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不僅沒把手機歸回原處,還隨手拿走了。

回到住處公寓的路上,艾瑪都一直深陷在懊惱和自我反省中,後來才發現一位不速之客在深鎖的大門外等候。

二號?不對,是三號。三號先生是小鮮肉,儘管他現在看上去愁容滿面、惶惶不安,一點也沒有年輕人的朝氣。

「艾瑪!」

他依然直呼她名字,而且熱切上前。艾瑪後退一步,凝起眉頭: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