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遇見阿徹的那天,我想了很多關於小林薰的事。雖然不曾和她交談,不過我假想如果自己是她,現在一定會感到慶幸吧!幸好及時發現自己原來還是最喜歡拓也,並且那個人又回到只喜歡小林薰一個人的拓也。

  小林薰在追求一度遺失的幸福,而我為什麼不能也擁有同樣的勇氣呢?

  原小姐正和廠商洽談手機代言的工作,大部份時間我都恍惚瞅著她幹練的側臉。

  有關原小姐的傳聞不少,最常聽見的是,她是某位大人物的地下情人、介入別人家庭之類的,她左邊眼角下的那顆淺淺的痣就是狐狸精最好的證明。我不曾過問原小姐的私生活,更重要的是,原小姐對她的私生活隱藏得很好,那些似是而非的傳聞在她四兩撥千斤的工夫下都變得真得神秘、假得可笑。

  休息時間,她一面檢視文件,一面漫不經心問道:「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我覺得……原小姐真是堅強的人。」

  她閃亮的目光朝我射來一眼:「妳在說什麼?」

  「可以撇開內心的情感,只專心去做自己認為是正確的事,不會有令人後悔的結果,我認為這樣的人很堅強。」

  她什麼也不做地靜默片刻,又繼續低頭看文件:「不想後悔,只是沒有重新來過的勇氣罷了,這樣也算是堅強嗎?」

  「咦?」

  「我不知道妳在煩惱什麼,不過,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生存方式,妳大可不必羨慕我。」

  連思索自我的生存方式的能力都沒有,那時候的我,大概已經有點自暴自棄了吧!

  那天下午,我見到了夏美。

  她安份站在事務所大廳的角落,因為不能洩露藝人的行程,聽服務台的小姐說她已經等了一個上午了。

  「夏美!」

  才踏進大門口便發現她的身影,我開心奔上前,在經歷許多事情以後,能見到熟悉的好朋友頓時給予我不少療傷用的感動。

  夏美看起來並沒有太大的改變,依舊是她偏愛的馬尾髮型,打扮上比較有都市氣息,也多分女人味。

  「抱歉,妳應該很忙,會不會打擾妳?」

  「不會,妳來找我,我好高興,我們去咖啡廳坐吧?」

  「未緒,等一下。」她拖住我的手,環顧四周,笑得不怎麼有精神:「那邊有座位,我們在那裡坐就好。」

  大廳角落安置兩三張圓桌和幾張椅子,平常沒什麼人會經過那裡。整面落地窗明亮得叫人看不清楚外頭的景物,夏末黃綠色的光線在我們之間曬出了美好過去的影子,我懷念注視著夏美的臉,努力壓抑心中急著敘舊的衝動。

  「妳一定很奇怪,我為什麼會突然來找妳。」夏美說。

  「嗯!不過,能見到妳真的太好了,我好想念大家……」

  「小林薰和秋本交往了,妳知道嗎?」

  夏美沒來由打斷我的話,並且一語道出殘酷的事實。我措手不及地發怔,她瞧瞧我,又垂下視線落在擱在腿上的背包。

  「秋本失憶以後,小林薰很快地跟她的前男友分手,然後對秋本說,她還是喜歡他,那兩個人現在在交往。」

  「那種事……我已經知道了。」

  「是嗎?」

  「妳來找我,就是要說這件事嗎?」

  「不是,我其實不該來找妳的。早上我一直想著我們的事,愈想愈覺得好笑,然後,就不知不覺到這裡來了。」

  「我們的事?」

  她抬起頭,我在夏美大大的眼睛裡同樣觸見了悲傷的波光。

  「未緒,把照片寄給那個叫吉田的記者的人,是我。」

  「……什麼?」

  那當下我還會意不過她在說什麼事,或者,我已經開始假裝聽不懂她的話了。

  「妳去找秋本的那一天,打電話給我以後,我猜想你們應該會逃進森林躲記者,所以我也跟去了,本來,只是想看看是不是可以幫得上忙,可是,我見到秋本吻妳,見到你們抱在一起,就憤怒得完全沒辦法思考。妳人長得漂亮,又是大明星,多少條件很好的男生都任妳挑,為什麼偏偏非秋本不可呢……好多忿忿不平的念頭興起,等我回神,已經拍下你們的照片了。」

