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來到學校,還沒到他系館,遠遠便能見到老四頎長的身影,他正笑著,毫無防備的笑容真好看。

再走近一些,沒了壯碩樹叢遮擋視線,站在他對面的人影也出現了。

彤艾學姐。

我立時站住,愣愣,面對交談愉快的他們,總覺得……我又回到從前那個程瑞瑞,被排除在阿倫前輩和小純故事之外的程瑞瑞。

老四……好遙遠。

「喔?瑞瑞來了!」

蕭邦發現我,老四跟著朝我這邊看,然後小跑步過來。

「妳看誰回來了,我們等等一起去吃飯!」

「嗨!瑞瑞!」學姐元氣滿滿地朝我用力揮手,她把頭髮剪短,更像女強人。

「喂!你們兩個快來!想想要吃什麼?牛排不錯。」喬丹也在,對於待會兒的聚餐顯得興致勃勃。

「許彤艾的教授有事要她幫忙,所以她臨危受命趕回來了,她會待一陣子。」

老四牽起我的手,邊走邊說:

「妳好像變瘦了,喜歡吃什麼?別管他們,今天聽妳的。」

避嫌一般,他總是以「許彤艾」直呼她。以前,我當他不懂禮數,現在聽見,心會發酸,卻不知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老四。

路上有石頭,我絆蹌一下,老四趕忙上前扶我,順便回頭要他們先去停車場。

「天氣這麼熱,怎麼妳的手這麼冰?不舒服?」

他打量起我蒼白的臉色,我抿緊唇,有站在懸崖上搖搖欲墜的害怕,真的好害怕。

「我喜歡老四……」

「唔?哈!傻瓜,現在是問妳喜歡吃什麼。」

「但是老四喜歡的人是學姐嗎?」

他唇角上的笑意剎那間凍結,那種困惑又詫異的神情,似乎想不透我怎麼會挖出這深埋已久的秘密。

「沒有人告訴我,是我自己感覺出來的,雖然慢一點,可是感覺得出來。我……根本就不想跟你要答案,但是要我一直抱著這樣的想法和你在一起,我也不要。」

我暗暗吸一口氣,逼自己再問一次:

「你喜歡學姊嗎?」

老四這個人,生性有著不願為自己圓謊的高傲,他認為滾雪球式的謊言非常難看又沒意義。

於是他什麼也不打算隱瞞:「打從遇見她第一天起,就喜歡了。」

心理準備,真是全天下最沒用的東西了。不論事先做好幾百次、幾千次的心理準備,事到臨頭,連一次的椎心之痛都擋不住。

他的答案彷彿也令他痛苦,我從沒見過這麼憂鬱失意的老四,可是,最痛的人是我啊……

如果早知道在老四心裡根本就沒有我的容身之處,真寧願從來不曾認識他,不然,也不會走到如此傷心的這一步。

我把手握緊,好像那會給我一點力量堅強下去。

「那麼,你跟我交往,是為了要演一場戲給學姐看嗎?好讓她別再催你交女朋友。」

「什麼?」他忽然緊張,迅速否認:「妳到底在說什麼?我才不會做這種亂七八糟的事!」

「很久以前,你的右手受傷那個晚上,你問過我要不要當你女朋友。那個時候,你心裡是喜歡著學姊吧?」

起先,老四一副急著想解釋甚麼,然後猶豫了,他的眉頭深蹙,氣焰不再高張。

他別開目光,只是為難緘默。

「老四……」

那樣的緘默叫人呼吸不到一點空氣,我快受不了:

「老四,你從沒喜歡過我對嗎……」

他終於看我,我的眼淚也在這一刻掉下去。

除了對阿倫前輩死心那一次,他沒見我哭過,因此慌了。

老四上前,雙手按住我的肩:「瑞瑞,妳幹嘛哭?我喜歡妳!現在很喜歡妳!不要哭。我以前喜歡學姐,但是和妳交往的那時候,就已經喜歡上妳了,程瑞瑞,妳聽見沒有?」

他愈解釋,我就愈難過。他對我的好沒有虛假,對學姊的遺憾也千真萬確,已經分不清楚該相信甚麼了。

我怕,就連這一刻他的真誠言語都是權宜之計;怕他寧願將就著我,也不肯向學姊坦白。

由於我沒回應他「我相信你」之類的話,老四更加著急:「對,我手受傷那時候的確不是真心要妳當我女朋友,也沒說實話。可是那時是那時,現在是現在,雖然說不清楚是哪一天哪一秒,我後來真的喜歡上妳了!」

我溱著淚水,凝視他真摯的面容,多希望自己是容易受哄的女孩,能夠義無反顧投入他懷抱。

「柯光磊心裡始終忘不了的那個人,如果想起她總是會心痛,那怕只是一點點,將來不管又愛上多少女孩子,都不會感到幸福的。老四你……要幸福啊……」

……」

「我……不跟你們去了,以後,也不和你在一起。」

他黑亮的眼眸閃著巨然的難受和不甘,沉著聲音問:「妳這是要跟我分手嗎?」

我沒有立刻回答,不是猶豫,是我的聲音早已潰不成軍,深怕一開口就哭得更厲害。

以後,我一定會後悔的吧?現在的我已經有了強烈的預感。

「我不要跟現在的你在一起。」

我用盡剩下的力量,堅定告訴他:

再見,老四。」

我轉身離開,只要拐過那棵大樹叢,他就不會再看到我。

好一段長路,老四並沒有追上來。

其實才轉身,我就已經後悔,超後悔,我懷念他溫暖的擁抱,我想念他縱寵的笑容,而這一份思念今後將勢必無藥可救。

我一面走,被太陽曬得灼熱的柏油路面烘烤我模糊的視線,這時眼淚才一顆接著一顆不住往下掉。

用手背擦過濡濕的臉,沒甚麼用,淚痕乾了,又酸又疼的胸口怎麼也撫平不了。

 

妳卻是一棵大樹,願意收留那些不知如何是好的蟬,希望牠們在妳身邊盡情地活著,是一棵溫柔的樹。

 

阿倫前輩曾用「大樹」形容我,我不確定老四是否也曾是一隻偎在我身邊的蟬,但我真心希望他能夠盡情活著,盡情愛著,我還叫他要幸福……

天底下再也找不到像我一樣笨的大樹了吧……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nn
  • 就這樣分手了??
    瑞瑞這個笨女人
  • 自卑心作祟了呀!
    這心境在以後的片段會略略提到的。

    helenaw 於 2017/10/18 10:27 回覆

  • YU
  • 所以說,坦承是好還不好呢?
    雖說對當事人是尊重,但勢必也造成傷害,能否釋懷又是一回事了
  • 我想,在現階段就連老四自己也還沒理好他對許彤艾的感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吧。

    helenaw 於 2017/10/18 10:29 回覆

  • JinAnH
  • 當旁觀者時總是很清楚得看著一切,但成為當事人時,卻又如此悲不可抑...
  • 瑞瑞的狀況,除了發現老四之前是喜歡學姐之外,再加上之前又遇到被老四爸媽瞧不起,更落井下石了。

    helenaw 於 2017/10/18 10:30 回覆

  • 小日
  • 这一篇,很心痛。
  • 痛過,才知道弱點在哪裡。

    helenaw 於 2017/10/20 08: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