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空白


  打從在醫院睜開眼睛的那一刻起,我的生命就有一小段是空白的。



  《五月》

  身體的皮外傷短時間之內就復原了,暫時失去的記憶也一點一滴地回來,很快就可以回到學校上課,過著正常的生活。

  不過,不管再怎麼回想,我的記憶就是有那麼一段會變成什麼都沒有,像是壞掉的膠卷,每播放到固定的畫面便故障,我討厭那種感覺。

  覺得自己是殘廢的。

  雖然可以跟平常一樣地生活,但潛意識始終被一種恐懼感佔據,深怕別人會提起那段空白時間裡所發生的事,深怕被別人發現我是不完整的。

  「想不起來就算了,一樣可以幸福地過日子啊!」老爸總是避重就輕地安慰。

  我想,就這麼漏掉某個片段地生活應該也無傷大雅,只是,關於幸福這件事,我卻不敢肯定。

  因為,那段空白的記憶帶著淡淡悲傷。

  它從何而來,為了什麼存在……這些我都想知道,在每個夜裡為它輾轉難眠。

  直到那一天在森林遇見那個女孩。

  認識她以來,她總是美麗、優雅而又悲傷的樣子,尤其在下著小雨的森林中,她用那雙透明的眸子望住我的霎那,始終蜇伏在心上的感傷迅速緊揪起來,在空白的畫布揪成一個浮水印般的淺淺身形。

  「你不知道我是誰嗎?」她問,十分動聽的聲音。

  我慢半拍才想起,原來她就是目前紅透半邊天的雨宮未緒!這麼不得了的人物就在我面前,應該要興奮緊張的,奇怪的是,我對她的印象似乎不僅止於「大明星」而已,還有更深刻、更熟悉、更加親近的……

  和她聊了一些平日不會隨便向外人提起的事,我喜歡聽她用敬語講話,有千金小姐的高雅,維持著不會讓人不自在的合宜距離,以及微風吹過夏日樹稍般的輕盈語觸。

  最後,她問我要不要拍MV?我簡直開心得想跳起來!畢竟「導演」是我的夢想啊!原本只求當作興趣地拍著好玩就好,沒想到真的可以實際操刀。不論結果如何,關於雨宮願意給我機會這一點,我很感激。

  到了分別的時候,我忽然莫名慌張,好像不能就這麼結束,因為還有許多話沒有說,因為她的憂鬱氣息並沒有減少分毫,因為不能就這麼丟下她不管。只是我自己心急半天,卻不曉得該講些什麼,再待下去只會像個傻瓜。

  當我硬著頭皮朝森林出口走去,能夠清楚感覺到她目送我的視線,這般執著、專注,足夠穿透這場細雨和我淋濕的身體,牽制住亂了節拍的心跳。

  離開了森林,但我的心還留在那裡。

  因此,我對自己說,有一天還要再見她一面,不管有多困難,都還要再見這個女孩一面。






  《六月》

  薰考上橫濱大學,高中畢業以後我們就很少碰面,平常用電話或電子郵件聯絡,但是像這樣特地約在咖啡廳見面倒是頭一次。我以為她有什麼和大學有關的事要跟我談,沒想到薰竟然說喜歡我!

  薰就坐在我的對面,擺在桌上的紅茶一口也沒喝,時常盯著地板看,掠了五六次的頭髮到耳後,很緊張的樣子。她說了一些後悔跟前任男友交往的話,還有,正因為如此才發現她已經喜歡我很久了……等等,我沒有聽得太詳細,整個人很茫然,原來被人告白的感覺會是這麼不知所措。

  薰見我沒有反應,輕輕問我是不是帶給我困擾了,那當下我有點生自己的氣,這一刻不是我長久以來想要的嗎?我也喜歡薰好久了,甚至比她注意到我的時間還漫長,如果能跟薰在一起……

  『我啊……跟妳在一起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打從心底地……覺得很幸福,很快樂……』

  驀然間,我聽見自己的聲音在腦袋裡說起話,在某個遙遠的時空我對誰那麼說過……

  「拓也,你還好吧?」薰湊上前打量我。

  我心有餘悸地望著她,突然對我們之間的感覺有說不出的不對勁,彷彿……我喜歡薰已經是從前的事了,我還記得喜歡她這件事,只是它是怎麼成為過去卻一點頭緒也沒有。

  「抱歉,看來我真的讓你很困擾。」薰嘆息一聲,正準備離開。

  「沒有那回事!我很高興!」我急忙起身。

  我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麼,至少給薰一點回應,當時是那麼想的,而薰一掃剛才擔心我的陰霾,露出燦爛笑臉:

  「那,你是答應囉?」

  「啊……呃……嗯!」

  不過,直到送薰去搭車,我一個人漫無目的地走在東京街頭,都沒有一絲高興感受,反而更走入被濃霧深深籠罩的森林,連方向感都迷失了。

  這時,對面高樓的電視牆上正在播放雨宮未緒的運動飲料廣告,她在炎熱的金色海岸上奔跑,回眸,瀾漫說起「元氣!咕嚕咕嚕」這麼可愛的廣告詞。

  我不由得停下來,和身旁的路人一樣,為她美麗的風采著迷。她就如同天上璀燦的星子,遙不可及,然而,有個直覺那麼說著,她所綻放的光芒,會是我空白記憶中的一線希望。

  為此,我一定要再見到她。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