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每個學校或多或少都會為了聖誕節而辦起慶祝活動,特別是耀陽教的特教學校,只要是特別節日就邀請家長一起來參加活動。

這幾天學校的聖誕氣氛濃厚,尤其是聖誕夜的今天,好多家長都來了,整個校園熱鬧得像園遊會一樣。

耀陽看看手錶,三點三十一分,距離和小紀約好的時間已經超過半小時,他不禁變得不安。

不會路上出什麼事吧?雖說小紀已經是大人,可是一想到上次她撞見車禍的情況,不免要擔心是不是又發生同樣的事。說到底,如果他有手機也不會有這些煩惱,小紀有什麼狀況應該會直接跟他聯絡才對。

「何老師?你這麼早就來準備導護嗎?」

路過的老師納悶耀陽還不到放學時間就站在校門口,弄得耀陽不太好意思。

「不是,在等人。」

「喔,等女朋友?」

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下一秒立刻就後悔了。那位已是兩個孩子的媽的女同事露出歉然的神情,一時忘記耀陽的女友早已過世多年。

「只是一位朋友,還沒到,有點擔心。」

耀陽的笑容就從容不少,同事一聽,熱心建議:

「打個電話問問看哪!」

「說的也是。」

同事離開後,耀陽自忖,打電話給顏伯問小紀的手機號碼很容易,只是……一直刻意和人保持距離的小紀如果見到陌生的號碼來電,會不會露出困擾的神情?

正當他腦子一堆事在打架,這時,小紀出現了。

她是以小跑步過來的,看上去有些疲憊。耀陽心中的大石總算落下,跑上前去,兩人在校門外的圍牆旁碰面。

「對不起,我遲到了。」

小紀說完話,上氣不接下氣地喘息,即便是十五度的氣溫,她卻汗水淋漓。

「沒關係,平安就好。」

她聽出他話語中的憂忡,更是抱歉:「雖然事先查過路線,可是沒想到走路還是比預估還要花時間。」

對了,小紀不搭在馬路上行駛的各種交通工具。

「從捷運站走到這邊不算近。我先倒杯水給妳。」

見小紀因為喉嚨太乾澀而開始咳嗽,他連忙引她進學校。

太久沒接觸到小學環境,小紀感到既新鮮又好奇,與其說她認真觀賞那些耶誕佈置,反倒是懷念童年的心情比較多一些。東張西望的同時,偶爾腦袋會冒出「原來這就是他上課的學校」的念頭,然後又為這樣的念頭感到困惑,她怎麼會有想要多認識這個人的想法?如果不會在這個城市久留,就不應該對這裡的人認識得太深。

耀陽帶她略略瀏覽過整個校園,才走完一圈,學校已經開始放學,不多久,還鬧轟轟的四周安靜得有曲終人散的寂寥。

「抱歉,沒讓妳參觀到什麼。」

害她特地千里迢迢地來,耀陽實在過意不去。小紀說不要緊,本來就是她遲到耽擱了時間。

「最後去教室看看吧?妳幫忙的作品大部份都在那裡。」

他們來到耀陽教的班級,學生都走光了,平西的陽光投射在可愛又討喜的牆上吊飾和壁報上,她伸手阻止正要開燈的耀陽,著了迷走上前兩步,細細觀賞被凝在柔和光線中的耶誕節元素,彷彿即使滄海桑田,它們依然可以保有此刻亮麗的面貌。壁報旁的牆角有一棵小巧的聖誕樹,襪子、禮物、彩帶……什麼都掛上去了,就是頂上少了顆星星。被哪位喜歡星星的孩子帶走了吧?

家裡那棵聖誕樹再次清晰如昨地浮現腦海,她甚至覺得只要伸出手便能碰觸到上頭刺人的枝葉,再伸出去一些,或許連那顆來不及一起帶走的星星也能拿到。

小紀佇立在門口虔誠觀賞,小小的教室,卻是一個充滿溫馨的宇宙。暖洋洋的氛圍湧上心頭之際,驀然想起在自己總是在冰天雪地,隔著熱鬧玻璃窗注視裡頭幸福的人們,就像賣火柴的女孩,得到的幸福感受如同火苗,短暫易逝。

耀陽回頭,觸見小紀臉上神情微妙的變化,她那雙清明的眼眸從原本的欣喜與平靜,不知怎麼,轉為空洞,不存在一絲希望的空蕩蕩。

觸景生情了吧?記得先前向她問起聖誕樹的事,她也是受傷的模樣。

對於邀請她到學校來是不是一件好事,耀陽開始不是那麼確定了。他走到自己座位,拉開抽屜,從裡頭取出一樣東西,然後交給小紀。

「本來作好最壞的打算妳不來了,所以我先把它收起來,免得被學生拿回家。」

在她眼前的,是那個晚上他們在綠屋庭院中一起做的那顆紙星星,金色鋁箔紙在白天一樣耀眼,重新點亮她眼底光輝。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