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Touch


  那奇妙的、藏也藏不住的渴望,出現在一個雲層很低很低、隨時都會降下今年第一場瑞雪的日子,總不其然地深深觸動心房。

  「是,我知道了。」

  掛下電話,秋本太太已經等著詢問我了。原本是秋本太太先和秋本先生通話,最後才輪到我和原小姐。

  「未緒,結果怎麼樣?」

  「原小姐說,年底的事務所很忙,秋本先生本身也有不少工作,所以這次我自己回東京。」

  「那怎麼行。」秋本太太露出擔憂的神色,下意識往我復健中的傷腳不住打量:「妳行動不方便,怎麼可以自己一個人坐車回去呢?」

  「我已經可以不用柺杖了,車程又不遠,而且大部份時間都在坐車,不用走路啊!」

  她嘆了一口氣,轉頭看拓也:「我還是不放心,起碼讓拓也送妳去搭公車。拓也?」

  我還想開口,看電視看得目不轉睛的拓也很乾脆地答應了:「好。」

  我想,自己應該再加把勁推辭才對,如果我真不願意給人添麻煩。

  緩緩走到門口,推開一點門縫,彷彿會在人的臉上撲上一層薄霜的北風直撲而來。我環抱雙臂,輕輕將額頭靠在門板上思索,心情滿高興的,不是為了有人接送的便利,不是啊!只要一想到多出了和拓也在一起的時間,就會不由自主地暗自期待,期待多和他說些話、多聽一聽他的聲音。然而因為這種莫名奇妙的理由而開心,是不是應該小心一點了?

  「哪!」

  「好燙……」

  我按住臉頰,拓也將肉包子遞過來,和善笑著:「趁熱才好吃。」

  「謝謝……」

  將熱呼呼的包子捧在手心,我悄悄瞄了一下他走回電視機前面的身影。我察覺得出來,在看似平凡的日常舉動中,拓也雖然樂於與我有所交集,可是他不會真的觸碰到我,就像剛剛,在我伸手拿包子之際,他的手指便很快自上頭抽離了。

  他有他的顧慮,我也有我的。

  想要靠近,卻又不能真的觸碰到對方,太過炙熱的溫度會把人燙傷一樣。

  我摸摸臉頰,被熱包子印上一記的地方就算再怎麼吹風,也無法冷卻分毫。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我也變得在意起那個預言,不管要不要,總會想起它迫人的警告。

  有一天拓也真的會把我忘掉嗎?如果是,那該怎麼辦?不對,我不應該為這種事擔心,就算拓也不再記得我,也不要緊,不要緊的啊……

  「喂!」我的頭毫不留情挨上一記,拓也拿開原子筆,奇怪地瞟來:「專心一點啦!明天還想留下來補考嗎?」

  「是,對不起。」

  若是遇上明天有考試的日子,拓也會在放學後幫我預習考試範圍,託他的福,不及格的次數變少了,和他單獨相處時我也愈來愈容易緊張。傍晚的教室氣溫驟降許多,窗外斜曬進來的夕照不敵冬季的寒冷,充其量只能在地面拉出一張張桌椅的長影,詭異地交疊在地板上。我不禁動動裙子底下的雙腿,順便幫差點拿不住筆的手呵氣。

  「很冷嗎?」

  拓也的手順勢朝我伸來,我愣一下,掉了那支筆。他登時打住,猶豫地收回手,起身,扯出一道勉勉強強的微笑:

  「我去買熱咖啡。」

  我默默望著自己凍僵的手一會兒,重新放到嘴巴前呵氣,能溫暖我的手的,就只能是熱咖啡吧……

  獨自在教室寫完一題算術後,我離座去上廁所,回來的路上發現拓也和小林薰正在販賣機旁邊說話。小林薰背著書包,甜甜問道:

