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9

回到家很晚了。如果可以,我還想繼續留在那裡。跟那個志工聊天,總覺得一切都可以重新來過,就像他一樣。可是當我一個人搭車回台北,我才發現,我們終究有很大的不同,他是個勇敢的人,我卻沒有面對過去的勇氣。因此,當我又站在綠屋門口,我知道那件事依然跟著我回來了。

我的人生好像只剩下討厭的過去,即使往前看著未來的日子,卻什麼也看不到。

 

他再翻開下一頁,後面淨都是空白紙張,林小姐的一生就記錄到這裡。

究竟在什麼地方遇到了哪一個志工,她的心境又經歷了怎麼樣的轉折,實在沒有太多蛛絲馬跡可循。

「林小姐提到『那件事』,妳知道是什麼事嗎?」

「不知道,她在其他地方有時也會提到,但是都沒有明說。」

於是耀陽隨手再翻了一篇前面的日記。

 

514

顏伯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早上突然關心我野貓的事,我都跟他抱怨兩個多月,現在才想到要處理嗎?

跟他說已經沒事了,他以為我故意鬧彆扭,還向我道歉兩次。不過,那隻貓真的不是問題,每天要準備牠的食物比較頭痛。

今天一口氣撕掉十幾張日曆紙,514日,距離退休的日子剛好還有半年。好害怕退休,沒有工作的我,就什麼也不是了。

如果時間跟日曆一樣,不撕掉它就不會前進,該有多好。

 

似乎每一篇日記都很沉重。耀陽闔上它,無奈地對小紀笑:

「我不知道她是這麼不安的人。」

「你和她熟嗎?」

記得聽顏伯說過,以前每當林小姐纏著人不著邊際絮叼的時候,只有耀陽最有耐心聽她講完。

「我是前年才搬進綠屋,算是這裡最資淺。不敢說和林小姐熟,不過每天見面都會聊一下。她啊……雖然看不慣的事情比較多,可是如果需要她幫忙,她會很樂意,不是可怕的人。」

他說到最後一句時,是溫柔的語氣,大概希望小紀不要害怕,即使對方是個幽靈。

小紀不說什麼,只給他一個淺淡微笑,算是回應他的良善。

那個微笑很美,宛如一朵花以極慢的速度安靜綻放。耀陽收回目光,主動中斷彼此過長的注視而匆促起身:

「那個……我差不多該走了,謝謝妳的茶。」

「是我要謝謝你才對。」

「那沒什麼。」走出門口,耀陽原本步向樓梯,想到什麼該說,再度回身:「以後如果需要我幫忙,只要給一通電話……啊!」

他意識到自己是個沒有手機的人,要找他,除非他在家。

「我一個人不要緊的。」

於是他不再多說,頷首致意後,快步離開她房間。

小紀在掩上門之前,朝他的背影多看一眼。

也許,顏伯說得沒錯,耀陽這個人挺冷漠的,就某方面而言。他熱心、親切、時常微笑,卻也淡如水,不著痕跡地避免和其他人有更深入的交集。原來每個人都有防護罩,這麼一想,也就覺得自己不是太奇怪了

她早已習慣一個人,然後也許有一天,也會習慣寂寞。縱然那並不容易。

小紀熄了燈上床,在黑暗中依然久久無法入睡,她想起那把躺在櫃子裡的傘尚未物歸原主,到底是真心忘了,或是還眷著那上頭的溫暖是她所失去的。

想啊想啊……不知不覺那聲音又來了。

輕輕地碰一下,再碰兩下。

小紀掉頭注視那扇什麼也看不到的窗,帶點興味等待它什麼時候會停止,不過下一秒,林小姐日記的片段驀然閃現腦海。

她猜到了某種可能性。這一回不撚亮任何一盞燈,不作聲響地下床,來到窗邊。

盡量以最緩慢、最不發出噪音的方式推開窗,她觸見一雙又綠又亮的眼睛,炯炯有神。

小紀登時有點嚇著,那雙眼睛一和她對上,立刻躍向一旁樹叢。

她從原本的驚訝轉為會心的恍然大悟,在油然升起的愉悅中靠著牆,和待在暗處的不速之客遙遙相望。

雖然不清楚林小姐生前發生過什麼事,不過此時小紀由衷為她感到安慰,幸好,她最終不是孤單一個人。

習慣,不僅僅感染著人類而已,晚上固定時間的索食,即使主人不在,也依然持續。

那是一隻全身烏亮的黑貓,不到兩歲,這半年大概沒能好好吃,偏瘦了些,站在樹枝上警戒地和她面對面。

牠一直都出現在林小姐的日記本中。

 

*************************************************************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