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旭凱的意思,是還喜歡她嗎?老實說,子言有點受寵若驚,這一次和上一次,他說喜歡她的時候,她都滿開心的,心臟會跳得很快。周圍出色的女生不少,子言也有自知之明,他卻說喜歡她,感覺是在茫茫人海中被他找到了。

  子言心不在焉地走回教室,不多久,發現幾個女生盯著她竊竊私語。

  「幹嘛呀?」

  秀儀第一個跳出來,賊兮兮地戳戳她手臂:「我們剛剛都看到囉!好甜蜜喔!」

  「什麼啊!」

  「妳在操場和別班的男生在一起,對不對?」

  不會吧!被看到了?

  「不、不是啦!我只是拿OK繃給他,又沒有什麼!」

  她的否認得到反效果,讓那些女生更加興致沖沖,一窩蜂地硬想把他們湊作堆。

  「一般人哪會沒事幫男生貼OK繃?你們明明很要好!」

  「因為沒有鏡子,他自己貼不到啊!」

  「不要害羞了,有男朋友又沒有什麼,很多人都是這樣啊!更何況妳的男朋友長得這麼優。」

  「不要亂講啦!他才不是我男朋友!再說我就要生氣了。」

  她已經生氣了,氣呼呼回到座位上一屁股坐下,猛然想起詩縈,掉頭,看見她也正朝她輕輕笑著,好像在說「不用在意我,我無所謂」。

  後來子言拼命向詩縈解釋來龍去脈,詩縈也再三強調她都瞭解,不過,子言還是因此魂不守舍了一整天。

  等到發現班上都收好了書包,她才打起精神約詩縈:「詩縈!今天陪我去書局好不好?」

  「呃……」詩縈意外地面露難色:「抱歉,我今天有事耶!」

  「要趕回家啊?」

  詩縈猶豫片刻,才吞吞吐吐地說出實情:「記得上次跟我告白的那個叫阿泰的男生嗎?他約我放學後去吃冰。」

  阿泰?怎麼會是跟阿泰?

  見子言滿臉不敢置信,詩縈聳了聳肩:「我沒有答應要和他交往,不過,他說沒關係,先做朋友就好。我想,試著跟他相處看看,也許會覺得他人不錯也說不定。」

  「可是……」

  子言還是不能坦然釋懷,詩縈避開她質問的雙眼,揮手笑笑:「總之,今天妳自己回去,我明天再跟妳報告結果。」

  於是詩縈丟下她,跟阿泰一起到學校附近的一間冰果室吃冰了。她在離開教室前,還精心梳了好多遍頭髮,刻意塗上唇蜜,變得相當美麗動人。

  子言在回家的路上反覆想著柳旭凱和詩縈兩人的事,不是說阿泰不好,只是子言總以為詩縈沒那麼容易移情別戀的,至少,會在柳旭凱身上死心蹋地一段時日,因此她有點為柳旭凱抱不平。

  但,柳旭凱說還喜歡她,為他抱不平似乎是件失禮的事。

  好難啊!她到底應該抱持什麼心態才對?當思想迴路還在嚴重打結,一旁有人粗魯地喊她:

  「妹妹!妳好久沒來了欸!」

  子言煞車,側向路旁十九層的高樓,它非凡的氣勢不能同日而語了,果然順利完工,只差還沒有單位進駐而已。工地大叔是來清走最後一批工具的。

  「大叔,你們不會再來了嗎?」

  「對呀!還有其他房子要蓋,又不是這一棟蓋好就沒事了。」

  「喔……」連有趣的大叔也見不到了。

  「妹妹,妳很不夠意思喔!老爸是這裡的主管也不先講一聲。」

  被發現啦?子言歉然陪笑:「也沒什麼好講的啊!拍謝啦!」

  大叔作作鬼臉,原本要走了,又退回來,鄭重其事地告誡:「我不是什麼高級知識分子,可是,妹妹,做人真的不要太勢利,以貌取人是不好的。」

  對誰以貌取人?大叔嗎?她又沒評論過他粗曠的長相,頂多會稱讚大叔好可愛這一類的話啊!

  「我沒有……」

  她還沒說完,大叔緊接著扯出海棠的名字:「跟妳爸說,海棠雖然在這種地方工作,可是人家很認真欸!安靜做自己的工作,都不會學其他人怨東怨西喔!我聽說他在學校還是拿獎學金的咧!人家聰明的很!所以,不要因為身份就把一個人看扁了。」

  「等一下,大叔,你說我爸……」子言驚訝追問:「我爸跟海棠大哥見過面嗎?」

  「嘿啊!還特地把他叫到一邊去講,被我偷聽到了,要海棠不要接近什麼子言的,妳叫子言對吧?」

  她真的嚇一跳!登時覺得做壞事的人是她自己,另一方面又希望爸爸不會真的說出那麼無情的話。

  子言想起車站外一別,海棠什麼也沒告訴她,只說再見,她以為是他對她感到不耐煩了。

  竟然是因為爸爸的關係。

  得去道歉才行!也要說個清楚!她著急牽起腳踏車往前跑,跑了四五步,又停住,徬徨下來。

  初暗的傍晚,天氣涼得快,照進無人巷道的夕陽竟也幾許蕭索,會讓她想起海棠那雙從不追求的黑眼,少分熱情,彷彿自己沒什麼好失去的。

  因為他不強求,所以她沒有朝他前進的勇氣。畢竟,她的份量少得可憐哪!是人家不要的。
很想念,卻不能見他,為什麼?她也說不上來。




****************************************************************************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