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杏和其他同伴停住腳,回頭轉向站在原地的艾瑪,她背脊挺直,像一尊雅緻的陶瓷,烏黑的瞳孔底延展出無盡空洞,宛如在看落葉輕飄飄落下,她也這麼看著林姓學妹終於跪在地上痛哭。

小杏從旁望著紋風不動的艾瑪,打起寒顫,她想起曾經在什麼時候也看過這樣的艾瑪,是艾瑪母親過世的那天夜裡。

從機場直接趕來病房的艾瑪沒有哭,沒有流露任何情緒,她只是靜靜望著那張蓋上白布的床,彷彿這樣的結果是預期好久而終於發生的事,彷彿長久以來就是為了這一天作準備,所以艾瑪這個人是冷酷的,麻木的。

機艙裡的空氣凝結有半分鐘之久,直到艾瑪再度以她如常音調指使其他人。

「妳去確認是不是真的沒有素食餐了。妳們把我們餐裡的蔬菜和水果湊成一盤,擺漂亮,等等送過去。」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