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胡真祥)


  你說三月春暖花開,我說它還乍暖還寒;

  你說吉野櫻美麗如雨,我說它正在凋零。

  你說未免悲觀消極,我說那是看得徹底。

  這裡的人不少,雖然不少,

  瓦斯燈下,是誰為斑剝的世界嘆息?

  又是誰只要抬起頭,就擁有一方瑰麗的天空?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