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很普通嘛!

  第一次見到秋本拓也,坦白說,有些失望。我一直擅自認為那個老早以前就聽過的人、還被一位神秘女人莫名奇妙提起的人、也讓我期待一整天的人……應該起碼會有某些特別的地方,就是第一眼便會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過人之處。不過此刻出現在我面前的男生再普通不過了,別說他將來會忘記我,我想等我回東京以後一定也不會再記得這個人。

  「啊!」拓也突然大叫一聲,非常懊惱地檢查他的DV:「搞什麼啊!拍到多餘的人了!」

  我狐疑張望四周,三秒鐘後才意識到他說的「多餘的人」是指我!

  真是晴天霹靂,向來大家都是搶著拍我的,從來沒有人對我這麼說。

  「對第一次見面的人這麼說,太失禮了吧!」

  他拍拍褲子起身,照樣沒禮貌地上下審視我一遍,順手關掉DV,拿掉耳機:

  「倒是沒看過妳這張臉,妳是外地來的?」

  「……我是雨宮未緒。」

  我承認這句話有著宣告意味,我可是那個雨宮未緒喔!

  有點驚訝的拓也總算更認真地作打量,然後一臉不可思議:「跟電視上差真多……」

  「那是什麼意思?」

  就算沒化妝,還戴了副蠢眼鏡,我自認長得也不差呀……

  「沒什麼意思。」他繼續著先前淡漠的語調,瞟瞟我打上石膏的腳:「聽說有個藝人今天起要住我們家,就是妳吧!啊!我叫秋本拓也。」

  我心情複雜地沉默,我知道你是誰,可是到底該不該把那個神準的預言講出來?

  「你……不是我的歌迷嗎?」

  他頓一頓,這次是看住我的臉:「非得每個人都是妳的歌迷嗎?」

  「原來我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受歡迎。」

  「當藝人都在乎這個嗎?」

  「當然不是。」

  「那妳幹嘛想知道?」

  「會想知道也是很正常的呀!到目前為止自己下的工夫到底有多少成績、有什麼樣的意義、我是為了什麼而拼命到現在,如果連這些事都不知道,那我……」我愈說愈激動,直到察覺自己一連串的不知所云才住口。

  拓也還在疑惑地等待,我則惱羞成怒別開頭:「你懂什麼?你根本不了解我!」

  「真的跟電視上差好多……」他為我剛才的兇悍驚嘆一聲,接下來卻流暢講出我鉅細靡遺的經歷:「不過,我知道啊!雨宮未緒,生日二月十五日,出生地在福岡,最喜歡的事是睡覺,發過十三支單曲、兩張專輯,拍過飲料、洗面乳、牛仔褲和口紅廣告等等,還有,演過三齣電視劇,去年年底因為「I Wanna Cry」一曲突然竄紅,三圍嘛……是多少來著……」

  「等一下!」我迅速制止他,微醺著臉反問:「你為什麼會這麼清楚?不是說不是我的歌迷嗎?」

  「有點期待對不對?」他壞壞地咧起嘴角:「妳的資料在阿徹買的雜誌裡寫得更多。」

  「……」

  「喂!我要回去了,妳呢?」

  我悶悶低下頭,視線落在受傷的腳上:「我還要再待一會兒。」

  「是嗎?」

  他只落下那麼一句,就真的信步離開了。我微微抬起下巴目送他一派輕鬆的背影半晌,忍不住長嘆一口氣,那是什麼白癡預言,就算拜託我,我也不會去喜歡這種一點都不體貼的傢伙。

  「好痛……」

  單用一隻腳走到這裡,又跟那傢伙白耗那麼久,支撐的那隻腳已經又酸又痛,眼看四下也只有拓也剛剛坐過的地方可以休息,我勉強移動到那裡,靠著樹幹小心坐下來,將柺杖擺在旁邊,心想等體力恢復一點再回去好了。

  然而,只要落得無事可做,思緒便會不由自主陷入一種沮喪的出神狀態,就這樣持續好幾分鐘,不其然仰頭,竟詫異得不能自己。

  「好漂亮……」

  我正置身在那道光束中,猶如穿透深海的亮光,光源的最頂端只有白花花一片,隱約能見到雲朵正悠悠飄過,偶有一片枯葉落下,在空中轉了幾圈旋,才輕輕滑降在我伸直的腳前。雖然耳朵還聽得見吱吱喳喳的鳥叫聲、樹葉互相拍打著、森林外什麼人在揚聲吆喝……都感覺是離我很遠很遠了,暖洋洋的太陽一曬,整個人好像要融進身後的大樹似的。

