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八點十一分

禹承被不死心的手機鈴聲吵得放棄賴床,心不甘情不願抄起桌上手機:

「喂?嗯,還在睡,今天我休假……啊?又是『十一號』?啊……怎麼又來了,好,我整理一下就過去。」

「十一號」是醫護間對特定一位病人私底下的暱稱,他的病房號碼是十一號,一位五十多歲的大財主,上個月被診斷出肺癌末期,病情還在控制當中,好幾次建議他轉到大醫院,都被嚴厲拒絕,而且超不配合醫護工作,一下子拒絕吃藥,一下子又吵著外送大餐進來。

這次似乎又在大吵大鬧,過於激動,昏過去了。

禹承趕到醫院以後,先想辦法讓「十一號」的情況穩定下來,反正也得等他清醒,於是還順便進行巡房。

「胡醫師,你難得休假都沒排活動啊?」跟在身邊的小護士甜甜笑問。

「嗯?沒……啊!」他猛然暗叫不妙!

 

 

上午十一點四十八分

上一秒匆匆掛斷跟洛英賠罪的電話,禹承便趨步前往「十一號」的病房。

「十一號」已經恢復意識,正病奄奄躺在床上,禹承和一位護士進門來,他也只冷眼一瞧,就將臉轉開。

禹承先做例行性的檢查和問診,但不管問了什麼,「十一號」都只以「嗯」作為回答。

偌大的單人病房,只有「十一號」和一位外籍看護。他醫院往返多次,從未見過有其他家人出現。

聽說他太太多年前因病過世,他的兩個兒子氣他在母親臨終前依然忙碌公司的事,沒能見母親最後一面,因此也不再與他來往。

「張先生,下次如果覺得呼吸不順暢,可以先試著坐起來深呼吸,要是還是沒有改善,再按鈴叫我們過來。」

禹承交代完畢,看看他,「十一號」沒把視線從窗口移開,頑固的眼神不知道在堅持著什麼。

「嗯……真傷腦筋,為什麼就是不願意轉院呢?」

回到診間,禹承讀著「十一號」的病歷頭痛得不得了,一旁的護士在來來回回的忙碌中注意到他不時瞄著桌上手機,開口直問:

「胡醫師,你今天是不是要跟洛英姐約會啊?」

洛英常來醫院,跟大家都熟,聊天當中難免會提到今天要和禹承見面的事。

「唔?」禹承連忙抬起頭,有點不太好意思:「是沒錯,不過,我有跟她說過了。」

正確來說,是在電話中被罵過了……唉!怎麼辦?今天洛英聽起來火氣特別大,然後他又在她爆怒的時刻掛她電話……

怎麼想都很慘,這次大概不是一句「對不起」就可以擺平的。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