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想知道現在的背景音樂,可到留言板尋找晴菜最新的留言介紹。 4. 留言板請從右下角的「來逛逛吧」進入。

 

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睡夢中流了一身汗,高燒總算是退下來。一見到牆上時鐘的時間嚇一跳,沒想到自己一睡就睡那麼久。

對了,玉荷呢?伍大廚快速起身,著急的視線在空蕩蕩的客廳尋找一遍,午後的公寓很安靜,好像大家都在午睡一樣。除了他,沒有其他人在。

回去了吧!也對,時間都過這麼久了。伍大廚又坐回沙發,揉揉昏沉的腦袋,懊惱起自己一睡就睡得不省人事。

這時,門外出現腳步聲混雜著重物撞到大門的聲響,門開,玉荷拎著購物袋進來,撞見他一臉詫異反而笑道:

「哈,你以為我離開了對不對?」

「妳在才奇怪,怎麼還不回去?」

「怕你一睡不起啊!老闆倒下去,員工會很傷腦筋的。」

「我沒事了,妳快回去吧!」

「幹嘛一直趕我?難得現在角色互換,輪到我照顧你。」

半開著玩笑,一面把買回來的醬菜罐頭和水果拿出來:

「我後來想,沒人只吃白粥的,就出去買些配菜。說到配菜,為什麼你身為一個廚師,冰箱會這麼空啊?」

「整天都在煮東西,回家就不想進廚房了。」

「那肚子餓的時候怎麼辦?」

「泡麵有很多。」

玉荷買的水果比想像中還多,他幫忙一一擺進冰箱,原本冷清的架子一下子擁擠起來。

她倒是停下手,一副不敢置信:「我平常偷吃個泡麵還得被你唸呢!結果你竟然吃得這麼理所當然。」

「我自己吃和唸妳是兩回事?」

「什麼兩回事?」

「我吃,是圖個方便;唸妳,是為妳好。」

玉荷忙碌的手登時停歇。那句話脫口得快,沒有特別意思,然而當一切都靜止,漣漪不在,潛在水面下的情感就變得清透見底。

伍大廚意識到了,他頓一頓,找不到可以一語帶過的話,只好繼續將桌上剩下的水果擺進冰箱。

「你可以為我好,難道我就不能為你好,留下來嗎?」

她問,微小的音量含著幾分顫抖。她問著,沒有看他。

水龍頭沒關緊,下墜的水滴在半空中凝結了兩三秒鐘後終於承受不住重量地才往下掉,咚,咚,咚,取代他們之間無法明朗的沉默。

不知道掉到第幾滴的時候,他低沉開口。

「我這裡什麼都沒有,一個人也可以活得好好的。我這個人除了作菜,什麼也做不到。」

想要追玉荷的人,多如過江之鯽,將來一定會有一個能夠照顧玉荷母女的人出現,然後……他不願意去想然後。

「幹嘛呀?把自己說得那麼孤僻。」

對玉荷來說,那番話叫她難過,她還不確定他的用意,卻能肯定他的生命裡並不需要她。為了掩飾這份難堪,於是故作輕鬆:

「太孤僻就沒有女人敢接近你,難怪到現在還是孤家寡人。」

「哼!敢在我面前嘻嘻哈哈的,也就只有妳而已。」

「那還不留我?」

她話接得快,快到讓伍大廚反應不及,而當場愣在那兒。向來淘氣的玉荷,這一刻雖是面帶微笑,不過對她再熟悉不過的伍大廚還看得出來,她心裡正如履薄冰等他回答。

他不捨害她如此顫顫兢兢,他也想過要孤注一擲……

電話鈴響打斷他們之間各種掙扎拉扯,伍大廚看看她,她別開臉,將各式各樣的罐頭從袋子拿出來,悄悄惋惜他們之間的關係總是在改變的前一刻,又倒回原點。

他接起電話,起先認不出來電者是誰,後來弄清楚了,變得支支吾吾。

「陳、陳小姐,是妳啊,我沒想到妳會打電話來。」

玉荷刻意放慢動作,側耳聆聽,聽出一點來龍去脈的大概,這位陳小姐發現餐廳無預警休息,費盡心思打聽到伍大廚家裡電話,特地關心他的病情。

「我很好,已經退燒,明天一定會開店。謝謝,真的不用了,不是,我沒客氣。」

也許不擅長應付女性的關心,他的對話不很流暢,甚至面臨詞窮,只能反覆上一句話。

玉荷努力回憶「陳小姐」是哪個陳小姐,啊,對了,是那個一到周末就一定上門光顧的陳小姐,在「安妮」附近的公司上班,有時路過店門還會進來打招呼。

不到三十歲,妝很濃,相當迷戀韓劇所有大叔的角色,卻正是年輕貌美的年紀啊!玉荷心裡縱使對這個人懷抱著幾分不屑,但也不可否認曾在某些專注凝視她的片刻……羨慕過她。

沒有家累,沒有失敗的婚姻,想去哪兒就去哪兒,想愛誰就愛誰,多自由。

一想到這兒,玉荷驀然意識到自己的狼狽,她到底是憑哪一點可以在這兒對伍大廚明示、暗示的。尤其是和講話中的伍大廚對上視線,只能以無地自容來形容她當下的心情。

玉荷扔下那些罐頭,匆匆繞去沙發抓起自己包包,在逃跑前對納悶的伍大廚搖搖手當作道別。

「沈玉荷!」

沒管電話有沒有在講話,他直接掛斷,追上去,在門口攔住她。

她的手還放在門把上,他的手則握住她。

突來的追逐行動一下子就宣告終止,玉荷站在半啟的門口,看著距離面前不到十公分的胸膛,溫熱寬挺的胸膛,從前只出現在她的想像中。

如今,忽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你電話……還沒講完。

連視線都不曉得往哪擺的玉荷,吞吞吐吐地顧左右而言他。

「不講了。」

伍大廚的聲音聽上去也有一些顫抖,他也很緊張吧!唉!都幾歲人了,為什麼他們兩個還跟小學生一樣。

玉荷鼓起勇氣抬頭,望進他真摯黝黑的雙眼:「那,又決定要留下我了?」

他沒有回答,事實上也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還沒理出一個頭緒,伍大廚已經撫住她右臉頰,吻了她。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詩
  • 喔!!!!好揪心....
  • 呵呵,寫到這一段,突然很喜歡他們這一對呢~^^

    helenaw 於 2016/09/09 08:28 回覆

  • Genie
  • 哇~~~撒花瓣中~~~終於開花了,從文字裡真的感覺到他們的緊張,我也看得好緊張,感謝陳小姐的推波助瀾!
    話說,伍大叔的那句「我自己吃和唸妳是兩回事?」標點是不是打錯了?
  • 抱歉~~~我自己看了很多遍,也想了一些可能被誤解的讀法,可是還是不懂你的疑惑點在哪呢~~@@
    伍大廚的意思是,他自己吃泡麵,和他去唸玉荷吃泡麵,是兩回事。他自己吃是因為方便,他唸玉荷亂吃是為了她好。這樣。

    helenaw 於 2016/09/09 09:59 回覆

  • YU
  • 那應該是"激問法"吧!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