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聽說,拓也不小心把我交給他的電話弄丟了,在他無意間向小林薰透露關於導演這個機會的當天(我懷疑那會不會是小林薰做的好事)。不過,離開事務所後的夏美又把我的手機號碼告訴他,我很意外她這麼做。

  透過手機聽見對方的聲音時,我馬上就認出那是拓也,沒有任何心理準備下,匆匆把手機塞回給一頭霧水的助理,示意她直接跟拓也聯絡。

  當原小姐得知我擅自決定起用拓也作為下一支單曲MV的導演時,她語氣堅決地駁斥,這一回,我沒有讓她佔上風。

  「這是我的MV,希望妳能尊重我的想法。在專業方面我信任拓也的能力,所以也請妳相信我。」

  原小姐考慮很長一段時間,最後還是勉強答應,不過她態度強硬地補充:

  「如果結果讓人失望,必須立刻徹換導演,妳也要負起責任。」

  「我知道。」

  「還有,這是工作,不能有私人的情感。」
 
  「妳放心,那個人……已經與我無關了。」

  接下來,有關製作MV的大小事,都由助理和相關人員跟拓也接洽、討論,他所編寫的劇本獲得不錯的評價,等我最後一場巡演結束後,已經萬事俱備,準備開拍。

  新單曲的名字是「最初的奇蹟」,MV內容在敘述一位寂寞的妖精苦戀人類的故事。取景地點最遠會拉到北海道拍攝,最近的地點則是山梨縣,那是拓也的建議。

  開拍第一天,彷彿切斷不了糾葛般,我又回到了那座森林,並且和拓也合作。

  村子神社正好在森林入口舉辦夏末祭典,有一幕我在祭典中徘徊的場景便可以派上用場。

  才剛走下秋本先生的車,就見到拓也穿越一堆架好的攝影器材走來,面帶驚喜的神情,神清氣爽地向我打招呼:

  「妳好,好久不見了。」

  我朝稍遠的角落一瞥,小林薰也來了,安安靜靜坐在凳子上,對四周新鮮的工作場景張望不停,懷裡抱著一只像是親手做的便當。

  他注意到我的視線,也回頭看看小林薰,然後不好意思地碰一下耳朵:

  「啊……那是我女朋友,我有事先問過,他們說帶她來沒關係。」

  情人節當天,拓也拉著我向小林薰宣告今後只收我一個人的巧克力的光景,撞進了我的腦海。他見我不語地出神,疑惑詢問:

  「呃……是不是不可以?」

  「我無所謂。」

  因為我冷淡的態度出乎意料,他愣了一下,這才不自然地轉移話題:

  「對了,一直沒有機會親自向妳道謝,妳給我這個機會……」

  「請多指教。」

  我沒讓他說完,行個禮,轉身走向廂型車準備上妝,一群工作人員馬上簇擁而上,留下百思不解的拓也。

  我只能這麼做,拓也。

  直到現在,只要看到你的臉,聽見你的聲音,心還是會隱隱作痛,像是一種隨時會發作的病,我又必須牢牢隱瞞病情。

  我換上一襲雪白和服,繫著火紅色腰帶。拓也向我說明劇情,祭典的場景得等到晚上祭典開始才能拍。白天要拍的內容是,身為妖精的我必須戴上面具,快跑穿越森林,然後一股作氣躍入湖泊,在起跳的那一刻就得抓準時間把面具摘掉,拋向空中,這一串連續動作頗有難度。

  解說到此,拓也不放心地再向我確認:「跳進湖裡的那一幕的動作如果太困難……」

  一位工作人員插進來半責怪地對拓也說:「你應該先問人家會不會游泳吧!」

  「咦?不是會嗎?」

  「你怎麼知道?」

  我看了一下拓也,他有點答不上來的怔忡,稍後朝我抱歉望來。

  不要感到抱歉,你應該要知道的,關於我的許多事,你明明比誰都還要清楚。

  「我沒問題。」

  淡淡丟下一句話,戴上面具後便啟步走進森林裡的指定地點,在那邊等待起跑的訊號。

  我開始後悔讓拓也為我導戲,不想和他陌生人般地相處,不想見到他和小林薰之間情侶的互動,不想要他吃那個親手做的便當……我根本是自討苦吃。

  有一陣說不出哪裡奇怪的風迎面吹來了。由於風中一道異常陰冷的溫度使我背脊發涼,環顧幽靜的森林,稍有風吹草動,彷彿有什麼就快要出現似的。我不確定地瞇起眼,定睛看住旁邊搖擺的枝葉,是錯覺嗎?這棵樹和那棵樹的景色接縫似乎有些微落差,周遭氛圍轉變得詭譎,我所置身的這個空間,包括它的陽光和空氣,都不存在於地球任何一個角落一樣。

