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踏上寫作這條路,是因為它是我的興趣,就算沒有出書,還是可以寫得很高興。我的妹妹似乎不是如此,一直以來完全看不出她對寫小說有興趣,或是她真的那麼付諸行動,她唸的科系和從事的工作也和寫作相去十萬八千里。不過有一天,她告訴我她在寫一部小說;後來有一天,她問我許多關於出版的事;最後呢,她說:「有出版社要出版我的小說了!」

  坦白說,直到那最後一刻,我才相信這一切是當真的。(相關消息等一切就緒,我就會公佈了)

  今天中午和久違的妹妹一起吃飯,她高興地提起她的第二部小說已經通過審稿,確定要簽約了!她不只一次強調只花兩天時間就審稿通過囉!那頓飯令我最印象深刻的是,妹妹不停告訴我:「第二本書我真的寫得很好看!真的很好看!」

  你能想像一個人閃亮著眼睛,快樂地告訴你她所做的某件事多麼多麼棒嗎?和妹妹道別之後,我獨自開著車,試著回想當初知道自己可以出版第一本書的心情,還有那時不管筆下這個故事到底會不會有人願意出版而賣力又開心地寫呀寫的。我想,我應該也有過那個時刻,高興地想讓每個人知道我寫得真的很好看、我好喜歡好喜歡自己寫的故事的那種心情。出版是一回事,重要的是,我已經努力完成我想要做的事,而且也引以為傲,我知道我曾經有過的。

  只是這麼單純的心情,直到現在寫寫停停的今天好像不再那麼濃厚,或者說,它迫不得已地被我另一種更為龐然的想法所取代,下一個故事還沒動筆之前,我滿腦子只在乎「這個故事萬一沒有上一個故事精采怎麼辦」、「這個故事要是流於膚淺又該怎麼辦」,始終繞著類似的問題煩惱著,也因此新點子也一個個被我放棄,至今依舊沒有確定下一步的方向。

  你們有沒有過這種情況,愈是想要做得更好,卻會迷失得更厲害,徬徨得更久?好像每一條路都行得通,但也每一條路都行不通,因而猶豫不決。現在的我,就是這樣喔!偷偷告訴你,當我寫完「寂寞物語」第三篇,我很喜歡那個對於結尾安排非常滿意的自己,所以,我非常羨慕今天見到的妹妹,那個不停告訴我她的書真的很好看的妹妹。別人說你寫的書好看,以及自己認為自己寫的書好看,這兩種在意義和感覺上都不一樣,別人的讚美是附加的肯定,可有可無,不過自己對自己的肯定,是一道前提,是一件最基本的事。人是要有自信的,有自信了,就好像施了魔法,什麼事都可以做得到,甚至做得很好,不用管別人是不是也會有同樣的想法,只要自己這麼相信,就可以所向無敵了。

  經過今天的沉澱,我猜我快準備好了,請你們再等我一下吧!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