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並不奢望追上禹承以後,就能順理成章佔有他身邊的位置。然而她很清楚,在那個圖書館,多年過去,有一份美麗的遺憾始終存在,是柯一龍的,也是她的。可是禹承不同,她不願在未來的日子每當想起這個人,就會在心裡疑惑「如果當初我能怎麼樣的話……」。

  再見一面的想法,禹承也好幾度煎熬過,光是一句「對不起」,根本道不盡他們這十幾年的漫漫歷程,怎能算是個總結?

  雖說如此,今天家裡客人像是約好了一起來,客廳擠得跟菜市場沒兩樣,出不了門哪!

  一堆一年才見一次面的親戚兀自聊得開心,其中有一個不知道是嬸婆還是姨婆特地拿出一片DVD說要放給大家看。那是去年大家過年聚在一起的影片,每年那位嬸婆還是姨婆總要這麼玩一回,而且永遠玩不膩。

  有人開始一邊指點,一邊笑話當年,禹承興致缺缺站在沙發後方,觀看影片中年輕一歲的大夥兒們。

  影片中,鏡頭不很專業地讓每個人都入鏡,聊天的聊天,嗑瓜子的嗑瓜子,還有在沙發上打盹兒的。禹承當然也有被拍到,螢幕中的他看上去心情不佳,臭著臉,幫自己倒杯黑咖啡便對著談話性節目打起呵欠。

  這時,那位嬸婆還是姨婆笑盈盈拍拍他:「你看,那時候你不太高興的樣子喔!還記得嗎?」

  他祭出乖巧的迷人笑臉將她打發掉:「嘿嘿!不太記得了。」

  怎麼會不記得?去年的這時候他撞見柯一龍曖眛地撫摸洛英的臉,回來可是足足鬱卒一個禮拜,還猛灌一個禮拜的黑咖啡,最後鬧肚子痛。

  咦……等等!

  「等一下,剛剛的地方再轉回去!」

  他毫無預警地大喊,嚇醒一旁每年都在打盹兒的大伯。

  影片倒轉,回到鏡頭拍攝禹承的時候。他定睛注視去年的自己,身上穿著靛色毛衣,袖子半捲,當時不知道是誰將電視轉到談話性節目,也沒人在看。

  禹承再也不管影片和一大票親戚了!他繞過人群,跑出家門!

  他跑得快極了,恨不得可以瞬間移動到洛英那裡去。


  「他啊……不喜歡手臂上有東西,不管熱不熱,老愛把袖子捲起來;每次一看到談話性節目,不到五分鐘就會打呵欠;還有啊,他高興的時候喝汽水,鬱卒的時候喝黑咖啡,雖然那兩樣都不是他最愛喝的……」


  這份不可遏抑的衝動,不為別的,全為了洛英所說到那番關於初戀情人的描述。

  多久了?洛英用他沒能察覺的心情那樣看待他,多久了?隨便啦!不管多久,他的心情好矛盾!一方面興奮得可以衝上九霄雲外,另一方面又尷尬到想鑽進地心去。

  可是洛英既不在九霄雲外,也不在地心,他急切的腳步是朝她而去,不作多想,便來到堤防。

  有個身穿水藍色長外套的女孩佇立在堤防邊緣,背對他,不用看臉也曉得那是朝思暮想的洛英。

  他匆促調整好紊亂氣息,慢吞吞走過去,聽見她自言自語:

  「對!追上去。就算連背影也看不見,那用跑百米的速度衝上去不就得了?」

  到底在講啥?禹承狐疑停下腳步,洛英似乎聽見聲響而回頭。

  她在風中回頭的姿態,像極了好久以前他從攝影棚外的走廊遠遠望見的洛英,一個簡單回眸便將他整個靈魂給牢牢牽引。

  洛英雖然不是他的初戀情人,不過禹承此時此刻能夠肯定的是,以後再沒有其他女孩像洛英一樣,長長久久地住在他心上。就當他真的會活到一百零一歲好了,他希望到那個時候只要看自己身邊,就能見到洛英在那裡。

  不若禹承的滿腔激動,洛英倒是嚇壞了,搞什麼啊?說曹操,曹操也不必到得這麼快吧!沒有心理準備啦!

  那兩人淪陷在尷尬的沉默中半晌,禹承清清喉嚨,先開口:

  「那個,雖然我們在絕交,不過可以跟妳談談嗎?」

  「呃……可、可以。」

  洛英真是後悔萬分,後悔當初沒弄清楚林以軒的事,衝動之餘就宣布要和他絕交,現在想起來禹承真無辜,她好抱歉。

  禹承近前來,他們互看一眼,無話可講。後來洛英指指地上,建議道:

  「坐著說吧!」

  坐著比較輕鬆,也不用一直面對面,她就不會緊張到心臟病發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enaw 的頭像
helenaw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