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目前日期文章:201906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門又打開,他們走出去,這層樓還沒有人來,每個房間都上鎖,透過玻璃窗可以見到裡頭張張排列整齊的桌椅。尚未啟用的空間死氣沉沉,他們的闖入反倒像異類。廊道的燈沒亮,然而單靠窗口曬進的天光,已經足以讓宋昱辰迷人的五官在艾瑪眼底顯得份外驚心動魄。

當他深邃的目光停留在她臉上,艾瑪覺得任何心事都會被看透。

她刻意拉開距離,走到窗邊,佯裝張望底下街道,同時感覺得到宋昱辰正在後頭興味打量。不多久,些許彆扭了起來。

「我……跟別人聊天不是我的專長。」

瞧她老實透頂的困擾模樣,宋昱辰笑笑,留在原地,不去侵犯她的安全範圍。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家裡補了眠,隔天一早踏進公司大樓注意到多了紅紅綠綠的裝飾,樹呀,襪子啦,星星啊,對了,耶誕節快到了。

好快,一年又要過去。其實也不過就是照常在過日子,為什麼每到要從這一年前進到下一年的時候,老是有一種……失去什麼的感覺。

人生就是不斷地失去吧……

艾瑪收起突來的感慨,步入電梯,上升到三樓,門開,她和走進來的人都愣了一下。

「嗨!妳來得真早。」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病房陪何世良的時間裡,艾瑪大部份時間都在打盹。幾乎每天都在適應時差的她喜歡睡覺,非常喜歡。

忽然傳來一陣歡呼,把她驚醒!

有人胡了。最裡面那一床的病人和家屬打了一晚上的麻將,中間那床的人曾客氣地請他們小聲一點,不過小聲持續不了多久,「醫院就是我家」地故態復萌。

艾瑪看看錶,差五分鐘就十一點,同時聽見他們有人一面嘩啦啦洗牌一面說,「再來一局」。

她並不介意可能會吵到何世良休息,反正他還昏著,說不定吵醒了更好。但她就是沒辦法忍受有人沒常識,在天空上見多了,在地面上也沒比較少。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護士交代一些注意事項後便離開,這是間三人房,隔壁兩床的病人和家屬正在聊天、看電視。簾子一拉上,雖然還是聽得見那邊的說話聲,倒也有隔離的感覺。

剩下她和沒清醒過來的何世良,艾瑪枯坐一會兒,再看看手機,幾個鐘頭前留言給小杏,告訴她何世良車禍住院,依舊未讀,算算時間,應該是跟其他空姐們忙著逛街血拼吧!

忽然同情起何世良了。

艾瑪抬起眼,望向床上。說起來,認識他這麼久,這似乎是第一次好好觀看他的面容。乾淨秀氣,沉靜從容,小杏曾說,何世良是她眾男友中看上去最舒服的,對,她用「舒服」這個字眼,不只是長相舒服,跟他相處起來也是,這個人無稜無角、與世無爭、無為而治……

當艾瑪發現自己開始找有無字的成語,趕緊回神,重新拿出何世良的手機,解開密碼。找遍通訊錄所有名單,偏偏他都沒標示和那個人的關係,只聽說他老家在彰化縣線西的海邊,艾瑪也不敢冒然找家屬過來,萬一從來龍去脈牽扯出小杏的風流史,更糟。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第三章 緊急聯絡人的意義】

 

她很害怕,怕得想臨陣脫逃,假裝自己沒來過,假裝今天還沒發生過。

每回在門診外的椅子等待,艾瑪總是坐立不安,好像幾分鐘後就會有人從裡頭走出來,宣判死刑,即便那死刑不是給她的。

「白淑涵。」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喂?」

「喂,你好,不好意思,我掉了這支手機……」

「請問你是?」她裝傻,空姐要應付各式各樣的客人,這點演技是駕輕就熟的。

「抱歉,我叫何世良,今天早上明明記得帶手機出門,可是剛剛又找不到,如果妳方便的話……」

她再度打斷他:「何世良?那位中醫嗎?」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結果,不僅沒把手機歸回原處,還隨手拿走了。

回到住處公寓的路上,艾瑪都一直深陷在懊惱和自我反省中,後來才發現一位不速之客在深鎖的大門外等候。

二號?不對,是三號。三號先生是小鮮肉,儘管他現在看上去愁容滿面、惶惶不安,一點也沒有年輕人的朝氣。

「艾瑪!」

他依然直呼她名字,而且熱切上前。艾瑪後退一步,凝起眉頭: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