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母親過世的時候,艾瑪並不是麻木的。

看著已經沒了血色的面容,媽媽變成一個她不認識的人似的,她有些困惑,就像是在一個寧靜午后從睡夢中醒來,發現家裡一個人都沒有,「啊……媽媽大概出門去了」,差不多是那樣輕淡的念頭也同樣浮現在腦海,「啊……原來已經死了」。

她想,如果能掉幾滴眼淚,哭一哭,或許這種不知道該怎麼辦的狀態會解除,就連醫生和護士也等著她為媽媽哭泣,不過,好幾天過去,艾瑪的眼睛依舊一片乾涸荒蕪,和她那顆被掏空的心一樣。

一天下了班,手機響起幾個月前輸入的提醒事項忽然出現,她看完螢幕訊息後,想也沒想立刻直奔醫院,

從公車站下車,在人行道站定,艾瑪驀然止住匆忙,驚愕地怔在原地,手機告訴她:「今天要化療」,但媽媽已經不在了。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