  有很多事,我應該老早就能夠察覺得出來,卻故意忽略那些蛛絲馬跡,只為了保有現狀的平衡與美好,拓也、我、還有夏美,永遠都是好朋友,那是我自私的想法。

  「夏美,妳喜歡拓也?對不對?」

  她張了一下嘴,似乎想回答這個問題,後來作罷了,抿抿蒼白的唇:「在妳出現之前,我原本非常痛恨小林薰的,她把秋本的感情隨便玩弄股掌,始終讓我看不過去。後來,妳來了,知道妳並不是秋本的堂妹,我才漸漸發現,我應該留意的人是妳才對,不是小林薰。」

  我的胸口緊緊繃住,揪著一道酸酸的撕裂感。

  「打從一開始,妳就沒把我當作朋友是嗎?夏美」

  她沒看我,兀自苦笑一下:「不知道,但是,朋友應該不會出賣朋友的,對吧?」

  「妳那麼討厭我?」

  「如果沒有拓也,我應該會很喜歡妳。可是因為妳的出現,我沒辦法自由自在地跟拓也打打鬧鬧,不能像以前一樣逛街,情人節的時候就連送他巧克力這小小的幸福也被剝奪了,我甚至嫉妒把沉淪在悲傷中的拓也拖拉出來的妳……一方面想和妳做朋友,一方面痛恨著妳,每天都是如此……」

  夏美她……是我來到陌生的班級第一個主動向我開口的人,也是知道我藝人的身份還那麼自然地和我做朋友的人,單是這兩點就讓我好高興,很高興自己認識了夏美。

  我以為夏美也是那麼想的……多希望夏美也那麼想。

  「因為妳寄的照片,拓也從樹上摔下來受傷了,妳知道嗎?」

  「……」

  「妳要怎麼看待我、對付我,都無所謂,那對藝人來說都是家常便飯的事,失去朋友……也一樣。不過牽連到其他人就不可原諒,害拓也受傷,就是不能原諒!」

  她訥訥望著那只背包,一顆斗大的淚珠就這麼從眼眶轉出來,夏美慢慢掩住臉:

  「我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那樣,一開始我只想讓你們困擾而已,或許你們會因此分開了,我根本沒想過要傷害秋本……」

  「不要瞧不起人!」我起身在她臉上揮了一巴掌:「真正玩弄別人的人是妳!別人的命運怎麼可以像在下棋一樣地隨便擺佈,我和拓也的感情……不是說說而已,我和拓也……」

  我和拓也,現在已經形同陌路。

  不是誰背叛誰,也不是夏美的錯,我們也盡力地努力過,如今卻還是分開了。

  夏美緩吞吞舉起手,按住自己發紅的臉頰,吐出夢囈般的話:「我好像……就是為了挨這一巴掌才來的,為了讓妳痛快地責怪我……才來這一趟的。」

  「……我說過,拓也的事,我不會原諒妳。」

  「沒關係,至少我把真相說出來了。」她站起來,躊躇片刻,將背包負在右肩上走開,幾步的距離又回過頭,輕輕地:「對不起啊……」

  我無法恨夏美,可是如果不那麼做,我和拓也的分離彷彿就是不可抗力的命運,終究是要走到這不堪的地步。

  沒有再和夏美眼神交會,幾乎是逃跑般我已經轉身快步離開座位,在不遠的地方撞見悠人,他手拿幾份簽約文件正默默望著我們。我經過的時候,他音調持平地開口。

  「第一次看到妳跟別人吵架。」

  「……」

  「要找個地方大哭一場嗎?」

  「……我不會哭。」

  即使是不好的手段,就連夏美也曾經試著想讓自己更幸福。唯獨我,沒有勇氣為我和拓也做任何事,找不到再堅持下去的理由。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阿哈
  • ㄎㄎ
    我竟然猜對了!
    連夏美喜歡拓也也猜到了!
    哇哈哈
    = =
  • 藍藍
  • 怎麼會這樣ˋˊ
  • 娃娃
  • 果然...

    果然是夏美阿...
  • 晴菜
  • 夏美

    大家都猜中啦?好厲害~^O^
  • jialianxin
  • 我以為是小林薰的說
  • Sayuri
  • 夏美+1

    不過沒想到晴菜姐(←裝熟XD)
    會讓夏美勇於認錯耶,
    關於這點,我很欣賞夏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