  稍晚,在意外來臨的安靜中,我受驚般睜開眼,拓也的臉就這樣大剌剌闖進視野!我嚇得後退,他也是,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我們兩人驚魂未定地互看對方。

  「幹嘛啦?」

  「我是回來看妳走丟沒有。」

  「你不會叫我呀?」

  「我看妳好像很享受。」他笑嘻嘻地:「很舒服吧!這裡。」

  是很舒服沒錯,可是我不想附和他。

  我還在掙扎起身,他又開口了:「我揹妳吧!」

  「啊?」

  「一個人走不回去吧?我揹妳。」

  他為什麼會發現這一點?明明看起來不是那麼細心的人……

  「我以為偶像歌手都是不經世事又任性的人物,不過,妳倒是有挺有骨氣的嘛!」

  他定睛在我臉上的表情轉為幾分敬佩,我則鬼靈精怪一笑:

  「我是很任性啊!有時候會很擔心自己會不會因為不顧一切地往前衝,沒時間考慮到周遭,而傷害到別人或是帶給別人麻煩,甚至錯過更重要的事。我這一年就是過著只專注在一件事上並且不停努力的生活,不過,人生當中有這麼一段時期好像也不錯。」

  「唔……」

  見他沒搭腔,我不死心又問:「到底怎麼樣嘛?」

  「我怎麼會知道?妳以為我幾歲啊?在跟我談人生。妳自己覺得不錯就好啦!」

  「我想確定這樣到底是不是真的不錯啊!」

  這時拓也已經背對著我重新蹲好,回頭催促:「快點上來啦!我揹妳回去跟我爺爺談人生。」

  我彆扭地猶豫,骨折後曾讓秋本先生揹到醫院去,現在是秋本先生的兒子,就是有說不出來的不一樣。

  「妳該不會是害羞吧?」他沒事又多這一句。

  「這裡有誰會讓我害羞嗎?」

  我回敬他,佯裝不客氣爬上他的背。哇啊!他的背比秋本先生還結實,硬梆梆的,隨著他走路,感覺得到裡面骨頭和肌肉契合的移動,還有男孩子特有的味道,不是小孩,也不是老人,是我這般年紀的男孩子的味道,從他白色T恤、蓄著俐落短髮的頸子後邊,像芬多精那樣溫柔地散發出來。

  「白天的森林雖然很棒,不過天一暗還是別待在裡面比較好。」

  拓也說話的時候,背部隆隆作響,我搭在上頭的手指不自覺移開一些。

  是活生生的人,有溫度,在呼吸著,說話著,「秋本拓也」不再是存在於我腦海中的名字而已,我已經觸碰到真真實實的拓也了。

  「因為有妖怪嗎?」

  「妖怪?哈哈!是爺爺跟妳說的嗎?」

  「有……有什麼好笑的?」

  「妖怪我是沒見過,不過這裡不好的傳聞倒是有一些,有通緝犯逃進來啦,有人失蹤啦,還有人被熊咬死啦……什麼傳聞都有。」

  「我比較喜歡妖怪的傳聞。」

  「老實說,這裡還有另一個比較特別的傳聞,也是爺爺說的。」

  「什麼?」

  「聽說,這是一座遺忘的森林,所有被遺忘的人和東西都會到這裡來。平常看不到,不過往往在你沒刻意去找的時候,自己曾經遺忘的事物就會出現了。」

  「真的?」

  因為好奇,我往前移一點,他回頭看了看我,就在我以為又要被嘲諷,拓也卻淺淺地笑了。

  「希望是真的囉!我喜歡這一個。不過,應該是村裡有人在森林裡找到丟掉的東西,所以才會有這個傳說吧!」

  那是一個很溫和、又意味深長的笑容,好好看。

  啊!不對啦!對他有任何好感都太危險了。

  後來,拓也沒再說話,我也是,他果真揹我回到秋本家。一路上我都暗暗想著,拓也曉得我許多事,但是我對秋本拓也這個人卻一無所知。他的個性如何?他的興趣是什麼?身高幾公分?功課好不好?有沒有喜歡的東西?

  真是不甘心。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helenaw
  • To: 可可亞
    為什麼你一直叫他”在拓也”呢?他的名字明明是拓也而已呀!全名是秋本拓也,不是在拓也喔!^__^
    叫女主角別接近拓也的不是他爺爺啦!那是她回憶中那個神秘女人說的!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