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機順利返回桃園機場,艾瑪和同事們並列在門口送行,她臉上標準的笑臉沒有少,只是少分精神,像一尊被抽空靈魂的木偶,做著機械式的動作。

一一對經過的乘客致意,不曾再轉向經濟艙的方向,彷彿那裡已經是與她不相干的世界。直到曲終人散,做完最後的善後工作,才帶著一身疲憊離開公司。

藥效過後,生理痛又回來了,沒有先前那麼劇烈,她忍著隱隱的疼,步履蹣跚地走出去。

艾瑪思緒混亂,來回纏繞著飛機上學妹忍辱跪下的身影、一干學妹回望她的恐懼表情、小杏指責她的話語……

還有,爸爸看著她時那遙遠的眼神……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