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學校以後,我把這件事告訴悅悅,她聽了也直發毛,搓搓手臂說:

  「好可怕喔!幸好妳有護花使者。」

  我本來想對她那句「護花使者」吐槽,然而今天幸虧有吳拓明在,就算不致於遇到什麼危險,起碼我不會驚慌失措。說起來我還沒向他道謝,可是為了「有他在」這件事道謝好像也怪怪的。

  「對了對了。」

  悅悅打斷我的思緒,興奮地從書包拿出一本可愛的筆記本,外面包覆半透明的書套,她把它遞向我:

  「這是我昨天剛買的紀念冊,我要讓妳第一個寫。」

  我翻開那本紀念冊,散發淡淡人工香氣的頁面綴上俏皮插圖,悅悅還不時伸手過來指點我哪邊是寫留言的地方,哪邊是寫電話地址的欄位。我愛不釋手翻著,輕聲讚嘆:

  「好漂亮喔!」

  「我昨天在書局找好久,一看到它就二話不說決定買下來了。妳看,我還特地買一枝鋼珠筆,專門用來在上面寫留言。」

  她又把一支新穎的鋼珠筆塞給我,我無意間看到紀念冊後面沒撕下的標籤,哇!一百八十元?這樣也要一百八十元?

  我抱歉地望著快樂的悅悅,怎麼辦?我根本不可能花錢去買這麼貴的筆記本,所以也不能讓悅悅幫我留下任何畢業感言。

  悅悅不懂我的煩惱,再三催我趕快動筆,我想好要寫下的字句後,才小心翼翼寫下第一個字,靠在桌上的手肘馬上被撞一記!

  悅悅見到鋼珠筆在潔白的頁面上突兀地畫出一條扭曲的線,失聲大叫,我抬頭,正從走道經過的翁佳儀故意大吃一驚:

  「撞到妳囉?唉唷!誰叫妳的手伸得這麼出來。」

  郭莉莉軍團也會因為我而間接捉弄悅悅。

  翁佳儀把臉湊過來,一把抄起紀念冊,一邊翻,一邊笑道:「這是悅悅的嗎?好可愛喔!我要寫!」

  她的同伴聽見,也跑過來搶著看紀念冊:「我也要!等一下輪到我!」

  悅悅「欸」了一聲,著急地輪流看她們開始在紀念冊上塗塗寫寫,我知道她想說「應該讓小晴第一個寫」,不過她開不了口,多嘴沒有什麼好處。

  我瞪著她們蹧蹋悅悅那本新的紀念冊,話不吐不快:「太沒禮貌了吧!要寫也要先問過人家可不可以。」

  翁佳儀一聽,立刻「啪」地重重把紀念冊壓在桌上,殺氣逼人:

  「妳是說我們不能寫嗎?只有妳可以?悅悅都沒講話了,妳是哪根蔥啊?」

  她的同伴跟著幫腔,我正想頂嘴,坐在後方的郭莉莉懶洋洋說話了:

  「妳們不要那麼吵,老師快來了。」

  女王正在專心閱讀流行雜誌,上面有一堆日本娛樂圈的報導,一手玩弄著髮綹,用手指將它捲起來又鬆開,她只關心現在最流行的髮型是哪一個。也許是因為快要畢業,搬到台北的心願再不久就要實現,最近郭莉莉對於欺負這檔事不怎麼熱衷了。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