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想知道現在的背景音樂,可到留言板尋找晴菜最新的留言介紹。 4. 留言板請從右下角的「來逛逛吧」進入。

  

小紀在簽約後的隔天下午就搬進來了,不過當時耀陽和雀雀都在學校,玉荷在餐廳工作,綠屋只有顏伯一個人。

綠屋是棟屋齡二十年以上的老房子,牆面爬滿綠藤,沒人想過要清理掉,時間一久,連附近鄰居也稱這裡是「綠屋」。房子右側是公用樓梯,屋外的小庭院讓水泥圍牆圍起來,大門則是一扇嚴重生鏽的紅漆鐵門,開關門的時候總會發出刺耳的摩擦聲響,那扇門一向沒上鎖,隨時有可能會被大風吹垮的大門只是可有可無的裝飾罷了。

但是安靜如小紀的人如果沒通過那扇門,恐怕顏伯也不會發現她的來到。一抬頭,便望見她憑空出現在荒涼庭院,周圍的風配合她的腳步,同樣無聲無息。

她拉著一只非常大的行李箱,肩上背一個大畫架,她所有的,也就行李箱和畫架而已。

「妳坐車來的?」

顏伯幫她開門的時候,順便探頭搜尋計程車的蹤影,這巷內卻沒有任何車子。

「走來的。」

儘管對於小紀一個弱女子拖著笨重的行李箱又背著大畫架徒步從捷運站走到綠屋感到驚訝,不過顏伯深諳人情世故,初次見到小紀就看得出這女孩子如果不是個性太過封閉,便是鎖了太多心事不想說,大概也不能說。

比如,要不了多久大家就會知道小紀不坐車,正確來說,小紀不搭在馬路上行駛的交通工具,原因是什麼,她絕口不提。

於是顏伯什麼也不多問,將大門和房間鑰匙交給她,親切地交代一些注意事項,最後拿出筆記本請她填上聯絡電話。

「如果房子有什麼問題或是有緊急的事情要聯絡,有電話比較方便找你們。」

筆記本上頭有綠屋住戶的電話,通常是住家和手機號碼一起寫上去。不過,只有一個人名字旁邊的欄位空白了一格,這樣的空缺反而突顯出來。

顏伯注意到小紀疑惑的視線和停頓的手,笑道:「耀陽啊,就是住妳樓下的那個國小老師,他沒手機,要找他只能靠家裡電話,現在這種人很少見了吧!唸他好幾次也沒用,耀陽這方面也挺冷漠的啊……不過反正會找他的通常都是學校同事,那個人生活很單純。」

並不是有心打探別人,顏伯卻自顧自說了一堆,小紀不好意思地抿抿嘴,繼續將自己的電話號碼寫上去。

離開之前,她對牆上好幾幅家人合照的相片以及盆栽繫上的黃絲帶多看一眼。

開朗的顏伯家中,有很熱鬧的相片牆,和很空曠的客廳。

一個人沒什麼不好,多費點力氣和時間,她一樣能夠獨自將行李箱和畫架扛上四樓,不需要其他人侵入打擾。

第二度來到四樓那個房間,那裡依舊充滿停止流動的時間,不過當小紀將房內的兩扇窗打開後,原本凍結住的空氣又再度活了起來。

深秋的風夾帶一種不知名的植物香氣竄進,她從窗口四下眺望一陣,這個社區有不少花花草草,還是找不到香氣來源,闔上眼,在記憶中搜尋花的名字,不意,有東西輕拍自己的手,從回憶抽離出來一看,原來是幾乎要爬進屋裡的藤蔓綠葉,她靜靜凝視一會兒,由著它恣意的碰觸。

 

這個地方,連植物都是陌生的,我叫不出它們的名字。對這裡的人來說,我也是陌生的,他們只要叫我「小紀」就可以,許多人在生命中來來去去,最後也不過是一個名字,而我連名字都捨棄了。姐姐,我不怕鬼,因為我自己就跟幽靈一樣,冷的,不該存在的。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 scream
  • 最後一段好悲情喔~很期待背後的故事
  •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是小紀被形容得比較鮮明一點。

    helenaw 於 2015/11/10 12:2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