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想知道現在的背景音樂,可到留言板尋找晴菜最新的留言介紹。 4. 留言板請從右下角的「來逛逛吧」進入。

 

這時原本應該就寢的顏伯急急忙忙跑出來,身後跟著臉帶慍意的玉荷。

「怎麼辦?雀雀還沒回來,都這麼晚了,也沒交代要去哪裡。」

顏伯緊張得要命,玉荷還一副老神在在:

「所以我說雀雀又不是小孩子,她懂得照顧自己。等到生完氣,就會回來了。」

「妳有點母親的樣子好不好?就算雀雀是在鬧脾氣,妳不也一樣?」

顏伯瞪住心虛的玉荷,繼續說教:

「到我這邊找人的時候明明臉色發青,現在又故意擺出無所謂的樣子。」

她噘起嘴,負氣不語,讓顏伯向他們兩人說明原委。

「總之,玉荷和雀雀今天在『安妮』起爭執,聽說雀雀還氣哭跑走了,到現在還沒回來,打手機也是關機狀態。」

「到底是為了什麼事起爭執?」耀陽追問。

顏伯轉向玉荷,要讓她自己回答。她僵持一會兒,才大聲說:

「那孩子瞞著我自己到處去找她爸爸的下落,而且我猜應該也不是第一次,今天還直接逼問我,我說不知道,那小姐就生氣了。」

「那,妳到底知不知道?」

顏伯咬住相同的問題不放,玉荷則張大她水汪汪的明眸,矢口否認:

「我為什麼會知道前夫住哪裡?當初不就是為了要跟這個人一刀兩斷才離婚的嗎?」

耀陽趕緊打斷他們兩人,問:「現在先找到雀雀最重要。玉荷姐知道她會去哪裡嗎?」

「除了外星球,我想不出她會想躲去哪裡。」

「看她平常有沒有特別提起什麼地方想去,或是問她比較要好的朋友……」

「她的死黨我都問過了,沒 知道,而且雀雀個性應該是不會拖朋友下水的。」

玉荷的回答令大家一籌莫展,也許真該走到報警尋人這一步。

「玉荷姐離婚前住的地方在附近嗎?」小紀不疾不徐地問。

「呃……不算附近,但是坐三站捷運就可以到。妳認為雀雀會在那裡?」

「離家出走的人並不一定都是為了從那個家逃出去,有時候也有可能是希望會有人追上來,帶他回去。和家人有共有回憶的地方,或許是個線索。」

溫柔的論點,立刻軟化玉荷硬邦邦的脾氣,只是依照玉荷和雀雀的相處模式,如果要玉荷親情呼喚,去帶雀雀回家,又是一件彆扭的事。

耀陽八成看出這一點,自告奮勇:

「我過去看看好了,玉荷姐在家等消息,說不定雀雀會打電話回家。」

「好,麻煩你了,耀陽,謝謝啊!」

她的道謝還是透露幾分憂忡,顏伯用開朗的語調安慰,要她放心,雀雀是相當聰明懂事的孩子哪對母女不吵架的、最重要的是回家以後兩人要好好談一談等等。

兩人邊談邊走向屋子,留下小紀在原地,低下身,撿起飄到門口的海報紙片,不作聲響走回樹下桌前收拾殘局。

榭寄生、雪花、小動物、禮物盒、襪子……可愛的圖片散了滿桌,小紀用美麗修長的手指一一拾起,直到將星星拿在手中,才不由得凝神一會兒。

 

原來,我也懷抱過希望嗎?希望會有人來帶我回去。對於那個家儘管不復記憶,唯有那棵聖誕樹,清晰如昨,奪門而出前最後一眼所見到的,就是那棵被鵝黃光線包圍的棕樹,溫暖安靜的姿態彷彿它會永遠在那裏。當時我心裡想,如果能帶走它上頭的金色星星就好了。這樣的想法,即使到現在還根深蒂固地在腦海活著,提醒我那個家再也回不去,而那枚星星也就成為一種遺憾了。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elenaw
  • 尼伯特大颱風要來了,大家要小心,多注意安全喔!沒事不要去爬山、觀浪、游泳什麼的,颱風各地災情一定會很多,不要增加救難人員的工作。乖乖待在家看電視、睡覺、看小說也很好呀!^___^
  • YU
  • 小紀身上強烈的孤獨感 更是讓人在意阿
    有時覺得"孤獨"是會讓人上癮般的一種感受狀態,
    蠻自謔的...... 但意志上會覺得因此清晰瞭解自己的思緒與內心
  • 適時的孤獨也很重要啊,放空,放鬆,不受干擾,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

    helenaw 於 2016/07/14 09:52 回覆

  • Genie
  • 晴菜姐,玉荷說的那一句「她的死黨我都問過了,沒人不知道,……」請問是不是打錯了呢,語意好像怪怪的?
  • 嗯,多個字.....我在想什麼啊?==?
    改囉,謝謝你。

    helenaw 於 2016/07/14 09:5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