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嗎?」

「嗯,謝謝妳願意賞光。」

她聽了,覺得好笑:「受邀的人是我,怎麼會是你道謝?」

他也笑一笑:「只是想謝謝妳沒讓我白等。」

「嗯?」

「不論是為了什麼理由在等待,落了空,總是一份遺憾。」

……今天到這裡參觀的人,不缺我一個。」她實在不擅回應別人的期待。

「不過,我等的人並不是他們。」

他只是單純作答,語畢,才覺得哪裡不妥,加上觸見小紀不知道該怎麼辦的神情,後悔已晚。

「我是說,我很希望妳能過來看看這些孩子有多喜歡妳的作品,他們完全不相信是我自己畫出來的,一直問是誰幫的忙。」

說到這兒,他發現有點抓不到重點,頓了頓,硬著頭皮接下去:

「其實妳沒來也沒關係,這並不是什麼大事。可是妳還是來了,我很高興。」

小紀握著那只星星,覺得它是心上牽掛多年的那份遺憾,穿越時間洪流,終究來到她手上。她珍惜捧著,凝望著,良久,抬頭向他道謝:

「謝謝。」

她輕輕微笑,有滴眼淚在嘴角破碎。耀陽愣一愣,也許他永遠也不會曉得這個女孩到底擁有什麼樣曲折的人生,但,這一刻可以確定的是,他邀她來,不是職業病的緣故,也不想為她帶來任何救贖,而是……是私心想為她做點什麼,然後見到剛剛那抹笑容,就夠了。

「哪裡,妳客氣了。」

暫時不去想太過複雜的問題,他帶她將剩下的校園略略逛完,路上遇到晚離開的高年級學生們,還被開玩笑追問:

「老師,約會喔?」

拖長音的問題,賊兮兮笑著的雙眼。面對孩子們的戲謔,耀陽以從容的神態要他們快回家。

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也許這樣的玩笑話他見怪不怪了,又也許他識大體,不會說出讓女孩子難堪的話。

她很少會跟人同路,就怕路上話題會不可避免地帶到她的來歷、她的過去。不過跟耀陽在一起,小紀覺得就算被問起那些事,就算她終究只能以沉默作答,她相信他也會寬容回應。

她喜歡跟這個人在一起。

那天外飛來一筆的念頭才閃過腦海,小紀自己都錯愕了,而身旁的耀陽還在熱心分享今天學校發生什麼趣事,就這樣聊呀聊的,他們坐上捷運,又離了站,綠屋就在二十分鐘的路程外。

小紀一路手捧那顆星星,一邊歉然瞥向和她並行的步伐,應該請他先行回去才對,話到了嘴邊又被吞下。

反正,他八成會找些體貼的理由推辭;反正,這不是他第一次牽著腳踏車陪她走回綠屋;反正,他們只是走著走著,偶爾聊起日常二三事,偶爾迎著冷風陷入舒適的沉默中;反正……

回到綠屋的房間,小紀關上門,靠著它獨自發呆好一會兒。將紙星星端到眼前,反覆觀賞直到心滿意足,才把它擺在床頭櫃上,那個位置是離她最近的地方。

小紀拿出買回來的貓食,倒在飼料盤中,打開窗,發現小黑貓已經端坐在窗邊等候而怔一下。

「你到底在等我,還是食物啊?」

她低聲說,擱下盤子,小黑貓「喵」一聲作為回答,走上前來,狼吞虎嚥。

綠屋的人都知道她養了一隻貓,還有這房間鬧鬼的真相,很快便覺得貓兒可愛,就連不愛動物的玉荷見到牠也會學著「喵喵」喚兩聲。

牠最願意親近的,還是小紀,儘管還保有野性上的警戒,可是不只一次主動過來蹭蹭小紀的手索討撫摸。

 

姐姐,我也嚮往太陽的燦爛,可是這個世界上一定也有喜歡看星星的人。

 

小紀停下撫摸貓背的手,望向下方芒果樹,那個背對這邊的身影是耀陽,和之前她見過的情景幾乎一致,他仰著頭,看天邊早升的星子,手裡照樣一罐啤酒。

這一次依然不能見到他完整的表情,他沒有對著天空出神太久,不一會兒,突然垂下頭,大概想起稍早前發生過的事,半為難半靦腆地嘆氣,然後繼續面向夜色陷入沒有人知道的思緒。

可愛的背影。小紀悄悄彎起嘴角。

沒吃飯就先喝酒,很傷胃的。這樣的關心,她還沒有資格給予。

為什麼總是看天空?是不是還有沒能實現的願望?這困惑,她也沒有詢問的勇氣。

坐在那裡的,不是那個熱心助人、和顏悅色的耀陽老師,望著他不知為了什麼而憂傷的側臉,小紀只覺得那是一個她不認識的人。

而她只是靜靜地看,遙遠地看。

 

光年的距離,雖遠,我卻萬分珍惜,妳大概會嘲笑我太容易知足。然而永恆的太陽又怎麼會懂得星星無常的墜跌?

 

 

********************************************************************************************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