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第二章】

儘管如此,總是在一次又一次的事與願違中,失望,或者,被感動。

 

落水事件後,我成為學校茶餘飯後的話題一陣子,很快又回到沒沒無聞的程瑞瑞。其實暗自猜測過,老四會不會來找我算帳,但我想太多了,他們是天上的星星,對於地上一根小草根本不屑一顧。

我還是那個鐵板燒小妹、802號房的清潔工、未來的麵店老闆娘。

走進802號房,有一塊沒吃完的三明治被冷落在客廳桌上,我放下裝有清潔工具的大包包走過去,拎起三明治,上頭幾十隻的螞蟻鳥獸散去,有幾隻照例往我手上爬。

這三明治不像是今天剛吃過,不曉得已經孤孤單單在桌上躺多久了。抖掉手上螞蟻,一面洗手,一面打量堆在水槽中的三個碗公,每個碗裡都留有一些泡麵麵條和湯汁。

三明治和泡麵。

「奇怪,最近吃得很可憐呢!」

兩三下把積在水槽的餐具洗乾淨,順便評估窗外陽光,雖然時陰時晴,還是來曬被子吧

走去臥室,今天臥室的窗簾居然是拉上的,以致於這房間的光線昏暗,連室溫都有降低幾度的錯覺。

「感覺好不健康。」

嘀咕一句,走去把窗簾拉開,聽見簾子「唰」一聲的同時,後方也有一道小小的呻吟。

我整個人定住!剛剛那個聲音……是陌生的……不該在這個時候出現的……

暗叫不妙!戰戰兢兢回頭,果然有一個人躺在床上!

「對不起!」

小聲道歉,匆匆低頭繞過大床要出去,欸?不對。緊急煞車

我屏息,再度轉回身,視線落在床上的屋主身上,他趴睡的姿勢和我從前瞥見過的如出一轍,緊繃的氛圍中,我有不祥的預感。

也許,我不只在802號見過他,在其他地方也是他該不會該不會是我想的那個人吧……

來到他的臉所面向的前方,稍稍彎下身,細看那張熟睡的面容……

窗簾被我拉開一道縫,不怎麼強烈的日光輕柔爬上他俊秀的臉。

老四!天啊!是老四!

我嚇得後退,還不小心跌在地上,更禍不單行的是,客廳的電話毫不體恤地響了

怎麼辦?他會醒

我慌張地左右張望,撞見右手邊浴室,想也沒想就往裡面逃,一進去才從六神無主的狀態中驚醒我這不是反變成甕中鱉嗎?笨蛋笨蛋

幸好,老四似乎無意去接電話,他發出不耐煩的嘆息,接著是翻身的聲響,客廳電話叫了幾聲後便切換到答錄機功能。

那是好聽的女性聲音,有著廣播主持人溫潤的中低音。

「老四,我是彤艾,聽說你感冒,這幾天都沒出門,我晚上過去看你?再打電話給我。」

我在黑暗的浴室裡等候五分鐘之久,直到確定電話不會再響、床舖方向也沒有任何動靜,這才慢慢走出來,原本趴睡的老四已經改成曲著身子側躺,正好背對我這邊。

我躡手躡腳溜出房間,一出去便迅速將打掃用具塞回大包包,準備逃離現場。

當我衝到玄關,看見鞋櫃上那一千元紙鈔時,不由得停住。

今天的工作根本沒做就落慌而逃,太沒責任感了,虧他事先把薪水放好呢而且,剛剛那通留言說到老四感冒,難不成是落水事件害的?

「富家子弟果真比較弱不禁風啊!」

不對,不是吐槽的時候,追根究底,他感冒的帳得算到我頭上,畢竟把他拉下水的兇手是我。

複雜的罪惡感襲來,我深呼吸,下定決心,乖乖走回廚房,打算做完份內工作,這時無意間瞄到扔在垃圾筒裡的泡麵包裝袋。

唉!怎麼更加內疚了……如果他因為感冒而足不出戶,這幾天大概沒幾餐吃得好,而冰箱裡只有飲料。

掙扎片刻過後,我以飛快速度出門,買了白米、雞骨和雞肉、高麗菜,做了簡單的粥,燉煮的四十分鐘裡,邊做著打掃工作,當然是以不吵醒他的音量在進行。

待在802號房的這段時間,有好多事持續在腦子打轉,儘管我多麼想專注在清掃的工作上,也無法將它們一一理出頭緒。

我那個想像中的乖孫子突然不見了,那個有點彆扭、有點貼心的乖孫子……竟然是蠻橫霸道又討人厭的老四!而我不知不覺中為他打掃了四個月之久,想著想著,不禁沮喪起來。

並不能說因為雇主是老四,我就會隨便亂掃,只是好不容易最近才和這個地方建立起歸屬感,卻發現對方與我長期以來的想像大相徑庭,美好的夢境剎那間就崩解掉。

如果他等等醒來,發現是我,肯定會直接將我解雇;但,如果我今天安全過關,以後是不是該繼續這份工作?

病奄奄的老四沒有作亂的力氣,這回他的住處整潔許多,不用花太多時間就打掃完畢,兩餐份的粥也放進電鍋中保溫了,啊!還有腎蕨沒澆水。

雖然沒能決定好未來的去留,還是暫時先將這一天當作最後一天,至少也要為跟我有特別情感的腎蕨澆澆水。

冒著老四隨時可能會醒來的危險,我硬著頭皮走回那間有微微日光灑進來的臥室。澆完水,拿著寫有「粥在電鍋」的紙條走近床邊,放在床頭櫃。

當我的手指離開那張紙條時,不知怎的,莫名意猶未盡,望向床上的老四,他睡得沉,有一張人畜無害的無邪睡臉,左臉頰靠近眼睛的位置有一顆淺小的痣,落點真好看。

若非他現在生病熟睡,我這輩子恐怕也沒機會這麼近看他吧!

老四的臉不紅,呼吸也不喘,大概沒發高燒,留他一個人應該沒關係。

他忽然動了一下,想找什麼東似地四處摸索,摸到我的圍裙,冷不防用力一拉

我在心裡無聲大叫,兩手說時遲那時快地死命撐住牆,穩住失衡的身子!

平靜下來之後,睜大眼,我的臉和老四的臉僅僅相距不到五公分而已……媽呀!快碰到了、快碰到了。

他的手並沒有放過我的圍裙,而是將它往肩上蓋,對,是「蓋」的動作。這王八蛋把圍裙當棉被是嗎?

我騰出一隻手,賣力伸向不遠處的被子,將它拉到老四身上,然後用力將圍裙抽回來

他發出一聲唉哼,沒管老四到底有沒有清醒,我頭也不回地起身逃走

奔出臥室,奔出802號,奔出了公寓大樓。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uthwu
  • 一邊看一邊笑,難得晴菜會出現這麼有趣驚險的情節呀,好生動,好像電影一樣活現在眼前~
  • 哈哈,我們謝謝程瑞瑞生動的演出~~^^

    helenaw 於 2017/02/15 12:30 回覆

  • 清清
  • 這一集有許多出人意外的劇情,描寫得很生動,讓人身歷其境.
    好想看下一集的發展.
  • 原本擔心只有女主角唱獨角戲,這段可能會挺無聊的,感謝你們不嫌棄啦~~

    helenaw 於 2017/02/15 12: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