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儘管如此,能夠出生,遇見喜歡我的人和我喜歡的人,太好了。

 

我的腳骨關節錯位,韌帶又拉傷。老四帶我去一間中醫看診,醫師徒手將踝骨整治回原來位置的一剎那,我痛得差點暈過去。等回神,發現我的手正緊緊抓住老四手臂。

「抱歉……」

我剛剛有多痛,他也被我抓得有多疼吧……然而老四似乎沒聽見我的聲音,不放心地質問醫師:

「這樣就沒事了嗎?什麼時候可以完全好?」

「當然不會這麼快就沒事,盡量不要用到這隻腳,記得準時回來換藥,一個月後就可以恢復得差不多了。」

我的腳踝裹上肥嘟嘟的白紗布,老四送我回到住處,下車前,他說隨時可以為我接送。

「我的腳已經沒那麼痛了。」真的,被醫師矯正好的關節幾乎感覺不到痛楚,甚至還能輕觸地面走路:「而且,小純可以載我。」

他看上去有點落寞,倒也沒再多說,送我到家門口,道了再見。

卻沒有馬上離開。

「瑞瑞。」

先是思索著什麼嚴肅的事而躊躇,他才決定對我啟齒:

「我和許彤艾……也許我應該告訴她我喜歡過她,等著被她接受,或是被拒絕,然後一切就會明朗。這陣子我想了很久,即使她喜歡我,我們也不會在這個時候交往,不會在今天,也不會在明天。如果不是過去某一個時間點在一起,那麼往後的日子就不會在一起了。」

他所執著的那個不能替代的燦爛時光,我想我懂,也為那一段無法介入的歲月感到嫉妒。然而老四抱歉地對我說:

「因為她是我哥的女朋友,也因為我們這幾年都這麼走過來,所以,我不想破壞現在的狀態,如果我們之間誰先改變,就回不到過去了。對我來說,許彤艾就應該放下過去,遇到一個跟我大哥一樣好的男人,然後和他幸福到老。這樣的想法很自私,明明妳要的不是曖昧不明的結果,可是,瑞瑞,當我明確地告訴妳我喜歡妳,妳卻不相信了。」

我的心情很亂,他說得對,我不相信。相信並不需要證據,只憑一份堅定不移的信念就可以辦到,而我沒有那麼勇敢的東西。

我把門關上,並沒有走開,安靜靠著門,直到聽見外頭傳來電梯關閉的聲響,稍早忍痛的逞強和心情壓抑的疲累重重襲來,我虛弱地滑坐下去。

明明是那麼喜歡,為什麼就是少一分朝他直奔而去的勇氣?

 

 

接下來的跛腳日子,我大多靠小純接送,有時不太聽話,會自己偷騎機車去上課、買東西,不過像課輔這種過遠的距離,就會安份搭公車。

不若前陣子的雷陣雨天氣,今天豔陽高照,卻不再是濕黏的溫度。中秋節以後,經常能感到舒適的微風,擦過樹梢、穿過窗戶縫隙,潺潺流動。

我撐著頭,望向習慣在牆頭打盹的貓咪,曬在牠身上棕色短毛的陽光好美,是剛剛好讓人昏昏欲睡的光線。

不意,有隻手碰碰我。

我轉頭,小西站在桌邊,將他的作業遞給我,他面向窗口的眼睛也呈現同樣柔和的顏色。

「哇!今天寫得真快。」

聽見我驚喜的讚嘆,他開心抿抿嘴,拿了繪本坐到我旁邊座位,翻開閱讀。

我花三分鐘看完他的作業,再打量那繪本,正是我當初買給他的《恐龍戰紀》。從他小心翻頁的動作看來,便曉得小西十分珍惜它。

我喜歡他全神貫注在驚險刺激故事時的眼神;喜歡他生怕會傷害到紙張的謹慎手勢;喜歡他讓夕陽寧靜包圍的身影。

是不是有一種喜歡,即使在一旁默默守候,也能發酵得漫天蓋地?

小西發現我的目光,擱下書,往我看來,我不好意思地笑笑,他則將繪本傳過來,指住上頭的文字:

「這個字,我們今天上課剛學過。」

我湊上前,原來那是喜歡的「喜」。這孩子會讀心術嗎?讀得出我前一分鐘的內心獨白?

「小恐龍喜歡露水鋪在草地上閃閃發亮的景色。」唸完繪本上那一句,我問:「怎麼了嗎?」

小西微微揚起一抹笑意,要分享什麼秘密:「大哥哥上次在妳頭上寫的那個字,就是這個字。」

「什麼?」我一時沒能憶起是哪件事。

「我去大哥哥家,妳先睡著了,大哥哥拿筆在妳頭上亂寫字,我看他本來要寫這個字,不過他寫到一半就改成亂畫。」

他短短小小的手指指著喜歡的「喜」,我愕然注視,久久不能回神。

那時候的老四還不是我的誰,只是個嘴巴有點壞、有時會跟我打情罵俏的男孩。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經在他心上了呢?

「我那個時候還不認得這個字,現在知道了。」

小西本來要繼續閱讀後來的段落,觸見我眼角情不自禁泛起的淚光,失措一下。我笑笑,輕輕攬住他的頭,和我的頭相碰:

「那是很棒的字喔!一個人如果有了喜歡的人、喜歡的事情,就不會討厭這個世界了吧!像我就很喜歡小西喔!」

他對我的親暱不太習慣,不過撞見了我的眼淚,因此乖巧由著我靠在他身上,讓我在小恐龍所喜歡的發亮草地上,想念老四。

搭上返家公車,我隻手拉著吊環,身體隨著公車微微擺動,思緒也在出神的片刻飄飄忽忽。

 

我以前喜歡學姐,但是和妳交往的那時候,就已經喜歡上妳了。

 

當時聽來覺得是推託之詞,現在想呀想著,心動了。

當爸爸告訴我,我可以自由選擇,長期禁錮的牢籠忽然消失,而我站在廣闊的十字路口,無邊無際的未來,著實令人茫然害怕,但是,我的雙腳已經不必待在原點,可以往前走了。

我在擁擠的公車上努力壓抑胸口的激動,不自覺熱淚盈眶。

在感情這條路上,也許能夠朝著老四不顧一切地奔去了。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