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想知道現在的背景音樂,可到留言板尋找晴菜最新的留言介紹。 4. 留言板請從右下角的「來逛逛吧」進入。
  
  至於洛英最要好的朋友禹承,只在她住加護病房第一天過去看她,之後就沒再出現。

  醫生直誇他急救做得不錯,即使沒能救活洛欽,當下的處理也已經盡力而為。

  什麼叫盡力而為?他眼睜睜看著洛欽在面前停止呼吸、心跳,根本什麼事也做不到。一想到這裡,禹承迅速抬頭看向灑滿金色陽光的窗外,蟬鳴依舊,又是一個好天氣。他深吸一口氣,試圖讓自己從可怕的回憶抽離出來。

  一堆人問他去醫院看洛英了沒有,問他為什麼這麼冷漠。天知道他無時無刻都想去,只是他和洛欽情同兄弟,一旦見到洛英,禹承害怕先哭出來的人會是他。

  一陣子過後,洛欽的喪禮在一個星期天早晨舉開。那天天氣有點陰,吹著舒爽的風,空氣中嗅得到偏高的濕度。禹承穿上生平第一次穿的深色西裝,和雙親一起去參加喪禮。

  來的人不少,其中最大的團隊便是班上同學和學校的棒球隊,個個哭紅了眼,啜泣聲此起彼落。

  柯一龍也來了,他站在角落,直直注視牆上洛欽放大的相片。

  孫家為洛欽挑選的遺照是一張他頭上斜戴著棒球帽,身穿髒兮兮球服的照片,手上緊握一顆棒球,笑得燦爛,打球的時候,他一向這麼幸福地笑著。

  越過許多穿著深色衣服的人群,禹承遠遠望見前頭熟悉的人影,心頭一緊。

  洛英向醫院告假出來,仍必須坐輪椅,看得見她搭在扶手上的手還纏裹紗布。

  傷得那麼嚴重,即便醫生同意她暫時出院,肯定還是很痛的吧?

  她背對人群,微微仰頭,以虔誠姿態面對弟弟的相片。

  她看著洛欽,禹承則望著她。他們這三人,從小一起長大,不過以後再也無法在一起了呢……

  他闔上眼,感到一陣熱意,暖暖的,像他們三個一起大笑時的愉快氛圍。

  洛英不能外出太久,沒等到全部送客完畢,孫媽媽就先推著她的輪椅準備上車。

  禹承跟著爸媽一道離開,正巧遇上停在巷口的計程車和洛英。

  他怔一怔,不遠處的洛英也露出詫異的神情,她的情況比在加護病房那時還要好多了,外傷幾乎復元得差不多,臉色略嫌蒼白,除此以外,都還不錯。

  禹承駐留原地,千言萬語,也千頭萬緒。

  洛英同樣看著他,含帶悲傷和倦意,卻沒有半點責怪,他始終沒去見她,她明白的。

  他們誰也沒動地停留一會兒,洛英先移開視線,在媽媽的攙扶下坐上計程車。

  車子彷彿被這襲偏暖的涼風送走,院子種的樹飄下幾片落葉,在他出神的視野打轉幾圈,然後宛如夏天即將離去的腳步,輕輕落下。





  大二的新學期開始前,洛英已經順利出院,不過她還是晚了一個月才去上學,那時身體已經完全康復。

  大二學生依規定不能再住學校宿舍,所以洛英和語涵兩人合租一層公寓。遷入新居,還忙著整理行李的時候,語涵曾經遺憾地對她說:

  「本來應該是妳和妳弟弟住在一起才對,我好像搶了他的位置。」

  洛英暫停一下,才繼續將書本依序擺到書架上:

  「我弟一點都不想跟我住,他覺得跟姐姐住會變得不自由。」

  「自由啊……」

  語涵也停下來,她沒有惡意,純粹因為大學多采多姿的生活而感嘆:

  「他要是可以體驗到大學的自由就好了。」

  入住新公寓的當晚,語涵在睡夢中隱隱約約聽到哭泣聲,她坐起身安靜聆聽一會兒,確定自己沒聽錯,於是壯起膽子摸黑來到房門外,尋找那細弱的聲音。

  「洛英?」是從洛英房裡傳出來的,她敲敲門:「洛英,妳在哭嗎?」

  等一陣子都沒回應,她只好試著轉動門把,沒上鎖,語涵開門進去以後,見到洛英果真抱著棉被在哭,仔細一看,原來她還熟睡。是作惡夢了嗎?

