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在你身邊


  入秋以後,我的工作量驟減不少,應該說,暫時脫離了那個巔峰期。

  空閒的時候會和大家聚在一起,所謂的「大家」是指拓也、夏美和悠人。

  一開始,拓也對於我和夏美的相識感到不解,夏美隨口編了一個牽強的理由搪塞過去,說她是我後援會的會長,自然就跟我很熟了。

  「從沒聽說妳是追星族的。」對於這個說法,拓也果然半信半疑。

  上洗手間時,夏美在洗手台那裡向我抱怨:「管他記不記得妳,直接把以前的事通通告訴秋本不就好了?」

  「不行,秋本家根本就不希望拓也想起我的事,我自己也很清楚,如果又再一次和我有所牽扯,從前那些不好的事不就要再重蹈覆輒了嗎?所以,不行。」

  夏美從大面的妝鏡中瞧瞧我的落寞,將手上的水兩三下甩在洗手台中:「這樣就好嗎?維持目前的現狀對妳而言就夠了嗎?」

  「夏美……」

  「而且,我就是不爽看見那傢伙明知道妳和秋本的事,還故意對妳糾纏不清啦!」

  我們回到露天咖啡座,茶點都已經送來了,那傢伙……不是,悠人突然把他蛋糕上的櫻桃一個個分到我盤子上:

  「給妳,幫我吃。」

  「嗯!」

  我才用叉子叉起一顆長得十分紅亮的櫻桃,就發現夏美正兇惡地瞪住悠人。

  「自己的食物自己吃完啦!」

  「未緒喜歡水果,我又不喜歡酸的東西。」他賴皮地回答她以後,轉向我,笑瞇的眼彎成漂亮的新月:「交換食物是常有的事,對吧?」

  「呃……嗯!」

  我們是熟得不能再熟的朋友了,並不覺得這麼做有什麼奇怪。不過我感覺得出只要拓也在場,悠人的確會故意多出不少親密的舉動,挑釁的意味昭然若揭。當對面的拓也因為剛剛那狀似親暱的光景而露出無措的表情,我心裡不由得著急,拓也已經有女朋友,我還是不希望他有所誤會。

  夏美輕蔑回嘴:「交換食物是女生在做的事吧!」

  「妳為什麼會知道?」悠人作出一臉驚訝的表情後,繼續若無其事地吃起他的蛋糕:「明明就不像女孩子。」

  「你……為什麼我要被你這種不像男人的傢伙說不像女孩子啊?」

  夏美氣得像要把桌子翻過來一樣,她的火爆脾氣遇上溫吞的悠人構成很奇特的畫面,我忍不住兀自笑了幾聲,遇上拓也的視線,彷彿了解我現在的心情一般,他也微微抿起一道舒服的笑意。

  夏美問我,這樣就夠了嗎?







  在一個可以見到少許曙光的黎明,特地下廚準備兩份便當的時候,我一度停下手,思索著夏美的問題,心境矛盾得幾度無法繼續下去。當然不夠啊!人類是貪婪的,只要緊抓住一線希望,就會單純以為還會有更多機會出現,於是想把他的近況、他的笑容、他心上的位置……都佔為己有。

  隔天一早,拓也開車送我到工作地點,在我下車前順便確認離開的時間。

  「預定會在兩點結束對吧?」

  「沒有錯。」我離開座車,不自覺將手上的提袋握緊:「啊!還有……」

  「唔?」拓也又從車上探出頭。

  「那個……」我不敢正視他的臉,心臟怦怦得七上八下的:「聽說……聽說你都自己打理午餐,我平常會自己帶便當,所以,不嫌棄的話……」

  我注意到拓也的三餐通常都用便利商店的飯糰和一瓶牛奶就打發掉,想為他多做一點事,又因為缺少承認的勇氣,通常人們只好用「聽說」來作為言不由衷的起頭。

  「不嫌棄的話,我順便多做了一份給你。」

  我從提袋拿出便當盒給他,他呆了半天才訥訥收下:「謝謝……」

  就這樣過了好幾天,只要遇上中午必須工作的日子,我就會幫拓也做便當。直到有一天,拍攝洗髮精的廣告中我得在鄉間小路騎一段腳踏車,中午休息大家都聚在樹下吃便當。

  拓也帶著便當盒走來,沒想到助理正巧經過,見到我手上自己做的便當時,訝異驚呼,音量之大,在場的每個人都聽得見。

  「真稀奇!第一次看妳自己帶便當耶!」

  真的,每個人都聽得見。

  「……」

  我抱著打開一半的便當盒,在座位上動彈不得。

  拓也的腳步慢下來了,我看著自己便當裡豐盛的菜色,連一丁點抬頭的力氣也沒有。

  「啊……今天的便當……」拓也來到我跟前,吞吞吐吐地啟口:「也很好吃。」

  接下來會跟我說,以後不用再費心之類的話吧……

  他忽然蹲在地上,我和他面對面相視!

  「老實說,吃到妳做的便當的第一天,我很意外,因為裡頭全是我愛吃的菜。起初以為那是巧合,然後我問過夏美是不是跟妳提起過什麼……」

  聽到這裡,我心頭一緊,深怕夏美會意氣用事地說出什麼不該說的事情。

  「夏美有點不太高興,她說,太多的巧合就是有緣了不是嗎。我不明白她的話,可是自己仔細思考過,雖然厚臉皮了些,卻不禁要想,雨宮該不會是為了我才特地準備便當的吧!」

  我的臉頰一陣燙,死要面子地閃躲他的眼:「我怎麼可能……」

  「就是啊!我後來也覺得不可能,妳都說是順便幫我做了。不過,就算是那樣,」他捧著手中空的便當盒,靦腆地笑了:「每次吃便當的時候都覺得很高興,好像有人在關心著自己,就算是一個人吃飯,一點也不覺得孤單。」

  好可愛……我一時有點看傻了,說這些話的拓也,好可愛喔……

  這時,導演要跟我確認畫面,工作人員揚聲叫我,我放下便當離開座位。

  時序已經進入十月,氣溫依舊居高不下,才走出清涼樹蔭,豔陽的熱度順著微弱的風迎面捲來,薄紗裙擺在我腳步交替的瞬息翻飛,要對抗這波熱浪似地,我舉起手,擋在額頭前方,心底膨脹著一股說不出緣由的衝動。

  我走了幾步,回身,拓也還在原地納悶地望著我。

  「要好好地感謝。」

  「咦?」

  今天風大,為了拍廣告而吹整柔順的髮絲在身旁頑皮起舞,我微醺著臉,任性地大聲告訴他:

  「人家是特地幫你做便當的,早上五點就起來做了。」

  「……」還在發愣的拓也說不出半句話。

  「所以,要好好地感謝才行。」

  為什麼要一直擔心是不是會給對方帶來困擾?如果自己的心意能夠帶給別人幸福的感覺,那就大膽承認自己也參與了那一份幸福,也無妨吧!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