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很早就醒來了。

  大概精神特別亢奮吧!五點多醒來之後便睡意全消,換好制服,坐在床上踢了踢腳打發時間,然後走去開窗。清晨的街道還沒有完全活動起來,有一兩個騎腳踏車的路人宛如夢境中出現過的人物,穿過還沒散淨的白霧。

  還在作夢嗎?不是夢啊!我清楚記得昨天和顏立堯交談的每一句話、他每一個活靈活現的表情變化、甚至他握在我手上的感觸彷彿都還留著溫度。

  「很幸福喔!被妳喜歡著。」

  不用照鏡子,從心跳速度就能猜到我現在準是臉紅到要爆炸了吧!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

  我抓起書包奔下樓,幾乎是小跑步趕到學校。本來想找機會告訴湘榆交往的事,不過路上都沒遇到她,等到她出現,教室內好多同學都來了,我不想在人聲鼎沸的場合提起顏立堯的事。

  後來,顏立堯在敲鐘前一刻走進教室。他一出現,我不小心掉了手上的鉛筆盒,摔在地上好響亮!我趕忙彎腰撿拾那一地的文具,好丟臉喔!可是,避開和他照面的機會也讓我鬆口氣。

  「妳撿什麼撿那麼久?」

  湘榆見我低著身子半天,狐疑地過來幫我,她蹲在地上,撞見我一臉求救的神情,正要開口問,導師說巧不巧地進來要大家坐好,他要補上英文。

  整堂英文課,我偶爾會偷偷觀望顏立堯,他慵懶地撐住一半頭部,拿原子筆的手在紙上不停揮灑,根本不像在做筆記,八成是在塗鴉吧!

  為什麼他看起來跟平常沒什麼兩樣?幾分鐘前還和鄰座男生玩到撞翻椅子。哪像我,我簡直連平常是怎麼呼吸都忘記了。

  一下課,教室又歡騰起來,而顏立堯繼續和鄰座男生無聊的推擠,湘榆邀我陪她上廁所,經過講台時那短暫的一兩秒,我那受到磁力吸引的眼睛和顏立堯今天第一次對上焦,他中止所有的打鬧動作,越過那片喧囂,向我彎起一抹微笑。

  從前他也經常對我笑,但現在不一樣,他微笑的方式……藏著微妙的、特定的溫柔。

  慘了!又要臉紅了啦!我窘迫地別開頭,匆匆跟上湘榆的步伐。

  等湘榆上完廁所,我拉住她衣角:「欸,我有事跟妳說。」

  她奇怪地停頓一下:「說呀!」

  「……不要在這裡。」

  我在人來人往的走廊將她拖走,帶到福利社後面那塊空地,那裡算是一個秘密基地,起先湘榆感到很新鮮,東張西望的,隨後被我拉到一棵鳳凰樹後,樹的莖幹擋在我們旁邊,所剩無幾的葉子也想聽取秘密般,同時落了好多片下來。

  「到底什麼事?」她學起間諜,繃緊神經發問。

  哪知聽完我的告解,她這間諜立刻破功,不敢置信地驚聲尖叫:

  「真的嗎?什麼時候的事?妳說了什麼?他又說了什麼?快說快說!要一字不漏喔!」

  等到她的問供都得到滿意答案,湘榆才交叉雙臂,不以為然地提出她的疑慮:

  「他幹嘛現在就先跟妳約好要分手?有人是這樣交往的嗎?那個人真難懂耶!」

  我本來還沉浸在和湘榆分享的喜悅,一提起那個分手約定,明明是我自己答應的事,還是怪難過的。

  「我……我猜他應該是認為畢業以後大家各奔東西,感情就會很難維繫下去吧!」

  「哼!與其將來痛苦,不如見好就收是嗎?」

  「……」

  我不願意附和是或不是,那都只會讓心情更低落。上大學以後,聽說那裡是更寬闊的世界,在那樣的世界顏立堯一定會遇見許多更棒的女孩子,談著更精采的戀愛。我不過是他在高中時期所遇到的平凡女孩,頂多會出現在他和朋友的閒聊中,「我在高中交過一個女朋友,沒有交往很久」。

  湘榆見我垂頭喪氣,便歪起頭,擠眉弄眼地打量,還將我下巴轉過來轉過去。

  「妳嘛……感覺是「活力、健康」那一型的,長相呢,就舒服可愛囉!脾氣也算溫和,啊!我是說不管秩序的時候。這樣的妳會和顏立堯那麼搶眼的人交往,真的是……不可思議。」

  「妳意思是我配不上他?」

  他不用刻意努力,做什麼事都可以得心應手,而且人緣還好到破錶。連我都認為當他女朋友的人也應該同樣出色才合理。

  「不是啦!是無法想像的意思。不過,他喜歡妳吧?」

  我抿唇沉默一會兒,倔強點頭:「喜歡。」

  湘榆於是露出「那不就好了」的笑容:「這樣就不用想像,而是現實啦!」

  我的心結就這樣鬆開了。湘榆操著大姐姐口吻所講出來的「現實」無形中令我安心不少,昨天的事不是夢,不用擔心相不相配的問題,「喜歡」,再也不是單行道。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