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想知道現在的背景音樂,可到留言板尋找晴菜最新的留言介紹。 4. 留言板請從右下角的「來逛逛吧」進入。

 

「雀雀,妳看!聖誕老人耶!」

冷不妨被朋友用力搖晃手肘,拿在手上的小說差點掉下去。雀雀望見斜前方的籃球場有個穿紅衣、戴紅帽、臉上掛一串白鬍子的聖誕老人以圓滾滾的身形慢慢走進球場,正在打球的男生驚喜起鬨,紛紛停下來朝他打招呼,他也放得開,主動加入他們的籃球戰局,只是礙於胖嘟嘟的身材,所以總是截不到球,慢半拍的動作看上去幾分滑稽。

「是老師假扮的吧!我昨天有聽到他們在討論今年要玩一點不一樣的。」

朋友邊看邊覺得有趣,雀雀注意力暫時落在那個聖誕老人身上。他只玩了兩次投籃便告別那群男生,繼續往前走,路上有女同學拿出手機要求合照,他二話不說擺出好玩的姿勢來。

「會是哪個老師呢?」

雀雀想不到有哪位老師這麼活潑,還在歪頭思索,聖誕老人的視線正巧對上她炯炯有神的眼睛,愣一下。

就在兩人快要擦身之際,籃球場傳來一陣大叫:

「球!小心球!」

原本就面向球場的雀雀朋友立刻閃開,卻來不及拉走雀雀。當雀雀看見直撲而來的籃球時,只能本能抱起頭,等著被砸。

說時遲那時快,聖誕老人擋在她面前,作勢要撥開球,無奈身軀太笨重,只見他用力伸出手,球卻從他頭頂紮紮實實地落下又跳開。

「噗!」雀雀朋友忍不住,趕忙摀住笑聲。

哇……被球砸到的聲音好大聲……

雀雀暗自為他喊疼,一面慢吞吞抬起頭,聖誕老人的白鬍子搔得她鼻子好癢,她退後一些,真心道謝:

「謝謝老師。」

那句道謝似乎讓他不自在而看了看她,他有一雙年輕的眼睛。隨後彎腰撿起她掉在地上的書,拍拍封面上的灰塵,還給雀雀。

聖誕老人挪好歪掉的帽子,邁步往前走,路上相當受到學生歡迎。

「雖然很拙,可是幸好有救到妳。」

朋友臉上還止不住笑意,雀雀和她一起走了幾步,回頭再朝已經走到操場的聖誕老人望去,大大的身軀,透過厚棉襖發出的體溫,一時之間讓她有父親的錯覺。

「才不拙呢!明明很帥。」

嗚哇!糟糕,她該不會有戀父情節吧……

 

 

幾分鐘後,在辦公室,他用力摘下毛絨絨的紅帽子,額頭早已沁出汗水,把瀏海都黏在一起。

老師笑瞇瞇接收他一一脫掉的裝扮,裝作十分關心的樣子:

「很辛苦喔?冬天也能流這麼多汗。」

他喘口氣,怨怨地將一大把白鬍子扯掉,這才露出霍子森稚氣的面貌來:「穿這樣很難走路耶!笨重得要命。」

「這樣你就知道老師有多不好當了,除了教你們國語數學,還得扮聖誕老人讓你們高興。」

「知道啦!那這樣可以抵過一次遲到了吧?」

「可以,辛苦了。」狡猾的老師順水推舟提出下一個要求:「順便幫我把這些拿給李老師,下一節課輪到他出場。」

霍子森一聽又唉唉叫:「哪有順便?李老師的教室在另外一棟耶!」

「這麼沒用?那我叫女生幫忙好了。」

霍子奇還在納悶他怎麼話接這麼快,路過的雀雀已經走過來,老師放下招呼的手,改指桌上那堆裝扮:

「麻煩妳幫忙把這些送到李老師那裡好嗎?」

「喔,好。」

她爽快地拿起裝扮,霍子森突然搶走一半:

「不用啦!我自己就可以送。」

雀雀被搶得莫名奇妙,更何況對方又是自己的死對頭,於是作勢要奪回來:

「你幹嘛啦!老師叫我,又不是叫你!」

上課鐘聲響起,老師出聲打斷他們:「你們一起送,我要先去教室了,早點回來上課。」

最後,變成霍子森和雀雀各拿一半的裝扮朝隔壁大樓走。他心裡亂彆扭的,早知道乾脆自己拿去,也就不用跟她走在一起,況且,看到自己剛剛穿過的衣服被她抱在懷裡,總覺得……有點難為情,但到底是哪一點難為情卻說不上來。

雀雀就沒他那麼多複雜情緒,大概是把老師當作是方才的救命恩人,所以樂意跑腿。她偷偷打量身旁的霍子森,即使他刻意往另一頭看,還是能見到他的額頭有一片紅腫和與現在天氣不協調的汗水。

「你的頭怎麼了?」

「唔?什麼?」

「紅紅的,撞到什麼?」

霍子森暗暗一驚,匆促別開臉:「就……打球跟人家撞到。」

現在說什麼也不能讓雀雀知道聖誕老人是他扮的,被球打到的樣子簡直丟臉丟到家了啊

雀雀不作多想,轉而提起別的事:「其實老師可以不必扮聖誕老人,我們又不是小孩子,早就不相信他是真的。」

霍子森覺得好笑,反問:「妳相信有外星人,卻不相信有聖誕老人?」

「當然,聖誕老人是童話,外星人不是。」

「也許妳搞錯了,其實外星人才是童話也說不定。」

又故意跟她槓!雀雀沒好氣回話:「有很多證據顯示有外星人的存在,可是聖誕老人就沒什麼證據。」

「幹嘛一定要有證據?有些事就算無憑無據,可是它的確是存在的,你就是知道它在。」

他原是鬧著她,然而當他望著雀雀說出那句話,心情又變得奇怪起來。

雀雀瞅住他些微緊張的神情,狐疑地皺起眉頭:「我之前也這麼說,可是你又堅持眼見為憑。你怎麼搞的?」

對啊……他怎麼搞的……有時一些亂糟糟的心跳都無法解釋清楚。

霍子森忘記後來是怎麼狡辯過去,他只覺得那條通往隔壁大樓的路變得格外不同,明明是每天的必經之路,今天……

路變長了,因為和雀雀在一起老是坐立難安,很慌張,不像自己。

路似乎又變短,眼看李老師的教室近在眼前,他沒來由希望能夠再多走一會兒。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伊莱恩
  • 晴菜,大概第30段第一行是不是打错名字了?
    霍子"奇"還在纳悶.....应该是霍子森吗?
  • 呃.....怎麼變成子奇呢?他是哪位?=="
    謝謝你提醒,你看得很認真,棒!

    helenaw 於 2016/08/08 14:4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