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遲來的颱風以不快不慢的速度接近台灣北部,入夜後,風雨逐漸增強,這個晚上阿旭特別晚睡,他在趕一篇報告,乖乖早蜷伏在門口踏墊上打起瞌睡。凌晨兩點十七分,阿旭總算關上電腦,打了好大的呵欠,鑽進被窩倒頭就睡。

  我悄悄出現的時候,連乖乖也察覺不到我的來到,我無聲無息靠近床頭,低身俯視熟睡中的阿旭。以前我就常這麼做,我喜歡靜靜端詳睡覺中的阿旭,他的面容好孩子氣,是那樣天真,我可以就這麼看一整晚也不想睡。

  「阿旭。」

  我貼近他耳畔,試著感受他令人懷念的輕柔鼻息:

  「阿旭,我要走了,接下來要說的話很肉麻,可是你一定要聽。對不起,我死了,害你傷心難過,我都知道喔!因為,我一直在阿旭身邊哪!還有,謝謝你這幾年的照顧,我再來要去的地方,將來我們一定可以在那裡見面,這就好像我先上了早班火車一樣,而阿旭,你會給我什麼樣的風景呢?拜託,要快樂一點的,豐富一點的。以後,我不當你的女朋友,我要作阿旭的天使,只要你想起我,我就會來了。最後,跟你說,星星我收到了喔!那,拜拜,阿旭。」

  被雨水猛烈擊打的窗戶「喀啦喀啦」作響,阿旭的唇角微微牽動一下,像要說什麼,不過他側個頭,眉頭鬆開了,睡得更沉更深,呼吸均勻,一吸一吐,看起來好安祥。

  「乖乖,拜拜。」

  我離開之前,輕拍牠的頭,乖乖迷迷糊糊睜開一隻眼睛,動動鼻頭,然後懶洋洋地趴回去。

  今夜是個適合飛翔的日子,我覺得現在已經可以了。

  我一面依依不捨環顧這個房間,一面步步地往後退,毫無重量的身體穿過窗戶,阿旭和乖乖都睡得十分安穩,一陣瞬間強風吹來,一下子把我推向高空!我乘風飛到了雲端,那方溫暖的小房間變成火柴盒般的大小,我還看見這個颱風的暴風圈呈現美麗的逆時針渦漩,朝北方海面漸漸遠離。





  颱風過後的天氣總是格外晴朗,天空和大地被沖洗得乾乾淨淨,一覺醒來的阿旭被地上的抱枕絆了一腳,踉蹌來到窗口。他望向深邃如海的藍天,有點困惑,又有點了然,良久,阿旭彷彿撞見我來不及躲藏到高積雲後的身影,因而開朗地笑了。

  人間的歲月如梭,我雖沒那麼在意自己能不能過生日這件事,但還是會幫自己數算如果還活著應該是幾歲了。一個炎熱的夏天,阿旭在海邊向儀君告白,從此他們正式交往。又過一段時間,乖乖誤食了隔壁鄰居隨便亂丟的老鼠藥,嗚呼斃命,牠現在到天堂來陪我。見到我的那天,興奮的乖乖把我的臉舔得濕答答的。

  風和日麗的日子,我帶乖乖到義大利的上空,假裝我是要開畫展的藝術大師。

  我把不小心飛上天的葉子捲得細長,當作畫筆,在雪白的畫布上描繪出乖乖在地上打滾的討喜模樣。拿一點烏雲的顏色來打底,再用陽光做些許點綴,下雨天還能畫油畫,雖然我不太拿手,但使用雨水來潤飾的效果真不錯!我想,如果這幅畫可以參展,肯定會讓全世界為之叫好、風靡!

  「嗨!」

  我回頭,飛揚的髮絲遮住我幾秒鐘的視線,乖乖又跑又跳,奔去那個陌生男孩的腳邊。那男孩有一雙褐色的眼眸和褐色的頭髮,不是外國人,但有著混血兒的味道,他的睫毛很長很漂亮。

  「妳在畫畫?是這隻狗嗎?牠好乖。」

  我曉得阿旭現在滿快樂的,因為他內心深處的平靜與喜悅像五月和煦的風,一陣一陣地吹送過來,我分到了一點點幸福的種子。

  「牠就叫乖乖。」

  我回答他,男孩聽了,淺淺笑一笑,斯斯文文,有王子般的氣質,跟阿旭是不同類型。

  「我可以看妳畫畫嗎?我好久沒遇到會畫畫的人了。」

  「好啊!」

  他略為靦腆地站到我身後的雲朵,低身摸摸乖乖,我則因為在這裡是第一次跟年齡相仿的男孩子說話而有點緊張。

  在那個世界幸福的開端,也許我們可以先聊聊彼此過世的原因和感想,我覺得這樣真酷,嘿嘿!



******************************************************************************************

                  ~End~


全站熱搜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