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五點下課,和小純來到停車場牽車,沒想到一整排機車停車格被一輛奧迪跑車橫擋住出路。

「怎麼辦……」小純苦惱地左顧右盼。

不過就算真讓她盼到車主出現,她也不能做什麼,小純很怕生。

「我們學校就一個人會開這台車啊!」

我走上前,好好將奧迪打量一番,矢車菊藍的跑車,在學校絕無僅有了:

「肯定是那老四的車,真沒品。」

學校有幾個非權即貴的富家子弟,經常一起活動,一個綽號叫「蕭邦」,彈得一手好琴,拿下不少大獎;一個是「喬丹」,籃球校隊的主將,職籃都想搶過來的球星;還有一位則是一個叫「老四」的人,家裡是政治世家,父親立委、議員、副縣長都當過。

他們到哪兒都一派目中無人,連對老師也頤指氣使。

「電話也沒留。」

著急看看手錶時間,鐵板燒店的打工快遲到了:

「搞什麼鬼啊!這裡又不是他家停車場。」

見我帶著怒氣一腳朝輪胎踹去,小純嚇得花容失色:

「瑞瑞!妳做什麼?這樣車子會叫啦……」

「就是要讓它叫啊!不然車主怎麼會出現!」

沒管其他學生的指點,我使勁踢那鑲有四個銀圈圖樣的輪胎。

大家都很怕得罪他們,無非是怕他們對老師們施壓,影響自己的課業成績。我不怕,不論大學唸得再好再壞,反正將來畢業,就是回老家麵店工作了吧!媽媽好幾次明講暗示的,我早就做好心理準備。

家裡經濟本來就有點吃緊,一個大哥出國深造去,已經砸了不少錢;一個小弟以考上醫學系為志願,若明年真考上,往後七年的學費自然可觀。爸媽都把將來的希望放在他們身上,望子成龍嘛!至於身為女生的我,就只有繼承麵店一途。

我也不擔心在學校壞了被人打聽的名聲,一個做清潔工作的女孩就跟歐巴桑是差不多意思了吧!每次看著學校那些光鮮亮麗的女孩們,內心就有一種未老先衰的感慨油然而生。沒人追這一點,也是早有覺悟。

「呼!累死我了,還不叫?」

不知道是車子設定的問題,還是我今天的力氣已經貢獻給802號房,都踢得氣喘吁吁,昂貴的奧迪依然不動如山。

「算了啦!還有一點時間,我們用走的去好不好?」

小純用乞憐的眼神水汪汪瞅著我……小小的個頭,又白又嫩的臉蛋,可愛極了,好像小狗呀!

「……好啦,用走的也可以。」

小純狀似很弱,其實很無敵。

我們當了一年的室友,升上大二,我沒能抽到學校宿舍,小純自願放棄權利跟著我到外面租房子,她想要跟我一起住,並不想跟陌生人重新認識、重新習慣。

似乎是給人的感覺太像狗狗,所以從小被欺負到大,以致於對人心生恐懼。

小純媽媽為了要訓練她膽量,主動幫她應徵打工,希望能夠改掉她怕生的習性。

鐵板燒店的工讀生男生居多,我們工作的時段只有我們兩個女的,小純就經常被前輩們使喚來、使喚去。

「欸!阿賢,地板擦一下。」

「喔!喂!狗狗,地板、地板。」

小純匆匆看一下被湯潑濕的地板,點點頭,轉身去找拖把。

「明明就是叫你去。」我看不下去,直接嗆這資歷第二深的前輩。

「我要忙。」

嘴上那麼說,可是現在才拿起鐵鏟不是嗎?

但小純已經乖乖拿拖把賣力拖地了,太賣力,沒注意到前方一位剛盛好湯要回座位的客人,她的拖把和客人的湯碗撞在一塊兒

「對不起、對不起……」

小純連連彎腰道歉,挨了客人兩句抱怨。前輩們紛紛露出「又來了」的鄙視嘴臉,卻沒人出面搭救。我放下收拾中的碗盤想過去,被旁邊一道低語制止。

「她正在做的事讓她自己做完。」

抬頭,是阿倫前輩。他從頭到尾都在認真炒菜、炒肉,菜單一直加上來,他的手也沒停下過。話不多,可是手藝好,甚至有熟客直接欽點他,不知道唸哪間學校,比我們年長幾歲,有著很好認的單眼皮。

我默默收碗盤,一邊用眼角餘光關心做事不靈光的小純努力拖起地。

我們兩隻菜鳥在店裡的工作就是打雜和跑腿,最近進步到可以幫客人點餐了。點餐的工作不容易呢!因為會直接接觸客人,所以必須練好進退應對的本事才行。

我才在自詡前幾次的點餐工作做得順心應手,沒想到今天就破了功。

不久,店裡隨著響起的「叮咚」聲來了三個客人,我瞪大眼,認出是我們學校的學生,蕭邦、喬丹、老四,而外頭違停的那輛車正是被我踹過的藍色奧迪!

!你們知不知道今天害得小純和我遲到三分鐘啊!

是很想那麼罵過去,不過我是專業的鐵板燒小妹,現在不是跟客人討八百年前的債的時候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