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想知道現在的背景音樂,可到留言板尋找晴菜最新的留言介紹。 4. 留言板請從右下角的「來逛逛吧」進入。

 

門鈴被按得略嫌霸氣和頑皮,他忍受著噪音,拖著沉重腳步來開門,本來沒什麼好耐性,一見到門後甜美的笑臉便收斂下來。

「怎麼是妳?」沙啞又沒好氣的嗓音。

玉荷故意上下打量他一遭,拎高手中紙袋:「真的感冒啦?我幫你送早餐。」

「小事,明天就會好了,不用這麼誇張。」

「你最好明天就會好,老闆倒下去,員工也挺傷腦筋的。來,乖乖把早餐吃掉。」

拗不過玉荷的花言巧語,他嘆氣,退後一步讓她進來。

伍大廚住的是公寓,坪數頗大,對一個單身漢來說是太過空曠了點。

玉荷一面走,一面參觀屋內擺設,簡潔俐落,和小紀房間有異曲同工之妙。

「我都多久沒來了?四年?根本沒變嘛!」

「房子就房子,要怎麼變?」

他咳了好幾聲,見玉荷已經不請自來地走去幫忙倒水,只好在沙發坐下,等她將一杯溫開水交給他,玉荷也坐下來,並且對這個客廳百般懷念地東張西望。

「上一次來,記得感冒的人是我,在店裡暈倒了,當時你不知道我家,只好先把我帶來這兒。我眼睛一張開,看到的就是那盞黑色吊燈,那時候還在想,怎麼會有人選黑色的燈罩,多觸霉頭。」

「那真抱歉。」他隨口應應,一口氣將那杯水喝光。

「後來又覺得,黑色的燈罩才能顯出燈光的明亮嘛!」

她癱在沙發中,出神瞅住那盞吊燈,像個孩子呢喃起來:

「就算是烏漆嘛黑的過去,也一定會有大放光明的未來對吧……

玉荷隻身帶著年紀幼小的雀雀來到綠屋的時候,拼了命地到處兼差工作,其實並不那麼缺錢,但就像要證明自己能夠養活母女倆一樣,她豁出去般地不眠不休,終於讓一次小感冒給擊倒了。伍大廚帶她到自己家裡,等她清醒,狠狠將她訓一頓,玉荷只是一面聽,一面安靜掉眼淚。他讓她獨處一陣子,再次回到客廳的時候,看到玉荷正是以此刻的姿態專注凝望那盞黑色吊燈。

「吃吧!只是土司夾蛋,多包涵了。」

推出帶來的早餐時她故意客氣,被他瞪一眼。

伍大廚很快就吃掉那份冷掉的土司夾蛋,玉荷微笑地看著他吃完,輕快起身,轉進廚房。

「閒著也是閒著,我幫你把粥煮好,你趁這個時候再去躺一下。」

「不用了。」

「白粥難不倒我,放心。」

她開始東翻西找地找鍋子,伍大廚急忙起身,不料一陣暈眩又令他跌坐回去,他頭枕著椅背,懊惱起這次連個小病也抵抗不了。

身後廚房傳出米粒在鍋子和自來水之間摩娑的聲音、切蔥末的剁刀聲,連蔥被切開的味道也飄過來了。那些細碎的聲響和味道,不知怎的,叫人莫名安心。

玉荷花了二十幾分鐘時間把粥和味噌湯煮好,回到客廳,看到他躺在沙發上昏睡過去了。

 

 

小紀帶著畫具出門,漫無目的地沿途邊走邊畫,畫坐在攤子裡用早點的人們、畫稍早雀雀看到的光禿枝椏,不畫的時候就散步,就這樣花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才回到綠屋。

她在進門前注意到顏伯平常停放在牆邊的機車,依然以她出門前的姿勢停在原處,看起來不像有被使用過。

但,每天一早去做導護工作是顏伯風雨無阻的事。

她不該多管閒事。小紀這麼自忖,繼續上樓,可是幾步階梯後又改變心意。

通常不會這麼好事,今天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直覺催促她過去探個究竟。

站在顏伯家門口,小紀已經想好打擾他的藉口,按了門鈴等候。

沒人回應。再按第二次門鈴,過不久總算聽見裡頭傳出微弱聲音,那聲音太小,沒辦法聽清楚講的是什麼。

「不好意思,我進去了。」

她稍微提高音量提醒,再等待片刻,最後開門進去。

窗簾還拉上的客廳不像一早有人活動過,仍是一片死寂。小紀很快找到臥室,門沒關,一眼就發現蜷曲在床上的顏伯。

他裹住厚棉被,卻還瑟縮發抖,臉色分不出是虛弱的蒼白還是高燒的燥紅。他病了,病得嚴重。

小紀趨步上前,快速確認過顏伯狀況,他正發高燒,知道她來,沒有多餘的力氣講話,又虛弱地閉上眼睛。

「顏伯,我送你去醫院。」

她輕聲說,顏伯遲了幾秒鐘才點一下頭,小紀估算單憑自己無法扛著他上醫院,於是打電話叫救護車。不久,原本封閉的客廳沒一會兒熱熱鬧鬧充斥醫護人員的詢問、指示,顏伯也被快速抬到車上去。

「小姐!妳要一起來嗎?」

一位戴口罩的男性從車上大聲問她,小紀怔住,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那個人以更兇更急的口吻再問一次,然後強調她不來,誰要照顧顏伯?誰要辦理手續?

小紀低下頭,快速上車。

救護車隨著響起的鳴笛開動,車子的速度快,還得在路上左閃右閃找縫鑽,顏伯被晃得清醒過來,他睜開的眼睛對上坐在旁邊的小紀,驚恐與倉惶佔據她整個纖瘦身軀,她略略屈著身,緊緊環抱自己,緊得在皮膚上掐出新月形的指甲痕,只希望手上的痛楚能蓋過這份扶搖直上的恐懼。

翻湧的記憶隨著窗外流動的車潮回溯倒帶,她覺得自己正被捲進那段可怕過去,有緊急煞車所拉出的後座力、迎面而來的大燈。

我沒事,我沒事,我沒事。有強迫症般,她在心裡拼命呢喃。

車程並不遠,救護車闖了兩個紅燈來到醫院,顏伯被送往急診室,小紀一下車就直奔廁所,在裡頭把早餐都嘔個精光。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晴菜姐姐好
  • 想請問晴菜姐姐以前在晴菜小說舖裡貼出來的小說
    還會再貼一次嗎??
    像是藥師蘇晴~誰在水中畫畫之類的
    因為我真的好喜歡這2篇小說喔~也很希望它們能出版
    謝謝
  • 我的電腦曾經一度掛掉過,所以你說的那兩篇小說,目前沒有能夠找到的跡象喔....T T

    helenaw 於 2016/09/02 17:3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