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想知道現在的背景音樂,可到留言板尋找晴菜最新的留言介紹。 4. 留言板請從右下角的「來逛逛吧」進入。

 

肆虐一陣子的流感,隨著大家一個接著一個康復,悄悄離開了。

霍子森一痊癒,立刻向住在淡水的叔叔打聽那名叫「吳孟洋」友人的住處,為了不讓叔叔起疑,還編出幾個鱉腳理由。枉費他費勁心思,哪像雀雀,當他問起她找這個人的動機時,居然直接打槍他:

「我不能說,反正我非找到這個人不可。」

好歹……好歹他也是幫她的人,什麼都不肯講,太見外了,雖然他們的關係也不是多親密,但雀雀的故作神秘就是讓他不是滋味。

他在體育課空檔走去找雀雀,女生通常在體育課喜歡偷懶,聚在一塊兒聊天,他知道雀雀不愛聊天,她自己會帶著外星人的書籍一面研究,一面看天空。

外星人到底有哪點好?難道就不能好好看看身邊的人嗎?

可是,偏偏她對外星人的執著也是他注意到這女孩的地方,不像其他同齡女生漫無目標地談論韓劇、自拍、誰喜歡誰,她總是一頭熱地尋找外星人來過的蹤跡,畫著一張又一張她坐在摩天輪上被外星人接走的場景。

嘴上老是不屑她那孩子氣的行徑,其實心裡懷有幾分敬佩,然後還有一點點期盼,或許除了外星人之外……她也能看看其他地球人。

「哪!地址。」

看他忽然朝自己遞出一張紙條,雀雀還露出一臉困惑的神情,那模樣好可愛,散發不知道怎麼回事的傻氣,叫霍子森一下子把她的古怪一筆勾銷。

「妳忘啦?就是那個『吳孟洋』的地址和電話。」

連電話都順便幫她要到,了不起吧!

誰知雀雀並沒有表現出預期中的興奮,她愣著,說不定還有點躊躇,還沒有應付這突來進展的心理準備。

「喂!到底要不要?」

「啊!要。」見他出聲催促,她才匆匆拿走紙條:「謝謝。」

雀雀收了紙條,滑下司令台階梯,快步跑離操場,留下錯愕的霍子森。

這是什麼態度?超敷衍的!起碼……起碼也開心地笑一下吧

雀雀溜到後面校園一座幾乎要廢棄掉的涼亭,低頭面對緊抓在手中的紙條,遲遲不能打開。

她不是故意不禮貌,而是事情的發展已經不在預期當中。

在公寓撞見玉荷和伍叔叔,那一幕對她而言衝擊太大,就算想努力從腦袋洗刷記憶,卻始終歷歷在目。

雀雀並不討厭伍叔叔,甚至心懷感激,伍叔叔雖然寡言、不茍言笑,但雀雀知道他暗地裡幫了她們母女許多忙,讓她吃免錢的晚餐,經常送給她們多出來的食材,有一次她在戶外教學扭傷腳,伍叔叔丟下店裡工作去接她,還在醫院陪到治療結束。

她喜歡這個大人,卻厭惡他和媽媽在一起。他們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對方的?平常根本看不出來啊!是,他們默契很好,看起來好像很了解彼此,可是伍叔叔明明不太搭理玉荷,玉荷則像花蝴蝶,穿梭在不同的男人之間,從沒為誰停下來過。

不對,其實萌生的情愫有跡可尋的。在他們一冷一熱的互動,在他每一句隱含關心的責罵,在她每一次安靜下來從後方凝視他背影的片刻。如今回想起來,他們一定喜歡彼此很久,很久很久了。

如今,手上這張紙條寫著爸爸現在住的地址和電話,要找到人忽然變得易如反掌,而雀雀倒退縮起來。

就算真的找到爸爸,夫妻倆復合的機會應該無望了吧!那樣爸爸的處境只會陷得更尷尬。好可憐的爸爸,就這樣被玉荷撇棄了。

「討厭,為什麼要變心嘛……

雀雀在心裡責怪著玉荷,責怪著伍叔叔的介入,責怪著所有美好的計劃都被打亂。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uthwu
  • 幾乎每天都來逛一下,終於等到這篇了,晴菜辛苦啦!
  • 往後上傳的速度真的很龜速啦!我現在就像瞎子摸象,還在努力摸出這個故事的形狀呢~

    helenaw 於 2016/11/25 14:2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