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顏立堯開始交往的第一天,雖然沒能一起回家,不過我們互相留下彼此的電話號碼和電子信箱;第二天,顏立堯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到我位子借螢光筆,他不找程硯,也不找鄰座同學,特地在教室繞了遠路向我借筆的舉動一度引起其他同學側目;第三天,有個同學的腳踏車車鏈鬆脫,請他修理。我在他忙碌的時候,靠在別人單車後座發問,交往到底要做哪些事?跟平常到底有什麼地方不一樣?我也有湘榆的電話號碼,也會和她上下學,興致來的時候還會和她手牽手一起去廁所。所以,交往和沒交往,差別到底在哪裡呀?

  顏立堯蹲在地上,不是太認真地搖起踏板,車鏈徐緩的聲音轉動到第三圈時,他半思索地冒出這句話:

  「可以接吻?」

  我雙手背在身後,雙眼錯愕圓睜,就以那個狀態安靜著。

  等他確定腳踏車修好了,才站起來,不像開玩笑:「要嗎?」

  「咦?」

  這一次我不僅沒有臉紅心跳,還嚇得一度結巴,顏立堯見我一臉驚恐,無奈感嘆:

  「妳們女生果然都只管氣氛對不對、燈光美不美。」

  他說「妳們」?所以他的前女友也是這樣囉?他們肯定接吻過了吧?反正我就是菜鳥啦!

  顏立堯嗅到我這邊的怨氣,警覺自己失言,小小「啊……」了一聲,然後一副要我冷靜聽他解釋:

  「妳不要想太多喔!我的意思是……泛指社會上普遍性的現象。」

  在說什麼鬼啊?

  「社會普遍性的現象……」

  我一步、兩步踱近,一把抓住他禦寒用的圍巾,往兩旁用力一扯:

  「要是女生不願意,再普遍也沒用啦!」

  「哇!不能呼吸了啦……」

  「哼!」

  我朝他皺皺鼻子,拔腿跑回教室。整堂課我都氣呼呼地聽課,不過,課程完全聽不進去,只是瞪黑板、瞪老師、瞪課本,滿腦子都是顏立堯那句話。

  我也明白那是戲言,也清楚他和前女友曾經那麼要好,所以接吻這種事……這種事……

  我混亂地拿原子筆在筆記本上亂塗,試圖把腦袋瓜裡的想像畫面抹去。

  結果,當放學鐘聲一響起,老師宣布明天要歷史小考,我才有如當頭棒喝!完了,剛剛上了什麼呀?

  「湘榆,剛剛的筆記借我一下。」收書包的時候我厚著臉皮向湘榆求救。

  「啊?妳沒抄呀?」

  「嗯……」

  「可是我今天也要預習耶!」

  「我現在在學校抄一抄,然後再拿去妳家。」

  「好啊!妳慢慢來,我看完八點檔才會念書。」

  我感激不盡地收下湘榆的歷史筆記,留在散場的教室中賣力抄寫。顏立堯要離開之前還像貓兒一樣在我周圍打轉,他一會兒看看別人桌面刻寫的東西,一會兒玩玩板擦,就是沒開口跟我講話,可能是我這邊的殺氣太重了吧!不久,他便識趣走開了。

  等到再也聽不見他的腳步聲,我才抬頭晃晃空無一人的門口,然後洩氣地趴在桌上。

  貼靠涼涼的桌面,對著顏立堯無人的座位凝神發呆,顏立堯……還是會想起前女友的事吧?是不是還想要尋找那個保健室女孩?他現在心裡最喜歡的人是我嗎?唉!這種患得患失的心情,連我都討厭起自己了。

  為什麼才交往三天就弄得不愉快?一般人有這麼快嗎?記得昨天放學一起回家的時候,感覺明明很好啊……

  那是我們第一次相約放學要一起回家,他要我在校門口等他,是我說一起去車棚牽車也沒關係呀。這一去才發現原來停車棚是一個約會景點耶!好多學生自動分成一對一對地流連在自己的腳踏車旁談情說愛。

  見識到這種場面,總覺得怩忸,跟在顏立堯身後走路頭壓得老低,奇怪,怎麼其他人都那麼處之泰然呀?

  「走吧!」

  顏立堯牽著他的腳踏車過來了,他的車身是亮眼的寶藍色,有金粉在閃閃發光,平手手把,好看!很適合他。

  我們走出車棚,有幾輛腳踏車從兩旁經過,他突然想到什麼,滿遺憾地說:

  「抱歉,不能載妳,我的車沒後座。」

  「不要緊啦!」

  我搖搖手,輪到我也想到什麼:

  「啊!可是這樣你不就要一直牽著車走?我看,要不要走到前面那個路口就好?」

  「笨蛋,這樣就不算一起回家啦!」

  「可是……」

  我家滿遠的耶!以牽車走路的方式而言。

  「牽車走又沒什麼。比較大的問題是,」

  他先是落寞,而後開朗地笑:

  「這樣就不能牽手了。」

  我抿起歡喜的唇角,微微垂下臉,小小的一句話,沒想到就把心臟塞得好滿好滿哪!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