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交代一些注意事項後便離開,這是間三人房,隔壁兩床的病人和家屬正在聊天、看電視。簾子一拉上,雖然還是聽得見那邊的說話聲,倒也有隔離的感覺。

剩下她和沒清醒過來的何世良,艾瑪枯坐一會兒,再看看手機,幾個鐘頭前留言給小杏,告訴她何世良車禍住院,依舊未讀,算算時間,應該是跟其他空姐們忙著逛街血拼吧!

忽然同情起何世良了。

艾瑪抬起眼,望向床上。說起來,認識他這麼久,這似乎是第一次好好觀看他的面容。乾淨秀氣,沉靜從容,小杏曾說,何世良是她眾男友中看上去最舒服的,對,她用「舒服」這個字眼,不只是長相舒服,跟他相處起來也是,這個人無稜無角、與世無爭、無為而治……

當艾瑪發現自己開始找有無字的成語,趕緊回神,重新拿出何世良的手機,解開密碼。找遍通訊錄所有名單,偏偏他都沒標示和那個人的關係,只聽說他老家在彰化縣線西的海邊,艾瑪也不敢冒然找家屬過來,萬一從來龍去脈牽扯出小杏的風流史,更糟。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