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緩緩朝著住處方向走,大概也得走至少半小時以上,半小時,應該夠我沉澱情緒,然後整理笑臉面對小純吧?路面開始積水,高跟涼鞋每踩過一次,水的濕涼便會從腳底滲入體內,澆熄幾分鐘前我想見到阿倫前輩的滿腔期盼,留下這場雨在我心底愈積愈高,愈下愈冷。

好難過,好想哭,我卻有些木然恍惚,失戀就是這樣嗎?以為會是驚天動地,到頭來甚麼情緒也發洩不出來,只想消失到哪裡去,不用看見他們相愛的某個地方去。

然而還是有人發現失魂落魄的我。

「喂!」

車子喇叭叫了兩聲,接著有人大喊:

「妳在幹嘛?」

我側頭,藍色奧迪在路邊停住,降下的車窗窗口出現老四的臉。

「你怎麼會在這裡?」我詫異萬分

「來夜市當然要買消夜。」

這樣扯著喉嚨講話太累,他索性熄火下車,撐傘走來,將傘面移到我頭上:

「幹嘛淋雨?沒傘不會先去躲雨?」

我跟著把狼狽的自己打量一遍,尷尬到極點:「我……想早點回去了。」

他還想損我,忽然想到甚麼,改口問:

「我剛看到那個單眼皮和妳室友在一起,你們沒遇上?」

「……」

我猶豫一下,試著掩飾難堪的情緒,輕鬆以對:

「我有看到他們,不過,臨時決定不逛夜市。」

「啊?妳不就是為了要讓他看你今天的打扮才去的嗎?」

「那個啊……後來發現這樣太笨了,打扮根本不算甚麼,你看,一下雨,就變成落湯雞,哈!」

「妳有毛病啊?這根本不好笑。」

老四不留情地罵完我,發揮他的紳士精神,脫掉西裝,將它蓋在我身上,西裝比想像中還重,上頭暖和的餘溫立刻包覆我冰透的皮膚,將狀似麻木的情感一層層融化。

那溫度比預期還要灼熱,熨上了眼眶。

老四觸見我再也擠不出笑容的臉濡濕的眼眸,他稍稍暫停動作,端詳我。

「妳故意不去找他們?」穩篤的嗓音,彷彿早已看透了我。

「……」

「單眼皮喜歡妳室友?」

「……」

「幹嘛非要一直笑著不可?笑臉應該是給自己看的啊!」

我抿緊唇,眼淚便從模糊的視野滴淌下去。

那滴眼淚宛如洪流開關,伴隨心臟劇烈的酸楚和疼痛,淚水一顆接著一顆往下掉,停也停不下來。

我也不想故作堅強,但,別人費心的安慰於事無補,有時只需要大哭一場便能海闊天空。

況且,要哭,也不該是在老四的面前,那太不爭氣,急得想抹把臉抹乾淨,恍然之間,他將我攬入懷裡。

這擁抱來得太突然,我怔住,面對積水上一圈圈滑開的小漣漪,腦筋一片空白。

「你……做甚麼……」

老四先是不語,最後學起我的說法:「傳送……之類的?」

我想推開他:「我剛剛又不是用抱的。」

誰知他竟連「死不放手」這一點也一併效法,我一時沒法掙脫開來,倒聽見老四在我濕透的髮間低喃:

「這樣看看能不能分更多過來給我,我是男生,可以多接收一點。」

又是亂七八糟的論調。我不禁想笑,但,他懷抱著我的體溫太溫暖,不斷催化著眼淚奪眶而出,我將又笑又哭的混亂情緒埋入他逐漸淋濕的襯衫中。

都是老四害的,我原本不會哭得這麼肆無忌憚,是他張開了手臂,說會照單全收,把我那碎得七零八落的心全部收納過去。

淚水,就像這場春雨,我在痛哭失聲中,一滴又一滴地,告別無疾而終的單戀。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enaw 的頭像
helenaw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