她咳一聲,咳出鹹澀液體,是血嗎?一直從咽喉和鼻子湧出來。

  「洛英!洛英!妳聽得到嗎?」

  幾乎睜不開的視線已經看不清楚身邊的人是誰,可是聲音是禹承的,又大聲又著急,而且不停問她聽不聽得見。

  「嗯……」

  她用盡力氣才擠出一絲喉音,然後牽一髮動全身地劇烈疼痛起來。禹承接著嚴厲命令:

  「要醒著喔!一直醒著喔!知道嗎?我先去看洛欽。」

  他暖呼呼的手掌離開她的背,洛英微微張開眼睛和嘴巴,隱約看見手邊有摩托車四散的碎片,再遠一些是禹承模糊的背影,他傾著身體面對躺在地上的人影,同樣大聲呼喊洛欽名字,一邊喊,一邊做著止血動作。

  洛英想呼吸,可是吸不到空氣,嘴裡都是血腥味,她覺得自己快暈過去了。

  暈過去一下子也沒關係吧!有禹承在啊!他是醫學系的學生,肯定會好好照料洛欽,就像那個晚上他那麼能幹地照顧生病的她一樣。

  洛欽血型跟她一樣是O型,沒有藥物過敏,這些禹承都一清二楚,所以,就讓她暈一下吧……

  不多久,洛英果真失去意識,那之後發生什麼事完全不知道。

  在醫院的加護病房躺了足足兩天,才清醒過來。

  洛英醒了,洛欽卻走了。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Titi
  • 情何以堪阿這集.... QAQ
  • 是啊!情何以堪,作者好殘忍。:p

    helenaw 於 2014/11/18 10:34 回覆

  • 小寒
  • 雖然已經看過實體書了,但在這看到這一個段落,還是覺得很心酸...
    遺憾與意外雖是人生必經過程,但還是會很希望不要有這些是降落再身旁...

    又再一次在心裡默默哭泣...為這兩姐第地別離憂傷..
  • 有兄弟姐妹的人,要好好珍惜彼此喔!^__^

    helenaw 於 2014/11/18 10:35 回覆

  • Yu
  • .....什麼
    本來只是先瀏覽ㄧ下,感覺不對勁又回頭細看...看故事也會興起不好的預感阿。
  • 那表示你愈來愈熟悉晴菜的寫作模式了,給你一個讚。^^

    helenaw 於 2014/11/18 10:35 回覆

  • 湛雨
  • 之前一直在緊張這個故事會是誰領便當
    洛英爸媽出去玩的時候我也一直擔心他們
    結果居然在我鬆懈的時候...........................

    從「那一天的天空」開始就有種怪怪的感覺
    發生意外的時候心都亂了
    看到最後 真的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

    洛欽QQ
    R.I.P
  • 也許後面的段落會更難過.......

    helenaw 於 2014/11/18 10:37 回覆

  • 歐陽
  • 無常都發生在最幸福的時候,我討厭無常
  • 是啊!無常的意外總發生在最平常的日子。

    helenaw 於 2014/11/18 10:38 回覆

  • 楓兒
  • !!!!!發生什麼事O_O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不要啊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啊QQ
    洛欽QQ
    (淺水好久,突然被嚇到浮出水面的概念)
  • 哎唷~有心理準備的話就不叫意外啦!

    helenaw 於 2014/11/18 10:39 回覆

  • 小森
  • 看完這篇真的太難過了,
    都想哭了人生無常,
    還蠻喜歡洛欽這個腳色的說。
  • 我也很喜歡他啊!所以最難過的是作者我啦~~ QQ

    helenaw 於 2014/11/18 10:42 回覆

  • i scream
  • 這也太難過了吧 T T
  • 但希望,總是在難過的時刻出現啊!

    helenaw 於 2014/11/18 10:4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