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六點二十一分

吃完午餐,兩人又繼續逛街,後來語涵帶了大包小包的戰利品趕往和男朋友的約會地點,於是洛英再度落單。

她晃晃身邊人來人往的顧客,拿出手機,發現禹承曾經來電,因為看電影前把手機鈴聲關掉了,一直忘記打開,因此錯過那通電話。洛英躊躇一段時間,心一橫,又將手機放回包包。

反正,一定是要說他還在忙,今天沒辦法趕過來之類的。這樣的情況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整天都待在百貨公司的洛英才步出大門口,發現傍晚的天空飄起細雨,不禁想起禹承昨天才提醒過今天可能會下雨,還是忘記帶傘出門。隨著一些要搭公車的人準備排隊上車時,她注意到路邊有一位推著紅豆餅餐車的婦人收好攤子正要離開,可是不知道怎麼,婦人辛苦地往前走幾步,突然腳一拐,整個人蹲了下去。

洛英暗暗呼叫一聲,看著婦人撫著腰,試圖想站起來卻又沒成功。

她離開上車隊伍,跑到餐車旁攙她一把:

「阿姨,妳沒事吧?哪裡受傷?」

婦人看看她,勉強給一個微笑:「沒事啦!唉唷!好痛,大概又閃到腰了……」

「那……那我叫救護車喔!等一下。」

眼看洛英就要掏出手機,婦人趕忙阻止:「不用,不用啦!年紀大了,經常會這樣,唉唷……」

她又痛苦地彎身撫住腰部,洛英立刻扶住餐車:

「阿姨,不然這樣,妳家在哪裡?我送妳回去好了。」

「這樣啊……不好意思耶!現在在下雨,害妳淋雨……」

大概真的考量到自己狀況沒辦法將餐車推回去,婦人不再推辭,只是一路上道歉連連,洛英也直說不要緊,只是毛毛雨,而且她閒著也沒事。

是真的閒著沒事,不然原本照預定計劃,現在應該是和禹承一起在某間餐廳吃飯才對。

當洛英不小心又陷入無以名狀的鬱悶裡,慢半拍才察覺到婦人在叫她。

「小姐,不好意思啊,能不能麻煩妳幫我去那裡買一個六十元的排骨便當?我要帶回去給我先生。」

洛英晃晃街角一間不起眼的便當店,接過婦人給的錢,問:「一個就好嗎?」

「對,我剛隨便吃過了。」

為什麼不打電話叫先生來接她呢?明明腰都扭傷了,下著雨呢!還得幫先生帶晚餐回家?該不會她先生是位好吃懶做的大老爺吧!

不好過問太多,洛英帶著買來的便當,推著餐車,和緩步而行的婦人花上半個鐘頭才走到她家。

那個家隱身在狹窄巷弄,老舊的兩層樓水泥屋,一樓被一台停駛多年的計程車佔據大半空間,洛英得側著身,小心別被車身厚厚的灰塵沾到,才能走到屋子內部。

洛英忙著拍掉身上雨水,婦人已經先忍痛加快腳步走進房內,揚聲說:

「我回來了,今天比較晚,沒事,幸好路上遇到一位好心的小姐幫忙。」

向先生報告今天行蹤嗎?洛英微微探身,看得見裡頭一個房間亮著不是太明亮的燈光,只聽見男人低沉的喉音拖出一個「喔」的長音。

嘖!太太這麼辛苦,好歹先慰問一下腰傷或是有沒有淋到雨的話吧!

「便當我等一下餵你吃,我先去跟那位小姐道謝。」

餵?喂!被人伺候到這種地步就太過份了!洛英的正義感頓時燃燒起來,她不請自來地走過去,正想開口數落,卻被眼前的景象嚇得無話可說。

躺在床榻上的男人應該是中風了,嘴巴歪斜得厲害,連擱在胸前的手也是呈現不自然的彎曲,雖說是婦人的先生,可是蒼老許多。

「他是我先生,幾年前中風,就變得不太能走。」婦人對洛英扯扯嘴角,嘆口氣,找了一條毛巾出來給她擦雨水:「他是開計程車的,當初說為了多賺一點,早也跑,晚也跑,有時候半夜還睡在車上,後來好像是太勞累,就這樣了。」

「這樣啊……」

洛英登時汗顏得無地自容,探頭對那位以炯炯目光盯著她看的先生點頭致意,他則發出喉音詢問般望向妻子。

「我剛路上閃到腰,是這位小姐好心送我回來,沒事啦,讓你擔心了。」

哇塞!他明明沒說話啊!只是發出一點聲音,這位阿姨就全都聽得懂?不過呢,聽完回答的先生即使無法言語,依然能在他削瘦的臉上看見一絲放心的痕跡。

真的在擔心自己的太太呢……而她也懂得那份不能明確表達的心意……

好厲害啊!

「只有你們住嗎?」洛英關心問。

婦人一面揉著腰,小心翼翼在床沿坐下:「對啊!就我們兩個。不過假日我們在外地工作的孩子都會回來。」

喔!不是孤單兩個人就好。洛英接著熱心建議:

「阿姨,妳知道那間『和新醫院』嗎?那邊的復健科還不錯喔!妳的腰還是要給醫生看一看比較好。」

「唉唷!不用啦!我經常推重的東西,閃到腰也不是第一次了。而且去醫院,大概也是開藥讓我回來吃而已。」

「不會啦,我認識那邊其中一個醫生,他看病很細心喔!病人都喜歡找他,有的時候明明沒他的班,可是如果病人指定要他的話,他還是會趕回醫院去。」

洛英說的是禹承,原本在別的醫院服務,今年為了接下家族事業,也就是父親所開的這間和新醫院,便開始擔任它的主治醫師工作。

見洛英說得相當信誓旦旦,婦人還有點半信半疑:「有這麼好的醫生喔……」

「有啊,有啊!所以阿姨妳放心,找個時間過去看看,醫生都很有責任心的。」

說到這裡,她忽然語塞。

稍晚,告別了阿姨和她先生,洛英拎著一袋盛情難卻的紅豆餅步行回家。

毛毛雨仍舊淅瀝瀝,她獨自走,千頭萬緒。

在不為人知的小巷弄,現在有一間不起眼的樓房正燈火通明,那裡住著一對幸福夫妻,彼此體諒的心意可以不用透過言語,而她好慚愧,她所稱讚禹承的那些優點卻偏偏成為平常生氣的導火線。

禹承,明明很好的……

禹承……突然想念起來了。

 

下午七點

洛英停下腳步,抬頭面向不遠方白亮亮的玻璃門,雨絲在透出的日光燈中顯得格外分明、孤清。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