  「咦?」我發現在地面上找不到指定地點的記號:「記得應該是在這附近沒錯呀……」

  就在這時,不遠處響起了細小的腳步聲,有個年紀輕輕的女孩子身穿不符合這個季節的高中制服,從和她一般高的巨大樹根之間走出來,一副迷路的樣子,東張西望地慢慢走著。

  奇怪,為了拍攝MV,聽說已經申請將附近這一帶都淨空了,是不是不小心闖進來的呢?

  當那位女孩愈走愈近,我在心中大叫,不對!那張青澀的臉孔、那身眼熟的制服……不是別人,是兩年前的我!

  我登時寒毛直豎,心跳急促地望著她轉過頭,視線對上我的,然後露出訝異的表情。

  恍若作夢,又像是在照鏡子,我正和一年多前的自己對看,在這一座遺忘的森林裡……

  啊……就因為這裡是遺忘之森嗎?而我是被拓也遺忘的人,所以,穿越了時空、被丟棄在森林的我,才會和兩年前的雨宮未緒見面。

  兩年前的初春我還沒遇見拓也,沒有愛上拓也,並不是傷痕累累的……

  「我現在要說的話,妳一定要聽好,聽了,然後將它牢牢記在心裡。」

  傷心欲絕的話自我顫抖的唇角滑出,那女孩受驚地退後一步。

  還來得及,一切都還來得及……

  9月26日那天你會到山梨縣去,然後在那裡的森林遇見一個叫秋本拓也的人,有一天他會把你忘記,再也不記得所有關於妳的事情,而妳因此很難過,常常難過得好像自己就快要死掉。

  遠遠的,起跑的訊號聲傳來了,我被驚動地淌落眼淚。訊號催促般響起第二次時,我轉身朝聲音的源頭跑去,不知不覺已經將女孩和那片斷層空間拋得不知去向,只留下後頭高聳參天的樹林。

  所以,不要喜歡他。既然他會忘了一切,妳一定不能喜歡上這個人。

  不對,不是那樣!

  「啊!出來了!未緒出來了!」工作人員大叫。

  我衝出森林,在飛奔的速度中照見拓也放心的面容,不由得悔恨交加。

  我剛剛到底做了什麼?儘管繞了一大圈還是逃避不了傷害,然而曾經感到一份滿滿的幸福是真實的,那是因為好喜歡拓也,是因為和拓也在一起的緣故……

  縱身躍向湖泊,揚手將面具拋入空中,在眾人屏息的注視下,我的身體已經墜入水平面底下,吸飽水的和服沉甸甸將我往下拉,感覺得到奪眶而出的眼淚一顆顆融進沁涼的湖水裡。

  為什麼我會做出試圖摧毀過去那麼可怕的事?拓也說過,即使那只是小小的一部份,不管快樂或不快樂,都是生命的一部份哪……

  可是,我又該怎麼辦?任憑怎麼掙扎,任憑怎麼張手求生,無止無盡的悲傷還是一波波淹沒而來,拓也不再記得我,夏美也不是朋友,所有我要的都沒有了,像是錯過指尖的泡沫,終究是要一個個消失不見。

  直到有人攔住我的腰,使勁將我往上拖,水流四竄,大量氧氣迎面撲來。那個人身上有熟悉的觸感,有溫暖的體溫,還有記憶中隨時都在呵護我的低沉嗓音。





****************************************************************************


~因為「喜歡」而常常感到寂寞,又因為「寂寞」才明白這份情感的深淺,我們女孩子都是這個樣子的嘛!拓也。~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awaii227
  • QWQ

    感覺愛情真是會讓人不由自主的牽引著人
    去愛上不該愛上的人
    好酸的感覺呀...
  • 草莓
  • 看到戴著面具的未緒對兩年前的未緒所說的話
    不由得起了雞皮疙瘩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