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我們就不曉得該該聊什麼好了。他將單車牽在右手邊慢慢走,我在他左手邊也慢慢地走,途中遇上認識他的人,戲謔著「約會喔」,都被他以「不要打擾」的理由趕走。

  怎麼辦?好緊張喔!我們雖然一直言不及義,還是高興得要命,也不明白到底在高興什麼,就連光是看著我們兩人靠近的腳步,還是看得好開心。他的球鞋是愛迪達的,我要記住,以後有機會送禮物的話可以先考慮愛迪達的商品……

  「對了,生日……你的生日什麼時候?」我想到該問這個重要問題。

  「八月十六日。」他顯得相當有興趣:「要幫我慶生呀?」

  八月……獅子座的耶!他真的好名符其實喔!

  「唔……總是要知道重要的日子啊!」

  「重要啊……不過我已經兩三年沒慶祝了。」

  為什麼?該不會他的媽媽也……

  顏立堯猜到我的疑慮,出手敲一下我腦袋:「喂,別亂想,我老媽還好好地健在。」

  「嘿嘿!」

  我是不是有自虐傾向呀,怎麼他剛剛的舉動還會讓我有甜到心坎的感受呢:

  「那又是為什麼不慶生?」

  「嗯……」

  他對著馬路另一端的紅燈看半天才溫吞吞地說:

  「慶祝生日這種事,總覺得滿悲哀的。」

  「悲哀什麼?」

  「嗯……」

  他又花了一個半天在思索,最後笑嘻嘻回答:

  「再怎麼慶祝都是未成年,『未成年』對男生來說滿悲哀的,很多事都不能做。」

  「什麼嘛!」

  我裝作聽不懂他那句話以外更多的涵意。後來,事前覺得遙遠的路程也很快地走完,我家到了。

  顏立堯仰頭面對眼前的公寓大樓問道:「妳家住幾樓啊?」

  「十五樓。」

  他丈量一番,舉手指向天空:「在那裡?」

  其實他這麼一舉,哪看得出到底有沒有指對房間,不過我也努力地比對一下:

  「嗯!而且你看到的還是我房間喔!我房間窗戶面向這條馬路。」

  「是喔!那妳上樓去吧!回到房間以後再從窗戶揮揮手,我就能確定到底是哪一扇窗戶。」

  「好啊!」

  我覺得好玩,連再見都忘記說,快步跑上去,搭了叫人心急如焚的電梯回到家,扔下書包直奔房間窗口。

  開窗往下望,方才還在我身邊的顏立堯現在卻在那麼遙遠的樓下,看上去好小好小。

  我舉起手,很用力很用力地揮了揮,不到一秒,底下的他也高舉雙手,賣力揮舞,我不禁笑了。

  相隔十五層樓,真的有段距離,使我沒辦法將他的表情看得非常清楚,不過,顏立堯肯定是在笑的吧!對於這惡作劇般的會面,他肯定是覺得既得意又有趣地笑著吧!

  「好喜歡你喔……」望著樓下的顏立堯,我終於把藏了整條路的心情喃喃喧洩出來。

  那天明明是懷抱著「再多一點點就會爆炸」的愛戀心情,樓上樓下說再見的,怎麼今天馬上就吵架啦?這算吵架嗎?為了一句無聊的話吵架,聽起來滿蠢的。

  負著書包離開教室後,我一直在界定這個問題,不料,才抬頭,便撞見顏立堯正站在操場中央,旁邊停放著他的單車。他戴著鐵灰色圍巾,圍巾長長的尾巴在傍晚溫暖的暮色下有生命似地舞動,他柔情似水的眼眸把我圈在他的視野中。

  我停下腳,隔著半個操場望他:「……幹嘛?」

  「等妳一起回去。」

  我瞥瞥自己倔強得動不了的雙腳,再看他:「不用等我啊!我們又沒約。」

  「因為,我無論如何都想讓妳看看這個,昨晚特地去裝的。」

  我好奇循著他拍打腳踏車的手看去,驚訝張大嘴,啊!後座!他的車有後座了!

  「以後不用再牽車子走路了。」他笑了,像昨天在樓下對我揮手那樣地笑著。

  我卻笑不出來,只是注視他的車和他的笑臉,那種「快要爆炸」的情緒又來了,把胸口填得好滿好滿,連一點空隙都沒辦法留給氧氣的飽滿。

  顏立堯作出賴皮的表情,朝我張開雙手:「不要生氣了,來嘛!」

  我背著書包,賭氣地僵持一會兒,往前慢吞吞走了一步、兩步、三步,最後輕輕露出沒輒的笑容,朝他奔去。



*********************************************************************************
~我常常覺得自己和你在一起,即使你不在身邊,即使此刻非常寂寞,只要一想到你,你就在我心底了。~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