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電梯,她迅速按下九樓的樓層鍵,佯裝自己熟門熟路。在計程車上的時候沒交談,待在電梯這麼狹小的空間仍然找不到話題。到現在她連一句安慰的話語都沒對他說過,反倒是他,一下車便跟她搶著拿行李。

「我只是腦袋不靈光,右手還健在。」

艾瑪當然不可能讓傷患自己拿行李,不小心兇了回去:「病人就要有病人的樣子,想辦法好起來是你的本份。」

下一秒她意識到自己唐突,見到他被教訓得一愣一愣的模樣,暗自懊惱。這是哪門子的女朋友?或許不到一天他就會主動提分手了吧……

她用他給的鑰匙開門,再開燈,眼前出現三房兩廳的豪華居所,說豪華其實也不太對,這裡並沒有太多無用的裝飾,都是派得上用場的傢俱,自然而簡樸的北歐風格,整層的木地板,光著腳踩在上面很舒服。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