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耀陽當天下課回家,熱心的鄰居馬上告訴他中午有救護車把綠屋住戶載走。他向小紀問到醫院名字和病房號碼,立刻拿好顏伯的換洗衣物,搭計程車過去。

他抵達的時候,顏伯已經睡著了。耀陽戴著口罩,上前審視他一回,問小紀:

「顏伯還好嗎?」

「退燒藥藥效一退,又發燒了,醫生說這難免,先觀察看看。」

「那就好。對了,妳吃飯了嗎?」

「我不餓,今天太緊張,到現在也沒有餓的感覺。」

從她沉穩的外表實在很難看出絲毫緊張的情緒。耀陽說他也還沒吃,就到醫院裡的便利商店買了飯糰和牛奶過來。

食物真的下肚,小紀才覺得餓,她吃的速度不慢,將飯糰和牛奶都解決掉之後,發現耀陽卻只吃掉一半的份量,便背靠牆壁閉目休息。

這間四人病房只有分配到一張椅子給顏伯他們,耀陽讓給小紀,自己則站在靠近門口的位置,這樣的距離……有點太過刻意。

「你累的話,先回去吧!有我看著。」

小紀不明白打從一大早到這一刻的那份疏離所為何故,如果他不樂意和自己在一起,為他找一個離開的理由也算幫上忙。

「不用了,妳顧一整天,才應該回去休息。」

他強打起精神,口罩後面的那張臉是正笑著呢,還是一樣漠然呢?她開始弄糊塗了。

「你們都回去吧!這樣搶著陪我,我都覺得自己快撒手人寰了。」

顏伯不知道什麼時候清醒,慢條斯理趕他們走,聲音並不像有氣無力的病人。

他說自己只是比較嚴重的感冒,又不是病到不能自理生活,有人特地為他留在醫院反而害他心裡不自在。

不得已,請教過醫生意見後,耀陽和小紀才同意離開。

小紀請醫護人員如果有需要就連絡她,在一張便條紙上留下姓名和電話號碼,耀陽的視力好,遠遠瞥見小紀在表單的姓名欄上寫出「紀子翎」。

子翎,原來她叫子翎,好聽的名字。小紀來到綠屋將近半年,沒人對她的來歷追根究底,老覺得那麼做會把她嚇跑似。不過即便現在知道她的全名,以後還是得跟著大家「小紀、小紀」地叫她吧!一想到這裡,耀陽不由得感到一絲遺憾。

他同樣留下自己的資料,有備無患。小紀看看那一串曾經出現在來電顯示的號碼,那是耀陽的手機,和她的名字在白紙上並排。

他們埋藏在最深處的秘密,彷彿在這一刻透過這張白紙黑字相接在一起。

「你怎麼來的?」

小紀問了第二次,耀陽才猛然回神。

「當時著急,直接叫了計程車過來。」

他們站在醫院外的騎樓,耀陽很快便找到公車站牌:

「有班車到綠屋附近,應該快到了……啊,不過……

他還來不及改口說還是步行好,小紀先提議:「就坐公車吧!我不要緊,中午也是搭救護車過來的。」

不多久,公車到了,乘客多,他們選在中間走道站立。車子開動了,當輕微的搖晃感一來,她的神經再度不由自主地緊繃,大片車窗外川流的車子,想移開視線,可是強勢的回憶硬拉住她注視那些車輛,試圖將她吸回嚴重撞擊的那一刻。

忽然,有個身影擋住所有窗景。

她怔忡一下,這才發現緊握拉環的手出了一堆汗,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屏住了呼吸。

小紀蒼白著臉抬頭,是耀陽走到她面前,低聲說:

「我不好看,可是就暫時看我吧!」

這一回,她能透過口罩會意到他聲音裡柔柔的笑。

小紀微微垂下眼,視線落在他襯衫第二顆鈕釦的地方,聽說最貼近心臟,她聽不見耀陽胸口的動靜,反倒是自己的心臟不聽話地狂跳,好像生命在賣力昭告自己活生生的存在一樣。

她是活著的,心跳著,激動著,隱藏著。

他們靠得很近,他們都沒再說話,在這樣的沉默中,原本急促的呼吸緩和下來了,腦子裡可怕的事故畫面也被他的身軀隔離到九霄雲外,好安心。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