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八點五十分左右,耀陽走出捷運站,騎上他早上放在車站外的腳踏車準備回去。

通常不會這麼晚的,今天學校工作多,又和同事小聚一下,時間一晃眼就快九點。

他在一個大路口準備等紅燈,車子還沒停穩,對面便拉出刺耳的煞車聲,緊接著是可怕的撞擊

突來的大聲響讓這附近的人都驚嚇到,車禍了。太早起步的轎車和對向闖黃燈的機車對撞,機車在地上轉了三圈,騎車的婦人則滾到路邊,那一頭的部份交通猛地暫停,馬路上其他車輛仍然繼續緩慢通行。

越過川流車潮,耀陽還在關心對面的車禍狀況,卻意外發現小紀的蹤影。

她站在路邊,滿臉驚恐地面對車禍現場,那附近的行人只有她,還有另一名機車騎士停車幫忙。

小紀用發抖的手費力找出手機,幾度拿不住,連聲音也止不住顫抖,試了幾次總算把出事地點講清楚,然後她過去跟著好心騎士一起叫喚那位婦人。

七十九秒的紅燈秒數終於過去,綠燈亮起,耀陽急忙穿越馬路,丟下腳踏車趕到小紀身邊。

「怎麼樣?」他問。

慌亂中,小紀一看在身邊蹲下的是認識的人,心安了一半。

「她……她很清醒,可是好像不能動……」

耀陽幫忙探視傷勢,並且安慰婦人救護車就快到了。果然不出多久,救護車和警車都抵達現場,警察問了幾個問題,向他們幾位表示沒事,小紀這才整個人攤靠在牆面。

怎麼臉色比那位受傷的婦人還糟呢?她的呼吸很急促,就像他班上有個過度換氣症的學生發作時那樣,耀陽擔心她是不是應該一起上救護車才對。剛這麼想,小紀已經開始慢慢調勻呼吸,努力平靜下來,他撿起遺落在地上的包包和畫板交給她。

「謝謝。」

才接過包包,起身往前,身體頓時又往下墜,幸虧耀陽及時攙住。小紀緊閉著眼,不讓自己觸見還沒清理的車禍現場。

「妳還好嗎?」

「抱歉,我怕……」

她沒把話講完,硬試著要自己走,卻不成功,雙腳根本使不上力。

怕什麼?車禍?如果真這麼害怕,剛剛應該就置之不理了,可還勉強自己盡一份心力,對於這一點,耀陽深感敬佩。

耀陽不追根究底,只提議:「我用腳踏車載妳吧?」

小紀看了車子一眼,臉色並沒有好轉,搖搖頭:「你先回去,我休息一下就好。」

他當她見外,遲疑片刻,又說:「那,我們一起走回去,反正同路。」

她看著他,深知自己短時間之內無法平復,如果不靠這個人幫忙,自己今天大概也回不了家。

誰知走沒幾步又踉蹌,耀陽再度扶住她:「暫時把我當柺杖吧!」

她安靜不語,除了難堪之外,還有滿滿的哀傷,原本還冀望或許自己早已不再害怕,或許在不知不覺中康復,或許……從前的陰影不在了。

耀揚右手攙扶小紀,左手牽車子,肩上還背著畫板,配合她的速度走。

透過混亂的視野,望見他們的影子被後方路燈投射在前方路面,相連的影子格外清晰。好久不曾和別人這麼靠近,陌生的脈動和鼻息,都讓她不自覺想逃離,但,其實又不是那麼靠近。

小紀可以感覺到,這個人完全沒有佔她便宜的意思,反而刻意疏遠,她不會說,可就是知道,他和她,相隔看不見的距離。

這個人看起來不壯,可是有一雙足夠穩穩撐住她的手臂,透過彼此的棉質長袖,溫熱的體溫滲染過來,也許,他也能感受到她些微的溫度,但,一定不如他的溫暖。

「妳都從捷運站走回去?」像是為了打破沉默,他問了一個無關緊要的問題。

小紀點頭作答,他接著問:

「挺遠的,每天這樣來回,晚上一個人又危險,不覺得辛苦嗎?」

「習慣就好了。」

於是他不再多問。是什麼樣的毅力,讓她寧願習慣走遠路,寧願總是一個人。

她很纖瘦,靠著他,比想像中還輕,乾淨細長的手指抓著他的手腕部位時,還能感受到她怎麼也停不下的顫抖。

明明不適合一個人,卻強迫自己一個人。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