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十一點四十二分

「臨時被醫院叫回去,所以不能來是吧?胡禹承先生,你知道最好笑的是什麼嗎?」洛英深吸一口氣,一掃前一秒的心平氣和,對著手機發洩出來:「是我在這裡等你的一個小時當中,居然猜得到你失約的理由,而且是百分之九十九地確信你一定又是因為醫院的事要放我鴿子,可是我卻還是乖乖在這裡等你一個小時!你當我太閒是不是?」

一鼓作氣吼完,痛快多了。可是洛英這才意識到自己身在影城售票口附近,排隊買票的人紛紛向她行注目禮。

嘖!為什麼正大光明發個火,尷尬的卻是她自己啊?

手機另一端傳來禹承狀似邊作小跑步邊回話的急促聲音:「既然早就猜到我是因為醫院的事被絆住,那就不用生氣啦!」

啊?

洛英好不容易才修復的理智線瞬間斷裂!

「靠!你竟然還這麼理所當然要我不用生氣!有沒有搞錯啊?放別人鴿子N次,還不主動先打電話來講一聲,不生氣還有天理嗎?」

「好啦,好啦,對不起,我也沒辦法,總不能丟著病人不管,跑去看電影吧?電影妳先看,我這邊處理完再找妳。」

連個道別都沒空說,通話就切斷了。洛英張大嘴,瞪住回到主螢幕的手機,不敢相信自己就這樣被打發掉,比以前的紀錄還要早兩三分鐘結束耶!

猛回神,再瞥一下四周,剛剛向她行注目禮的路人已經改為投以同情的眼光。

呿!只不過被放鴿子,沒那麼可憐啦!電影又不是非得兩個人才能看。

票早買好,洛英硬著頭皮自己走入影廳去看感人肺腑的愛情片。昏暗的視野,到處成雙成對,只有她身邊的座位像是為了獨樹一格地空著。

劇情進展到一半,不少女生已經偎著身邊男友輕聲啜泣。

洛英回想第一次和禹承看的電影,也是賺人熱淚的愛情悲劇,她則睡得不省人事,以後又一起看了好多場文藝電影,洛英再也不用擔心自己會爆睡,因為禹承的肩膀總能承受她滿滿的睡意,甚至在她開始微微瞇眼的時候,他就會先將她的頭扳向自己。

「睡吧!」他低聲說。

於是他安靜看電影,她則安靜睡著。

而今天向來敵不過文藝片催眠的洛英,卻清醒了整場。

 

下午兩點三十七分

看完電影的洛英,約了大學朋友語涵一起到影城這間百貨公司吃飯。語涵老早吃完中餐,所以只點一杯果汁喝。她放開吸管,沒什麼大不了地搭腔:

「反正他爽約也不是今天才開始,而且我記得妳之前可是很大方地說,如果是為了公事妳可以理解的喔!」

「理解當然是可以理解,我又不是針對他的公事!」

洛英用力過猛,刀子在瓷盤上刮出可怕的聲音。語涵縮一下身子,揉揉耳朵,看她將牛排切得四零八落,遞出手:

「我幫妳吧!我受不了刮盤子的聲音。」

洛英看她準備要接手,猶豫片刻,還是婉拒:

「不用了,又不是小孩子。」

「嘻嘻,亂講,因為我不是胡禹承吧!我看過禹承幫妳切牛排,好貼心喔!」

被調侃了,她紅著臉解釋:「我會自己切的,是禹承老嫌我切得不夠漂亮,他說他拿慣手術刀,這種切切割割的事比較在行。」

「唉唷!管妳會不會切,人家禹承就是想幫妳服務啊!」語涵俏皮話說完,吸一口果汁,撐起下巴轉回話題:「不過啊,我也不是不懂妳的心情,再怎麼理性,在心愛的人心裡不被擺在第一位,還是很難受吧?」

果然還是女人了解女人,語涵說中洛英在意的事,這讓洛英情緒更加低落:

「我在想,會不會是因為我們認識太久了呢?從小就認識,熟得不能再熟,所以很多事都變得理所當然,包括『我一定能諒解他』這件事。」

「別這樣嘛!換個角度想,正因為妳對禹承來說是很親的人,所以他才把妳放在『洛英一定可以理解我』這個特殊定位。」

語涵用嬌滴滴的嗓音安慰她,似乎有點效果,洛英沒輒笑笑,低頭叉起一大塊牛排送進嘴巴。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