  「怎麼了?幹嘛站在這裡發呆?」

  「啊……沒什麼,妳還沒回去啊?」

  「我有事找你,聽說你在教室。」

  「什麼事?」

  小林薰動手找了一下書包,接著拿出兩張電影票,無奈地笑起來:「耶誕夜那天我們本來說好要去看電影,不過他……他又得爽約了。現在多出一張票,拓也,我們一起去好嗎?」

  耶誕夜那天?我退回轉角,仔細推算,那天是我要回東京的日子……

  「拓也?」小林薰審視他遲疑的面容,恍然大悟地掩上嘴:「啊!還是那天你已經有約了?」

  拓也的回答,我聽也想不聽就轉身離開那個走廊。好討厭的感覺,一開始他沒答應說要送我搭車就好了。

  後來拓也回到教室,我依舊若無其事地寫習題,他倒是心不在焉了起來。

  直到我們一起回家,拓也突然開口叫我名字。

  「未緒。」

  終於來了吧!

  「什麼?」我裝傻地等他。

  「那個……有件事想跟妳商量……」

  何必吞吞吐吐的呢?

  「所以是什麼事?」

  我正視他的臉,他幾度欲言又止,就在拓也下定決心要問我,夏美不知道打哪冒出來的,蹦蹦跳跳跑進我們之中。

  「嗨!你們還沒走啊!要不要一起去吃炒麵?大家都在前面。」

  「呃……好啊!」措手不及的拓也最後只有暫時擱下他原本要對我說的話。

  其實不用他開口,我也明白啊!陪伴落單的初戀情人當然比我還重要。

  晚上,剛洗完澡的我不小心在室外走廊遇上正在聊天的阿徹和拓也,阿徹沒發現我,絮絮叼叼說著誰把他的手機弄壞之類的抱怨。拓也倒是看見我了,他稍稍朝我的方向望過來,一張想微笑又想說點什麼的內斂神情。我驀然想起他和小林薰站在販賣機前的光景,為了不讓他發現我有點生氣的臉,而匆匆從他們後方繞道逃回房間。

  「咦?是未緒姐。」

  後頭傳來阿徹的聲音,我不吭一句的閃躲,拓也一定也覺得奇怪吧!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我登時間也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其實並不是真的對拓也生氣,只是覺得寂寞罷了。

  沒有向拓也撒嬌的理由和權利,而感到一絲寂寞。









  12月23日那天,上學的路上拓也第二度向我提起他想跟我商量的事。

  他等走在前頭的阿徹和我們拉開一定的距離後,才來到我身旁,不很流利地起頭:

  「未緒,我……就是……一直想跟妳商量……是關於明天的事……」

  「什麼事?」

  快點說啦!我已經準備好點頭了。

  「就是……明天不是要送妳去坐公車,然後妳再轉搭電車嗎?」

  「嗯!然後?」

  「我是想,」他晃晃前方的阿徹,確認他沒注意這邊:「我直接送妳去搭電車好了。」

  「好……咦?」我快速抬頭。

  他喜出望外:「妳說好嗎?」

  「什……等一下,你在說什麼啊?」

  「就是,車站前有一家壽司店,它賣的壽司超好吃的,我明天不想回家吃午餐,難得可以藉機去吃它的壽司啊!」

  我呆了半晌,緩慢地問:「你……你要跟我說要商量的事,就是這個?」

  「唔?不然妳以為是什麼?」

  我們兩個傻里傻氣地互望片刻。

  「沒、沒有……」

  「我媽平常很堅持要我們回家吃飯,她說比較營養,可是啊……」拓也「嘖」了一聲,交叉起雙臂,一副非常懷念的樣子:「我已經半年沒吃到那間店的壽司了,一想到就流口水……」

  「就為了這件事……」

  「是啊!到底怎麼樣?妳不能跟我老媽說喔!」

  「真是蠢斃了……」我半虛脫地吐氣走開。

  「喂!到底怎麼樣啦?說清楚啊!未緒!」

  我被一種奇妙的感受耍得團團轉,最糟糕的是,在發現自己白忙一場以後,心情卻還是十分舒服的。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