  「洛英,醒醒,洛英。」

  好不容易將她搖醒後,她一臉茫然。

  「妳作惡夢了嗎?妳哭得好厲害。」

  「什麼?」

  洛英碰碰臉頰,真的有濕潤的痕跡。問她夢見什麼,卻說不出個所以然。

  那之後,語涵發現洛英幾乎天天作惡夢,天天哭泣,總是要把她叫醒才能停止。

  語涵認為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偷偷打電話給洛英媽媽,媽媽也很意外。

  她說洛英這種現象在醫院的時候就開始,原以為回到學校,有學校的事讓她轉移注意力,應該會有所改善才對,沒想到一點幫助也沒有。

  語涵坐在板凳上,心不在焉地看球隊練球。平常總是活力十足的棒球隊經理變得無精打采,柯一龍下場休息時走過來,坐在她身邊。

  「怎麼啦?有心事?」

  心上人注意到自己,語涵自然心花怒放,回給他一個甜燦的笑。但是一想到他對洛英的關注一定遠勝於對她的,不禁有些洩氣。

  「我有點擔心洛英,之前跟你提過她會作惡夢的事吧?她最近好像想起夢的內容,然後為了不再作夢,故意撐著不睡覺。」

  「不睡覺?」

  「嗯!晚上一直看書或是看影片,反正就硬逼自己不睡覺,白天上課有時候會打瞌睡,不過只睡一下下又馬上驚醒,我還寧願她睡到不省人事呢!」

  說到這裡,她蹙起漂亮的眉心:

  「我覺得這樣很不好,不睡覺會把身體搞壞吧?她黑眼圈好嚴重呢!」

  「是啊!再這樣下去不行。」

  柯一龍沉吟半晌,接著抬頭瞅住語涵,心存感激地:

  「洛英有妳這朋友真幸運,讓妳這麼為她擔心。」

  「沒有啦……」

  被誇獎了,她不好意思地垂下雙眼:

  「洛英平常也幫我很多忙啊!討厭的蒼蠅都是她扮黑臉幫我趕走的呢!」

  語畢,語涵驀然警覺到,她到底說了什麼?怎麼可以在喜歡的人面前炫耀自己多受歡迎呢?糟糕,失策了啦……

  不料,柯一龍聽完,輕鬆笑說:「不嫌棄的話,我也可以幫忙趕蒼蠅啊!」

  她望著他,沒有搭腔,只是嫻靜笑著。

  如果你是我男朋友,趕蒼蠅一定最有用的啊……

  她什麼也沒說,不願意打破現狀的此時此刻,什麼也不能說。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楓兒
  • 嗚嗚嗚嗚嗚
    好催淚
    我完全能體會洛英的感覺啊QQ
    從小就不喜歡睡覺,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一直做惡夢
    那個噩夢大概要禹承才能解開了吧..
  • 真的啊?我不怕做惡夢,但每次醒來總覺得好累,心情也不美麗。^^"

    helenaw 於 2014/11/20 10:31 回覆

  • Sun Sky
  • 為什麼分類在"我的世界,你來過"啊?
  • 哈哈!因為那兩個隔壁剛好在隔壁,又是"我"字開頭,我好容易搞錯喔~ ^^

    helenaw 於 2014/11/20 10:32 回覆

  • 垂柳
  • 看了晴菜寫的洛欽死了那段,昨晚睡覺夢到類似的狀況(家人騎摩托車出車禍)
    夢中的自己哭得無法自已........
    最親近的人突然的離去,其實還蠻容易會自責的ˊˋ
    要克服那纏在心中的結,何其容易,洛英到底會怎麼解開那結呢?
    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 楓兒
  • 哈哈,其實我也不是特別怕,只是我的噩夢通常都是被追殺或是一堆屍體的那種,醒來常常分不清楚是現實還是夢境,也會很累..xD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